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庐山面目|公布遇难者名单是对死者、亲友以及社会的起码的尊重,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基本要求》

“每一个死难者,都有一个名字,名字不是冷冰冰的符号,每个名字都对应着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死难者不该被遗忘,也不能被无名化。因为每个死难者的名字上面,都留着体温,都写下尊严,都镌刻着公民权利。”
这不是某位“公知”在煽情,而是9年前河南日报集团主办的《大河报》的评论文章。而今在微博上发表如此言论,会被一些极端粉红打成恨国党。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四万字习近平那个多次提到薄熙来,当年要是薄熙来上台(事实上这个当年不是2012,而是2005年前后决定的)当总书记,估计到现在明着枪毙了三十万了吧。真说胡温两个人那样也要把薄搞掉,或者说江的隔代指定没选薄(甚至没有重用,不就是看清了那个狼崽子是真的文革余孽。而这一帮老家伙对习的误判,无非就是吸氧老人的那句"没想到他文化程度那么低",习把局面弄成今天这样并不是他的激进或是强势,而是他的无能把二共的所有问题集中暴露了出来:二共的架构可能还就是挡不住一个总书记以反腐败为由把政治局2/3的人都换成自己的马仔,剩下的事就由着自己瞎掰

What can I say🤷‍♀️
中国药企获准仿制全球首款口服抗新冠病毒药 均只能出口_财新网_财新网 caixin.com/2022-01-20/10183290

苏联笑话:英雄联盟一人物大招从包子改为饺子,相关介绍视频的评论区已关闭。 :1020:

说到《雄狮少年》的粤语配音,想起这个街头采访,直观呈现了粤语的断层。即使年轻一代会说粤语,音韵吐字腔调也和观众熟悉的九十年代老港片的粤语相去甚远,一些“韵”不可挽回地流逝。m.bilibili.com/video/BV1oV411e

显示全部对话

看到这些“不要把我们拖入其中,我们不需要与俄罗斯对抗,这与我们无关”的言论,这很奇怪。不,这也是关于你的。
今天他被允许将乌克兰掏空,明天他的神经毒剂暴徒就会出现在你的街道上。
闭上眼睛是不行的。
twitter.com/IAPonomarenko/stat

洋娃娃学中文有个鬼用哦!
想翻翻默沙东诊疗手册,中文专业版必须要“医学专业人士”才能“注册”,经批准才能使用。
I am like搜搜英文呢,结果英文专业版就网上挂着,随!便!看!一不小心点进app store,发现日文专业版、西语专业版,都挂着呢。同样随!便!看!
我就去你的MSD。去你的简中。 :blobcatflip:
再来一条,洋娃娃最好别学中文,强国人G点多,一不小心就乳了化了,过分销魂。

我的朋友为了写网格化管理,正在看福柯的《惩罚与规训》中“全景敞视主义”一节,特别把我叫过去,眉毛一挑,示意我阅读这几页。

最近路過幾間獨立書店時分別購買了幾本紀錄反修例運動的書籍,除了支持這些書店運營,更是為了留下正確的記憶,留給後來者翻閱。作為親歷者當然不會忘記這兩年發生的事情,但是隨著圖書館下架,書店與出版社被管控,新聞機構被迫停運,記者與編輯們相繼被捕入獄⋯⋯普通人能做的只有這些。

被“无语是我的母语”这句话笑死,俺决定把它翻译成 I'm Chinese. I speak Speechlese.

(回复功能出问题了只能这样发了)商业化和资本对亚文化、对小众社群发展的介入不能简单粗暴降级为“外来资本入侵gated community”的agenda,这里边界是模糊的。如果是gated community,自然也会有进入community的门槛,存在gate keeper(s)。而有时这样的小众圈层也并非是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其gate和boundary都是模糊的(比如公共社交网络上不需审核加入的小组;或根本不存在明确的组织形式,只是一群共享同个话题和兴趣的人在公共平台上通过关键词搜索聚集在一起)。
另外,pink economy的商业化运作,和处在queercoding与queerbaiting边缘的耽美百合文化创作,其中资本与商业运营的模式是不同的。Pink economy即使是商业化,也更多是gated community内部的自给自足,同性交友apps上的商业化项目,对圈子外部受众的吸引力很小,而这些圈子的封闭性和主要受众群体在现实生活中的相对隐蔽性(大部分人是选择不出柜的,因为出柜的社会代价太高),也让外界的资本丧失了进一步挖掘其消费能力的信心——当然更重要的是,外界的资本很清楚在一个打压性少数的heteropatriarchal society,涌入一个封闭的queer community要面临的风险有多大。
——与其说是外部资本涌入还举报小圈子商业运作是在“种大麻”,不如说在nation-state眼里,性少数自己开个拉吧gay吧就是和“种大麻”一样是“有害社会”的。
而外部资本涌入耽美百合等亚文化创作,可能在资本看来是把“种大麻”改良成“蔬菜大棚种植”的过程。在小作坊式生产的阶段,这些亚文化创作的题材五花八门尺度也大得很,至少高干啊文革啊sm啊人兽啊NP啊都是随便写的。但到了大型出版集团涌入这一市场(有些是原先的小作坊随着消费者增加一步步走向大商业集团)的阶段,为了追求“合法化”和商业利益最大化,会直接让小众圈层同化外部统一的审查制度和尺度,于是就看着脆皮鸭文学都不脆了直接变脖子以下不得描写。影视化后更甚,耽美变耽改就成亲个嘴儿都不敢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了。最后censorship又一卡脖子,现在直接整个类型的创作都被打上“不正确审美/危害社会/危害青少年”的烙印——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耽美百合这样的同性题材不能商业化,而异性的哪怕是后宫种马文学都可以商业化?(女尊的不太行,性变/变身的文学甚至早在耽美全军覆没前就已在部分文学网站被禁止。)在任何文化产品的出版都需要满足统一的审查制度,并且这一审查标准在对着违背cis-heteronormativity的文化产品一步步勒紧绳子的大环境下,决定这些亚文化产业命运的早就不再是资本如何运作,而是censorship什么时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一刀砍死。
至于把LGBT NGOs的被打压都归结为“商业化”,更是彻头彻尾的鸵鸟甩锅行为,国内性少数NGO基本都处在资金极度匮乏用爱发电的阶段。特别是17年以来,凡是参与过rights advocacy的NGOs(哪怕是组织街头快闪发发彩虹小吧唧),多多少少都被请去喝过茶。去年七月份未命名公众号一劫后,很多性少数、甚至是性别平等相关的NGO连在各个公益平台创建新的项目页面都做不到了。更何况一个走大街上背包后面插个彩虹旗子都要被盘问被没收的地方,还用担心pink economy啊彩虹文创啊性少数NGO等“过度商业化”的问题吗?

商业化和资本固然在小众文化、少数社群演变的过程中有影响,但在老秦的环境下不可能脱离heteropatriarchal state power,脱离最直接的审查制度来讨论。商业化最直接的影响是使得这些从前不被大众所看到的群体有了可见度,在讨论pink economy和耽美/百合商业化的文章中,谈到最多的就是increase visibility,但为什么被更多人,特别是被大老爷看到,会导致这些小众的圈子被打压甚至是扼杀,而不是让更多人注意到小众群体的消费需求?这就是censorship和governance会起到的作用了。耽美百合的亚文化圈子,与性少数群体,在实际的社群分布上即使存在交集,也仅占一小部分。但在heteropatriarchal state眼里,都是危害社会公序良俗的“种大麻的”,这个秩序离不开异性恋的、可生育的、二元分化且不平等的性别秩序和家庭作为基本构成单位的社会秩序。nation-state可能比这些圈子里只想看个脆皮鸭搞搞奶头乐,或者只想上同性交友apps上谈个恋爱的个体更先意识到“personal is political”的力量,即动摇heteropatriarchy的力量。

显示全部对话

微博用户寻找岳跃仝删除了本条微博,重发相同内容后删除了红字部分。#微博存档

昨天收到emma發來的一個紀錄片,說是一個剛去世導演的遺作(下載鏈接見末尾)。這部完全不知道內容的紀錄片,我連夜看完了,深受震撼,久久不能平靜。這是王雲龍導演的紀錄片《陪舞者》,講了他的兩位老師張啟秀和王驊在反右和文革年代裡被欺辱和被損害的故事。這部片子帶有很強的私人性質,口述史意味濃厚,但公開了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文工團的女隊員,長期淪為共產黨高官首長的性玩物,陪他們跳舞陪他們游泳被說成是不可拒絕的政治任務,被剝削性價值,個別幸運的頂替了他們的糟糠之妻成為了首長新夫人,而更多的是被玩弄被強姦被拋棄,稍有不滿就遭迫害。片中的張啟秀本來是名噪一時的歌唱家,被很多首長盯上了,其中一個將軍強姦了她,另一個將軍一直纏著她陪跳舞陪游泳經常到凌晨三點才結束。片中隱去了這兩個首長的名字,但根據劇中的線索,我查到了,那個強姦犯叫丁榮昌,是開國少將,雲南軍區副司令員;那個長期纏著她要求陪舞陪游泳的叫蕭華,是開國上將、中央委員。而這個蕭華,出於報復而打壓,給她帶來的一生的噩運,文革被批鬥關牛棚,後來平反落實政策也只讓她當皮革廠工人,一生藝術才華被毀。有更多我沒有說出的故事,尤其王驊出於正直而被迫害的故事(尤其平反後還被拉去“陪殺頭”一段,聞者肝膽欲裂),大家去看片子吧。向導演王雲龍紀錄歷史的正義堅守致敬,為被侮辱的藝術家們一哭。链接:pan.baidu.com/s/1z3ZaPLRznVmz4 提取码:1234

@fangshimin
光是无人机拍到的郑州水灾被淹遗弃的车辆至少就有一千多辆,官方调查报告说总共只有247辆车被淹,车主、乘客无人死亡

岳师傅的事情,我非常感同身受,我的前同事也是这么不明不白死的

他辞职后因为境遇不好去朝阳公园半夜散心,因为手机没电又没带现金和工作人员产生争执,然后失踪

过几天才发现溺亡,叔叔阿姨上午去公园要说法,结果公园说没监控。叔叔阿姨遂报警,终于公园才放出入口处有我前同事的录像,公园方在说谎!!

【然后!!】警察说下午再来提取录像,同时公园在中午紧急拆除了荷花池附近的监控,下午警察来就开始死无对证,直接宣布是自杀,警察上午离去是不是就是在公园争取时间??叔叔阿姨这几年的日子和岳师傅家几乎一样,但是由于声音太微弱才无人关注

我每次想到自己作为他前辈没能帮助到他都很自责,该死的共产党

昨天在世界时间线上看到的,原嘟找不着了……直接分享吧。看得我恶心,不过好感慨有人认真梳理这几年的事情

谁看了不骂一句呢

客观评价习近平(四万字,慎读)上
2047.one/t/17320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