深情管习近平叫习大大和辱骂习是几把狗操的这俩极端发言竟然能出自同一天的同一个人身上
↑指我爹

怎么说,一个女性,被常年不洗内裤找女粉看奶的恶臭男可怜,是我我可能会拉着他一起撞坦克

中国人教俄罗斯人爱苏联这一行为实在是……
孝过头了

说来,老胡这次怎么就没有拿出让高飞禁言其他账号的本事来了?

现在贴各国生育情况的新闻是在铺垫吗

“你看,大家都不行,所以我也只是‘都不行’之一罢了,不能特别拿出来批评的!”

还是来自母上
最近在折腾新家,几天前她和我爹通话时大骂来装修的人农村土老帽没见过世面。
我爹和我都惊呆了。

人类啊,真神奇啊

显示全部对话

家族饭局上有中年男性亲戚提到现在国内黑人越来越多,考虑到饭桌上含男量过高我很害怕听到什么皇汉发言。结果第一个接话的是母上
“唉,都是来中国干最底层工作的可怜人”
话题就这么断了。

才知道rise新追加了结云村的BGM,买了。炎火村的BGM固然好听,但在怪猎这个刷子游戏里循环播放的人声歌曲简直是灾难体验 :0190:

这几天怪猎联机,玩锤子升龙打头撩飞了好多队友 :0190:

辱骂 

男的这么想看奶为什么不自己去隆一对呢 :awesome_rotate:
打光膀照镜子自撸不好么

小学时候有一天班主任发神经,提出让我们创造20种“笑”法,够了当天的数学作业就没有了。好家伙全班沸腾,个个憋红了脸想要凑够20种“笑”。
但这20种笑需要当着全班表演,班里很多人没那么厚的脸皮,还是班上最匪的几个同学上台来逗大家开心。
哈哈大笑有了,仰头大笑有了,无情干笑有了,打滚泪笑有了……好像,好像有点演不下去了。
一开始大家看他们表演笑得很开心,可越往后面“创造笑法”越觉得刻意而尴尬,比如走着走着突然回头给你比个笑脸什么的。憋到差不多10个左右后,演员演不下去了,大家也笑不出来了。
最后老老实实滚回家写数学作业,而我那几天对笑都有点脱敏。

看到这个新闻想起这件往事,笑着打完这段字。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