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虽然我不是媒体人,但《立场》在我眼里是每一个媒体人最憧憬的梦想之地。
- 公正:他们会报道黄丝的负面新闻。
- 实事求是:他们会辟谣黄丝群体间流传的假新闻。他们不会夸大蓝丝、红媒的恶行。他们每件事都认真做足严谨的事实查核。
- 有责任:他们很清楚“第四权”的意义是什么,并严格地发挥第四权最重要的作用,合理监管监管者,提出正确的质疑。
- 勇气:在运动时期有极其优秀的一线直播记者,冒着生命危险进行直播、被犯罪者殴打,直播的方式依然客观冷静,绝不参与示威行为。在国安法的压力下,依然勇于报道真相,不畏强权。
- 高质量:无论是文笔、直播,还是每次事实查核的精密、谨慎、完整程度,都是港台华语媒体中难得一见的优秀,是一股清流。
- 有趣味:在传达严肃社会议题的同时,总是不失幽默,有着优秀的美工团队,经常让人会心一笑。

《苹果》被迫关停,是让你知道政治光谱完全对立、表达方式极端、游走在底线的内容再也不能说了。
《立场》被查被控,再到将来可能被整改或被迫关停,是要让你知道以后没有灰色地带了:你们不准公正,不准实事求是,不准有责任,不准有勇气,不准做高质量内容,不准开玩笑。
这是将红线从“不准唱反调”瞬间拉到了“不许不唱赞歌”。连“假一国两制”都不陪你演了。
这个“假一国两制”的存在原本是很多人情绪的最后出口,在我们感到悲愤交加的时候,同温层还可以一起笑一下、骂两句。
现在都没了,香港结束了。

置顶嘟文

不管时隔多久,每当跟新朋友聊到香港,对方第一个问题往往都是“你怎么看待暴力问题?”
我一再解释的观点有两个重点:1、暴力行为背后的动机决定暴力是否合理。2、不能截取片段仅看单一暴力事件,必须充分了解导向暴力结果的所有前因堆砌。
了解了第二点,自然就解答了第一点。在时间少的情况下,我会简单说自己反对无理的暴力,比如警察面向和平示威者的橡胶子弹、催泪弹、警棍殴打、地面拖行,又比如白衣人对普通路人的无差别殴打。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从国改、占中讲到6.9、6.12再讲到7.21、8.31,讲数百万公民合法和平的诉求和表达方式如何被践踏,讲勇武的出现只是为了保护和理非从滥暴的警队手下安全撤退,讲人民是怎么被激怒的、仇恨是被谁催生的。
世界上很多问题都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总结的,但有些人抛出“暴力”、“打砸抢烧”这些笼统的大词仿佛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再用“资本家”、“大国博弈”这些空话来解读事件的来龙去脉,却根本无意深究每个具体的人每件具体事情的成因。在每天都有变化的反送中事件中,这些空洞的说法都毫无立足点。
但将一切事情都空洞化、泛泛概括,正是中国的教育、媒体、政府培养出来的根深蒂固的习惯。

置顶嘟文

大型连续剧《铿锵集》我自己存了一套反送中系列,顺便下了一些担心会被删的前传。如有遗漏的集数请提醒我,会补进去。
dropbox.com/sh/ix0dnw1kwlnd1yc

置顶嘟文

导致奥斯卡被禁的香港抗争短纪录片《不割席》,正版免费在线观看链接:fieldofvision.org/do-not-split

置顶嘟文

“港独”这个概念,从来都不是香港人发明的,而是中国政府。香港以前没这说法。从谷歌搜索历史能很清晰看见这个关键词在2008-2011年之间都只有简体字搜索,2011年“港独”概念才传入香港,繁体字“港獨”开始出现微量搜索。再到2013年后(国改后、占中前)出现搜索量高峰,此时才有香港人认真开始思考港独可行性。
甚至一直到2019年十月的民调都显示只有11%支持港独,经历一系列民运之后2020年1月有17%支持,2020年3月有20%支持。国安法推行之后就没有相关民调了,但我相信这个数字还在上升。
换言之,“港独”这个概念是中国政府一手创造、宣传、推动的:没有中共的造谣,就不存在“港独”的概念。没有中共尝试推洗脑教育、拒绝守诺给普选、对和理非用暴力,“港独”就不会有这么高的呼声。中共促成“港独”势力,他们才是国安法最大的犯人。
过去一年我没少被人扣“港独”的帽子,尽管我从未宣传、煽动、支持“港独”。但是帽子多了不嫌重,在此明确说明我的想法:我不支持港独,因为革命的路也许会太血腥,我心疼前线的手足。但是我同时也认为若要光复香港,使其恢复到80年代前后的繁盛,那么学习新加坡,独立是唯一出路。

雲五 转嘟

香港的六四纪念馆已被关闭,在美国的六四民运人士决定在纽约筹建新六四纪念馆,我本人已捐$89.64. 详情请戳王丹视频倡议和Q&A :blobcatrainbow:
倡议:youtu.be/QpS85i_V_nk
Q&A:youtu.be/xvUn03tUotw

雲五 转嘟
雲五 转嘟

最近路過幾間獨立書店時分別購買了幾本紀錄反修例運動的書籍,除了支持這些書店運營,更是為了留下正確的記憶,留給後來者翻閱。作為親歷者當然不會忘記這兩年發生的事情,但是隨著圖書館下架,書店與出版社被管控,新聞機構被迫停運,記者與編輯們相繼被捕入獄⋯⋯普通人能做的只有這些。

雲五 转嘟

《7·20郑州大水亡人碑》。没有亡者姓名,就没有真实的数字。希望有一天可以把空框都填上名字。也希望空框不再增多。

雲五 转嘟
雲五 转嘟
雲五 转嘟
雲五 转嘟

转:今天上线的Lancet有几篇Omicron的文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给白宫做了两年疫情建模,对疫情病死率一直预测十分准确的IHME主任Chris Murray(t.cn/A6ZETFmf)
的评论文章,可以说这是目前对于疫情最大胆的预测。这篇文章就像今天的重磅炸弹。Murray指出全球COVID-19大流行很可能会在不久后结束,标志时间点是2022年3月,根据现在疫情流行情况,届时全世界50%人口将感染Omicron突变株,集合了多种突变株突变的Omicron突变株的感染可以对其他突变株产生保护力,因此可以帮助全人类建立免疫屏障,预防今后的突变株。

Murray指出,Meta分析显示至少40%的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后为无症状感染。Murray根据南非和英国官方数据计算得出Omicron的无症状感染率可能高达80-90%。作者以医疗条件为全球中位水平的希腊为例,指出今冬很多国家的感染数量是去年同期的10倍,但住院人数并没有增加;而在北半球,今冬Omicron引发的人口死亡率和严重流感接近(2017-2018冬季,美国52000人死于流感,平均1500人/天)。同时,因为Omicron传播能力极强,使公共卫生措施对预防感染的有效性下降。根据Rt和incubation time计算,今后四个月即使80%的人口戴口罩,仅能将感染率降低10%,这源于Omicron的极强传播能力。Murray认为疫苗接种可以在人群水平少大幅减少Omicron感染引起的重症和死亡,这其实是Omicron感染接近流感病毒率的关键因素,因此,Omicron疫情是一个大幅推进全人类疫苗接种的重要契机。

作者的结论是,COVID-19会持续存在,但全人类大流行(Pandemic)会在不久的将来结束。全文链接请见评论,欢迎大家都去阅读全文
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

雲五 转嘟

賽先生沒有被邀請

《科学公园|听中医大师们诊断新冠,我整个人都裂开了》
newsbots.eu/@CDTChinese/107648

雲五 转嘟

昨天有豆友发了《在那遥远的地方》原版歌词《悲惨的时代》。今天发现删除了。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帝俄和苏联政权对哈萨克人的持续迫害,使大量哈萨克人进入新疆,与新疆的哈萨克人汇合。
1912年至1939年,新疆哈萨克部族又卷入动荡的政局,百姓屡遭屠杀,许多人再迁往青海、甘肃。

这首歌应该唱的就是这段东迁史。
故乡远去,骨肉分离,来不及道别便仓惶逃难,世界广袤无垠,没有哈萨克老百姓的立足之地。

王洛宾却把歌词改成格调很低的小情歌,电车痴汉's gaze,还出售著作权牟利。好像拿别人整个民族的悲剧历史来开轻浮玩笑,非常糟糕。

youtube.com/watch?v=Sp7bbirE9C

雲五 转嘟

@yun5 以下文字摘自吉汉老师的《暴力抗争先天有道德包袱吗》一文:作为一种道德原则的“非暴力抗争”先天就带有保守基因,实质上是当时日益右转的主流社会对社会运动的一种规训:你们想闹的话可以闹,但不能超出我给你们划好的那条线。这种道德规训,本就是社会压迫机制的一部分,更在某些情况下带有鲜明的阶级色彩:主流中产阶级通过对非暴力原则的推崇,将处于更弱势地位群体的抗争行动污名化。这一局面,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已经出现过--我们应该还记得,金钟的占领者当时如何谴责更富有对抗性的旺角占领者。在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中,对暴力的道德排斥同样成了北京高校学生参与者在自身和外地高校学生、工人、市民之间建立区隔的手段。

回顾了梁天琦2016年的BBC采访:“我们搞抗争确实无底线。如果这个政权欺压人民无底线,那为何我们要给自己划底线?”
youtu.be/C0zvv5f8p2Q

雲五 转嘟

冬奥会的强制安装的app “my2022”,用于监测运动员、媒体和观众的新冠情况,被指出有严重的安全漏洞,有泄露未经加密的用户资料的风险。但是北京方面予以否认。
App里还有一份敏感词名单 :0010: 包括国家领导人名字、政府机关、天安门屠杀和法轮功。
网络安全专家建议外国人使用可弃用的手机和新邮箱来注册此app,并把他们的主要设备留在国内,不要带去中国,也不要在回国后使用安装有my2022的设备。

My2022: Beijing Olympics app vulnerable to data breaches, analysts warn bbc.co.uk/news/world-asia-chin

实属文化输出一刚

雲五 转嘟

看來不是我一個人覺得違和。《零容忍》這個紀錄片中,官員幾乎都笑瞇瞇地陳述自己怎麼違反了黨紀國法,毫無悔過反省的感覺,若演員敢這麼演一定被罵演技太爛。

雲五 转嘟

咱国防火墙这块在东南亚文化输出很成功啊。 :1020:

柬埔寨的国家互联网网关将于2月16日开始运营,所有互联网流量——包括来自国外的流量——将通过政府运营的端口发送。该网关对所有服务提供商都是强制性的,它为国家监管机构提供了手段,「防止和切断影响国民收入、安全、社会秩序、道德、文化、传统和习俗的所有网络连接。」

柬埔寨的政府监控已经很严格。每个部委都有一个监控互联网的团队。违规内容会被报告给内政部的互联网犯罪部门,该部门是该国强大的安全机构的中心。当事人可能会被控煽动并被送进监狱。

柬埔寨当局捍卫该法令,称其对和平与安全至关重要,并驳斥了关于审查制度的指控,以及任何言论自由受到威胁的说法。「柬埔寨有新闻自由和互联网自由」,政府首席发言人派西潘说。「我们鼓励人们使用互联网,只要它没有用来煽动人民。」(听听,多么熟悉的言论自由,某国也是这么强调的)

「有了自由,就会有责任」,他说。「我们对他们发出警告。我们对他们训诫,让他们签署文件,然后过了一周他们又发布同样的东西,却不承担维护和平与稳定的责任。」
🔗:cn.nytimes.com/world/20220117/

雲五 转嘟

【黃店巡禮】去年桔梗店的負責人被控藏有攻擊性武器,押審當日,正巧我和朋友去吃了一餐,埋單時發現那位剛剛上完電視的負責人已投入收銀台工作,被 @yun5當場認出,驚訝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由於立場新聞與眾新聞已停,現在能搜到的相關資訊只有大公文匯。
wenweipo.com/s/202107/15/AP60f

显示全部对话
雲五 转嘟

在深圳举横幅的那位大哥被几个穿制服的迅速制服,围观的人大声拍手叫好。
大哥被几人按在地上,先喊“我没有反抗”然后又喊道“如果改革开放的路线被否定了,中国就完了。”
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爱国者的身影,被暴徒、吃人血馒头的愚民和国家机器死死地压住。
这样的勇敢行为不会有什么报道,过不了多久也不会有什么人能记住他。但是他一定是痛定思痛,在绝望中做出这样最后的挣扎。
可惜了,他的勇敢的心没法照亮这最幽暗的频道。
今年是习近平下一个五年连任的选举年,必定无数人如那位勇士一样心碎。
前途没有光亮,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抗争和奋斗,唯保持心中的火焰,等待燃烧的时刻。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