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有老师说是密接,然后跟老师上课的同学全部二密处置,集中隔离。所有同学线上上课,不能请假出校。
我:翻墙出去泡澡

昨晚在水房调酒,喝完了酒瓶放在水房,今早全被收走了…妈的…永远咒骂校领导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赵大胖)

道君皇帝要修艮岳
开封府在拆民房腾地方
有些人都被赶出城了
还好我在江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艮岳要养梅花鹿
两淮的官府在让百姓捕鹿
捕不到的就要受罚
还好我在两浙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道君皇帝还喜欢奇石
听说官府在苏杭到处收集
看上谁家的就直接拉走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朝廷成立了花石纲
要征用大船送奇石去开封
家里有大船的都被拖走了
还好我家没大船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杭州的奇石被搜集得差不多了
现在已经越过钱塘江来越州了
越州老友家的太湖石被搬走了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明州的官府已经发布告了
说不交奇石就要上门搜查
我邻居家已经被搜了
还好我家没有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邻居家的大奇石运不出门
官府把他家和我家都拆了
我邻居反抗被抓去当纤夫了
还好我没有反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花石纲越来越多纤夫不够了
官府也把我抓过去了
我看见路上有不听话挨打的
还好我听话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我们沿着运河一路北上
天越来越冷都下雪了
已经有好几个同伴冻死了
还好我活着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终于我也扛不住了
我又冷又饿还挨打了
我马上就要死了
如果下辈子也要人拉花石纲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备份,转发在公众号的已经被删)

mp.weixin.qq.com/s/yxbqpCH7Hst
TW⚠️: 内容可能引起极度不适。
总之是,国内很有名的编导艺考机构(这个圈子里的人肯定都听说过)校长性骚扰女学生……请关注一下这个事情,文章里有受害者群和投稿邮箱,公众号里还有另一位学生的自述 @board
公众号文章里的第一个二维码已爆,受害者请加第二个二维码,或这个二维码👇
公众号更新曝光了更多受害者的自述,有学生也有老师。

看赵林的西方宗教文化,看见他引用伏尔泰的一句:
“你们曾经利用过无知、迷信、疯狂的时代,来剥夺我们的地产,把我们践踏在你们的脚下,用苦命人的脂膏把自己养得肥头胖耳,现在你们发抖吧,理性的日子来到了!”
我总希望中国人所有的民众,在将来的某一天,能一起喊出这句话。

意大利出租车司机通常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种全程都在表达个人观点;第二种整个过程愁眉不展,一言不发,只通过驾驶来发泄自己对人类的仇视;第三种通过讲述他遇到的乘客来缓解压力。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毫无意义。如果你在酒馆里讲这些故事,老板可能会打发你回家,他会对你说洗洗睡吧。但出租车司机认为这些故事很有意思,耸人听闻。你最好用这样的话来回应:“这都是什么人呀?这都是什么事儿呀?真的发生在您身上了?”虽然不能让对方从自说自话中走出来,但会让你自我感觉很善良。

#翁贝托·埃科《如何坐出租车》

#CHATONLIVRE @reading

友分享给我的英国课堂小故事(1/3) 

友刚来英国上语言班,每节政治课由不同的学生提出话题然后大家一起讨论。最近教授刚好讲到台湾和中国的问题,于是自然而然地有一个中国男生提问说台海到底会不会开战。
课堂上有两个台湾人、加上我朋友三个中国人、几个日本人等等。刚开始其中一个台湾女生一直有很积极地参与讨论,讨论的氛围也非常友好。
但友逐渐发现,好像那个台湾女生的态度远比他想得乐观得多。也许是因为不想散播恐慌、不想影响支持度等一系列政治原因,台湾主流媒体对于中共侵台这件事情的立场大多都轻描淡写,就算提起也像在讲一个笑话。
起初,那个台湾女生对我朋友说,她觉得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觉得中共不至于如此胆大妄为、习近平不至于这么地疯、中国人民大多也不会真的想开战。不管怎么样,对岸支持习近平的人也还是少数,人们只是被压迫了而已。
我朋友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后来他反省说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太热血上头太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跟她一股脑地说了很多我们这边网络上随时都能看到的那种,很直白的恶意,告诉她说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仇恨教育后的中国人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甚至我们身边和网路上很多人是支持武统的,他们甚至不觉得“留岛不留人”这句话有什么不对。
那个台湾女生听着听着就呆住了(我太能理解她当时的感受了,就像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我看着身边熟悉的朋友为俄罗斯叫好那样,熟悉的人忽然变成了怪物,这是一种无比突然、强烈的撕裂感。)她红着眼眶说人怎么可以这么想呢?这些话真的是很多人的看法吗?我的朋友跟她说,是的,是的,真的没有你想得那么好。
然后台湾女生的情绪就崩溃了,她不得不哭着跑去另一个教室平复她的情绪,课堂也只得暂停。

每天早上刷完毛象&看反贼舍友给我发的新闻,一整天心情马上变差。可是这又都是事实,我也没法反驳。人不应该当埋在沙里的鸵鸟,至少看一看。

这才是佛理啊!(看上瘾了。
佛教可不只是每天阿弥陀佛这么肤浅的。

看朋友圈一片哀鸿遍野,于是把还在发日常的朋友全都点了赞。

“備戰!”大日本帝國海軍連和艦隊發佈最高指令!僅九小時就有超十五萬東京民眾上街遊行支持,高呼“口令:東亞共榮”

才跟朋友私下暴言过,如果要选,我宁可跟那位供奉战犯的女士相处,因为她的行为逻辑是“哪怕最穷凶极恶的坏人也希望他得到解脱”,底色是慈悲的;也不想跟那些随时随地指认政治犯的人生活在一起。

是我的暴言。就算一些人认为那位女士乡愿又怎样呢?起码她的动机是朴素的善良,而网上看到的很多人都让我觉得很可怕。我觉得前者更不容易反人类。

花了三天看完了李志绥回忆录,不眠不休的三天,极其黑暗,看完我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的恐怖和忧郁中。倒不是因为我对毛泽东的印象崩塌的问题,而是对这个沾满鲜血的人,轻轻松松让数千万人倒地,对高层的权力斗争的尔虞我诈,还有林彪江青毛的荒谬可笑的精神妄想症…然而我们现在还要把这个刽子手印在钞票、做成像章挂饰,挂在墙上,让他在天安门上天天盯着我们呐!真相是个血淋淋的东西,它像腐烂的尸体,每一个角度就是那尸体中的一块,散发着窒息的恶臭。
在我眼里我爷爷越发和毛泽东重合了起来。执拗的脾气,一言堂的作风,对权力的渴望,可以说我看见了一些我爷身上黑暗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莫名的荒谬感
那种集权的解构感。
很像我之前看过的片子:一对东欧小伙在斯大林和列宁像前面交媾。

@board
@help 不知道这条有没有人看到,是一条求助。
是我在微博上认识的一个九月份即将读初三的妹妹。情况是有抑郁、焦虑等症状,有较为频繁的自残和od经历。父母疑似离异,她常住爸爸这边,爸爸对她不管不顾,她还经常吃不上饭,只有奶奶还稍微关心一点。今年暑假本来打算去妈妈那边过,被妈妈收了手机查看了几乎所有社交帐号的内容,被赶出家门回到爸爸这边。把她社交帐号上的所有负面内容都截屏给家里亲戚看并且扬言让大家不要认她。她现在没有手机,没有电话号码,没有微信QQ,联系不上同学朋友,爸爸拒绝为她买手机,联系我的微博账号是借用奶奶手机注册的。她也跟我说家里应该不打算让她继续念书,自己也因为精神状态影响身体读不好书,本来是打算中考结束进厂打工。请问她现在还能做什么去改善她现在的境况呢?

很有意思的事:1949—1989的年鉴,却只录到87年。看了一眼也并没有缺页,但是看到出版年份,89年8月——是的,他们不敢再录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