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已注册了“豆豉”小站:douchi.space
非常认同站长对豆瓣难民的开放态度,豆瓣用户们终于可以有一个完全开放注册的小站了。以后会把往常发在豆瓣的内容尽量发在那边。欢迎有兴趣探索其他小站的用户去“豆豉”玩儿! :blobcatheart:
(如果申请邮件发出后确认出现延迟,请稍等等,站长为了迎接更多用户在迁移服务器中。我昨天申请今天通过的,总之耐心等一下就好啦。)

我换ID啦!紧跟象上各位的脚步! :aru_0120:
不知道豆瓣来的友邻有没有人记得我那个经典的“学习中被打扰”梗? 那次真是笑死我了 :aru_0150: 我决定以后在象上就用它 :aru_0140:

主要在豆豉小站活跃,并保持网络话痨状态,推荐直接去豆豉找我:@[email protected]
(本号偶尔也会转发一些主号上有点儿意思的分享)

下山啦。日落时寺里的光好美,白塔后的那棵大樟树是已有700年树龄的古木,泉州现存最老的树之一。:ablobcatheart:

用NeoDB直接在线听bandcamp上的专辑简直太方便了!感觉比当年听豆瓣FM都好用,尤其是一些豆瓣上没有的专辑也可以搜到,又是感恩象友的一天! :blobcatheart:

来爬山啦。好安静,虽然风吹过树林的声音起起伏伏就没有停过。
接下来要尽量多来坐坐。
#泉州日常

读过《学徒面包师》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books/218127/
每一个想认真一点自己做面包的人都应该翻翻的一本书。阅读难度不大,几天就能翻完,也不需要太仔细阅读,因为要掌握的重点作者都会特别强调,一般不会错过的,而作为普通人也不需要在自己做时完全满足书中的要求,只要知道一些基本原理和注意事项,把方便使用的那些方法用在改进自己的做法上,就已经可以有很多提升了。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上反复练习、不断尝试按照书里的配方做更多种类,也就可以举一反三了。

终于可以切开看看这次烤出来的欧包内部组织是什么样了!
这次果然气孔更丰富,整体更蓬松有弹性,即使是完全无油无奶的黑全麦粉,仍然可以烤出浓郁的麦香,实在太好吃了!
无图无真相,发一下切好的面包片(中间切断是因为我更喜欢小片)。可以看到内部组织状态和之前我第一次拍的欧包(图2)相比已经有了很大改进,气孔明显变得更大了,整体更蓬松干燥。一方面是因为这次做已经操作熟练,可以湿度更大,更好地促进面团出筋,整形时做到了尽量不破坏气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看了那本《学徒面包师》,按照里面的指导,出炉后仍然给了面包更久的时间完成内部反应,彻底冷却下来后才进行切片。
而且还可以拿这次的欧包来和同样用高湿度揉面出筋法做的馒头(图3)来对比,可以看到内部组织的状态是很相似的,也就是说即使是蒸熟,面团也和烤熟一样会保持住充分发酵膨胀后的组织状态,而只要让发酵达到这个程度,就可以获得既有韧劲又柔软有弹性的面点了,无论中西。
#简单厨艺
#长毛象厨房

显示全部对话

说过不想再在豆瓣上用大号讲什么,可是发生的事情一次次让我感到不大声呼喊就快憋死了……我还在犹豫,因为可能豆瓣上发了也很快会被删掉吧。东北的绝望就在于很多事情明明很严重了,我们奋力呼喊了,却仍然不会被听到,或者是被人以一种消遣的方式去听。那种被抛弃感会让你意识到自己真的就是“贱民”……

南方的朋友们估计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东北人看到这个消息这么紧张,因为一旦到了十月,气温真的会骤降,会很快开始下雪!温度之低是不用取暖设备没办法生活的程度。随手查了下长春接下来的天气预报,可以看到温度降低的速度,已经很快就是个位数了!这种情况下停电停水意味着什么?!!
#东北限电

又查了下,长春地区目前看上去是外五县有限电,市区还没有。限电区域包括了公主岭、榆树和农安。
这次限电在东北波及范围之大、持续之久,查查就会意识到有多惊人。
#东北限电

听说#东北限电 的事情,赶紧发消息给我爸问长春家里的情况,但到现在也没看到回复。随手在微信里搜了一下,就看到了吉林市的大范围限电通知,因为对吉林市市区也还算了解,看了一下几乎没有地方例外,是全覆盖的限电,包括了繁华的市中心居民区(更多可以直接看通知原文:mp.weixin.qq.com/s/SiglmRplTUw
太窒息了,尤其是不知道能做什么。

#墙国观察
#东北限电
转自微博@转头看王源的漂亮女孩:
真的是超级令人恐惧害怕的事情。
坐标黑龙江一个昨天停电六个多小时,今天白天十点到晚上十点停电的地方。
21世纪了,中国人,电是标配吧。
水和电是人生存的刚需吧。
刚刚跟朋友打电话说,我97出生的,上学快20年,没电摸黑写作业的时候不超过20次,现在连续两天了。
关键我们毫无反抗的余地啊,之前停电都是某某地出现故障要抢修可以理解,现在是绝望的遥遥无期的等着来电,和更加绝望的更加遥遥无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的有序用电。
6.70年代设定的从没实行过的有序用电21世纪在黑龙江省开始实行了。
停电带着停水,全天吃不上热饭(镇里外卖都停)喝不到热水,没有取暖设施,没有暖气空调,孩子开始流鼻涕了。更不要提在乡镇上学的学生了,网络也同时跟东北说再见,特别慢,加上不敢多用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害怕彻底跟世界失去联系。。。。
想说的特别特别多心理也很难过很愤怒但是欲求无门毫无反抗的余地。
有很多想说的,但是又不能什么都说,毕竟,还要杜绝负面消息的出现和传播[微笑][微笑]#东北限电##黑龙江限电##黑龙江# @国网黑龙江电力 @国家电网 #无语
share.api.weibo.cn/share/25254
//@老毒DQ :东北人很多吗?不是天天催东北人生三胎吗?为啥连民用电都这么缺了?我的理解是,华北请求电力支援,而东北真正用电大户大多是国企,停不了。为了体现全国人民一家亲,于是拿咱们东北的民用电充数。宁可让东北的老人孩子在家冻病了,也不能让其他省份缺电开不了工!这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真是感天地泣鬼神//@n为什么不快乐 :共和国已经抛弃东北了,南方工业用电限电,北方民用电限电,闻所未闻。没有通知,下面乡镇全部瘫痪~这就是21世纪共和国对共和国长子的态度,你们已经没用了,早晚把你们全部抛弃~//@阿司匹林M1984 :东北人你们忍一忍,南宋那边大楼灯光秀需要电//@我佛不渡有缘银儿 :其实是给关内山东和华北输电了据说,所以停掉了民电//@恭喜有屁 :为啥停电//@少女大狮仔:限民电还不定时,对生活影响太大了...//@刘杨杨杨杨_:这都9.26日早上3点多了,依旧没来电。

转自微博@SamanthaZhao:
#东北限电##东北# 原谅我谅解不了这种随机抽盲盒的生活,要节约用电就全国一起停,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我期待的小康社会不是天天停水停电吃不上饭上不了课看不了书,基本的民生都得不到保障!有些脑子里进汞的人别来评论我! ​​​
share.api.weibo.cn/share/25254
//@一口酥酥脆脆的浣熊小面包 :#东北限电# 我们民生就是个盲盒游戏?
share.api.weibo.cn/share/25254

读过《血与大地》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books/15745/
非常值得读的一本书,虽然谈到的地方似乎离我们都很远,对话的读者也是以欧美(尤其是美国)为主,但其实无论是奴役式的强迫劳动,还是消费产自奴役劳动和环境破坏的产品,在中国都能够找到。而作者在书末指出来的可能的解决方案,我并不清楚在中国又有多少可操作性,毫无疑问这里只会更复杂,因为在权钱交易之外,还要掺入很多共谋的表演,奴役在当下的中国已经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利益,还同时涉及到对一些群体在精神层面的操控,所以作者在书中提到的“奴役也会剥夺记忆和自尊”的现象只会更严重。但不是说这样的内容我们“看也没有用”,至少在理清思路方面还是很实用的。即使我们无法阻止一些人遭受奴役,但可以试着去看到他们、承认他们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尽量在可以进行选择时,不要选择那些以他人的痛苦换来的廉价和便利,更不要去对奴隶主们唱颂歌。

私以为,墙内民众真的不像某些言辞轻佻不负责任的海外反贼所形容的那样容易遗忘,更不像他们所描述的那样信任老大哥灌输的“正确集体记忆”。大部分人其实心里都清楚真相,只是慑于言论管制和现实铁拳而闭嘴装哑巴。这当然就造成了墙内平台被官方所推行的“正确记忆”占据的场面。

我至今还记得,前两年微博曾经有过蛆号试图为“我爸是李刚”、“让领导先走”洗地,结果是被无数网友骂得狗血喷头驳得体无完肤。很多平时已经极少发言的小透明账号,都顶着删帖销号前赴后继,把当时各种实况报道搬上来。

——不要把墙内民众视为费拉奴才,他们大部分都像文明国家的民众一样,有着基本的是非判断能力。他们只是被限制了信息来源,或者受到了威胁。

今日泉州西湖实况播报(试试在豆豉这边发视频)。来一个重头戏,晚霞中的白鹭归巢。😆
其实本来是想去拍椋鸟群的,可惜今天风实在太大,似乎影响了椋鸟的活动,所以没能看到像昨天那样黑雾般的椋鸟群。但是白鹭回巢时因为借了风势,比昨天更壮观。看着它们在空中悬停、翻转、快速划过,实在太迷人了。

我还不太会玩这里,发个推荐试试:)
推荐美剧《黄石》:
  达顿家族坐拥美国最大的牧场“黄石牧场”,据说有44万个足球场那么大。达顿家族的族长约翰·达顿,是美国最大的私人土地拥有者,也是美国西部牛仔最硬泒的代表。
  他有三儿一女,最叛逆的小儿子,娶了保留地里的印地安女子。
  在牛仔与印地安人争牛的冲突中,达顿小儿子妻子的哥哥,杀死了达顿家的大儿子,而小儿子也枪杀了妻兄,为哥哥报仇。
  第一集就冲突如此剧烈,看哭了。
  我很喜欢勤劳淳朴的大儿子,热爱土地与牲口,可惜没有现代经济头脑,父亲一直对他不满意。
  可是第一集他就死了。父亲抱着儿子的尸体,来到他们洒下无数汗水的牧场,对怀中的儿子说:“咱们就在这歇一会,然后咱们可以挑个地方(安葬儿子)。”看着这镜头,一下子眼泪就出来了。
  老父亲直到儿子下葬都冷静得很,可是,牵着儿子留下的马去了马厩,独自一个人在马厩中泣不成声。他是不是后悔,在儿子生前,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表示满意的话?
  杀了妻兄的小儿子回到家,在家门口与自己的妻子拥抱。但,那场仇杀、两个哥哥的生命横亘在他们之间。
  有时候,爱情,战胜不了一切。

我是豆瓣上的夜瞳,在帐户被封禁之后,有豆瓣上的朋友给我推荐了这里。不知道在这里能够遇到多少豆瓣的朋友?

刚刚知道豆瓣备份工具“豆伴”的开发者,豆瓣友邻 四不象 的宝宝居然在这几天确诊了“横纹肌肉瘤”,且“发病位置在胸腔,有肺部转移,无法手术,只能先化疗”。很紧急也很严重。 不久前我们这些豆瓣用户还曾用过“豆伴”来为自己的数据做备份,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他做的这个工具,我们也才会在面对豆瓣的禁言销号时不再那么被动。
所以,如果有哪位知道关于“横纹肌肉瘤”的相关信息,或者认识可能了解的人,请一定要去和友邻 四不象 联系。大家也记得去豆瓣关注和转发一下他的广播:douban.com/people/tabris17/sta

关于三联生活周刊最近一期关于诺奖的专题,以及”女诗人“。 

这期在谈到文学奖得主路易斯·格丽克的时候,被访谈的人谈论她的方式总让人不太舒服,经常强调诗人的性别,尤其是往往在谈论了一句今年的疫情后,又马上说所以选择一位“女”诗人。
我完全能理解每年诺奖文学奖总会有争议,尤其是颁给诗人更是如此,因为文学的判断本来就有好多主观因素,我们完全可以说“她的贡献还不是那么适合获得诺奖”,或者“还有好多比她更应该获得诺奖的诗人”。如果多少感到今年的选择有倾向,那么也应该只是以诗歌创作的风格来谈,为什么非要强调她的性别对她在疫情严重的2020年获奖的影响呢?
而且诗人里性别是女性的多了,她的性别即使有影响到创作,该谈论的也只是她创作的作品。那么为什么还要脱离创作本身来谈她的性别因素,实在让人不舒服。
总之,虽然我其实也不是特别喜欢格丽克的作品,知道她获奖同样意外,但是更不喜欢的是那些暗示诺奖今年因为疫情原因,就更多颁奖给女性的说法。
#性别问题

少林修女竟然时隔多年后忽然更新日志了!友邻们不要错过回去看:douban.com/note/781549680/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