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不气了不气了,时刻谨记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blobcateyes:

今天看到有位豆友说,知识水平低的人喜欢阴谋论,知识水平高的人知道这世界就是一堆“无序”构成的,根本没有什么谋篇布局。

我很同意后半句。但我觉得,相信阴谋论的人不一定全是知识水平低,也有可能心理上不愿意承认皇上是傻子,想自我安慰“皇上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一招越用越顺手了。

爸:我的孩子怎么会是个同性恋?我好想死。
我:小孩是同性恋你就想死?精神这么脆弱?根本不是小孩同性恋让你想死,我看你这样脆弱的心灵遇到任何打击,就受不住了,就想死。
现在经济全球倒退,万一以后还有很多比小孩同性恋更大的打击,那你怎么办?说这种话的人就是精神不适应这个世间,今天不因为小孩同性恋寻死,明天也会因为别的事郁郁而终。你赶紧去运动吧,少想这些有的没的。
爸:女同性恋以后要怎么办?怎么结婚?
我:我找个没房子的女的一起住,我有工作有房子,领养的小孩不就和我姓了吗?我一个女的,嫁出去你家就没人了,我找女的过了,你多一个女儿养老,多一个姓x的小孩,不会绝了后还不用给嫁妆,不是比我和男的结婚更好吗?你自己算一下是不是赚了。
爸:天呐,好有道理。

有种用屎做出武器和屎搏斗得有来有回的屎感。

也许,正因为是经济真的搞不了,抗疫才被许多官员当作政绩的最后一根稻草?

众姐妹们,真的…但凡有能力,赶紧跑!!!不要回头!!!
转自wb用户三禾君:【在论坛看到一张线上监控识别讲座的截图,搜索了一下案例为腾冲市(云南省)。
女人在街边驻足1分钟、夜间和异性交流超过5秒、多次在同一地点出现,就会被算法判定为站街女。】

官方鉴你是不是妓女吗?且不说它有何种资格、凭什么?你国有这个技术,为啥不拿来识别公开场合暴露、尾随、抢劫、性骚扰的男人啊!退一万步,你怎么不识别嫖客呢?
【经人提醒,原链接有追踪标志 删了】

很讨厌不知道是小红书还是抖音还是其他很糟糕的地方诞生的一种汉语:“xxx也太好x了吧!”

e.g.
“哥哥的新电影也太好哭了吧!”
“xxx的歌也太好蹦(迪)了吧!”
……

这种修辞让我讨厌的地方在于,它其实是一种终极消费主义的视角。在这样的修辞建立的世界里,只有发言者自己是主体,而世界上其他东西都是为ta服务而存在:一部电影不因其本身通过艺术技法展现的悲伤被认知,而只是作为一个让主体“哭”的功能存在。说得难听一些,本质上这和让犹太人在集中营拉小提琴的纳粹们的距离其实也没有很远。

一边空虚又浅薄,一边又如此傲慢,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普遍画像。

看到倪匡从文革中逃难的过程,让我难过的是,每当我看一个中国人身上有什么闪光点和才能,都会感到悲哀,我看到遍地死掉的可能性。比如说初高中被夸文笔好有灵性的同学,如果在自由的环境中可能成为小说家,甚至有机会得文学奖,可他们最后选择入党考公用那支笔去创作歌颂共产党的红色作品,写翻来覆去的口水话申论,我见过许多有才华的中国人加入“内卷”,按照统一不合理的标准像锯木厂的流水线,把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曲线和美感的自己变成无数备用标准尺寸的牙签木燃料中的一支,独特的才华在这片土地折损磨光。汤唯,在国内被雪藏演不了好电影好剧本被像雷佳音那样的中年男星羞辱,出国后自由发展拿了奖成了更加著名的影后。我知道并非所有人离开中国都能成为汤唯倪匡,但囿于这片土地的人们早已失去了这些可能性,很可惜。

家里人的同事的小孩感冒发烧,同事去药店买退烧药,店员问药是买来备用还是买来退烧,同事老实回答买来给孩子退烧,店员立刻把药收回:我们只能卖给买来备用的人,按规定不可以把退烧药卖给正在发烧的人。

同事给医院打电话,发烧去医院要做核酸,核酸结果要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人必须强制留在门诊隔离,医生在电话里说,能挺住最好别来医院,太折腾,没病也折腾出病。同事于是换了一家药店,店员又问同样的问题,同事说,买来备用。这次店员很顺从地把药卖给了她,一句话没多说。

整件事好荒谬,所有人都感觉很荒谬,但必须过这种荒谬的生活,马尔克斯和加缪的书都显得太理性太脚踏实地了。

自从买了吸尘器,家里就只剩下吸尘器了(大雾

显示全部对话

纠结许久的扫地机,后来觉得只能清理地面无法应对床上的猫毛还是买了戴森吸尘器,开箱使用后惊呆了,第一次有一个电器给我另一个(未来)时代的工具的感觉好吗!不单单是吸尘器的模块化的独立便捷,更在于那个精细毛刷和软管的材料对我来说简直是和从小到大听到的见到的都完全不同…已经深深被折服,无论是清理毛发还是各处清理灰尘都是一把好手 :blobheartcat:

“男的拿爱情当回事是没出息的、娘的、懦弱愚蠢的、变态的”,这个算中华传统父权制规训之一了。我甚至怀疑就是因为这个规训,才会有那么多为兄弟、知己、伯乐等等肝脑涂地、万死不辞的故事。
渴望真挚深刻的情感,这是人的本性之一。如果禁止把这种情感用在女人身上,那么就只能转移到其他男性身上了。“男人只能为了男人死去活来”,父权制深谙这种转移对于巩固这个制度的用途。无论转移的对象是朋友、兄弟,还是师长,都有助于维持稳定,但如果是爹、是主子、是皇上,那自然更是大大的“好”和“稳”了。
让男人只会为了男人和男人们统治的家国献祭自己,父权制就是这样千秋万代的。

男权互相包庇,女权互相提纯…

一些随身带刀的注意事项(以前零零散散说过,但最近看到好多女性讨论,就再集中说一次吧) 

而且必须要提醒的是:随身带刀即使可能帮助你在社会气氛紧张时增加一定安全感,通过恐吓作用降低被熟人骚扰的概率,也可能关键时刻增加你逃离突袭的机会,但是哪怕身体上不会受伤,你心理上也一定会难免留下创伤——刀的存在也是伤害。
一个一直带着刀的人,会始终对自己生活的环境没有太多安全感的,刀会不断提醒你严重威胁的存在,所以也会更容易有紧张和恐惧。我回想自己那十几年的成长生活经历时,有时也会怀疑自己的性格里那些尖锐的也许太严酷的、焦虑的部分,也是因为我一直带着刀才带来的。
刀让我似乎可以摆脱掉小时候生长在社会底层乱世感到的那些不安,但另一方面,无论我后来到了哪里,逃了多远,刀也都在提醒我那段记忆的真实。在我后来活得更安全后,那种后怕的恐怖甚至要比当年置身其中时感受到的更强烈得多,也更痛。不得不说,我可能是要用一生去适应和消解那段创伤的,有时也会想,如果离开后也就不再带刀了,会不会我可以变成一个更温柔的自己。可是我没有再选择的机会。
想不到居然有一天这整个国家的那么多女性也都开始讨论带刀的问题了,我曾经还以为只有在东北90年代的环境里才会呢。不得不说很悲哀,有一种逃了这么多年又要被噩梦追上的感觉…… 还能说什么呢,说出来的都是让我自己厌倦的话。

显示全部对话

当你听到男的说
“性别对立起来吃亏的是谁”
“怎么不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
“你这样别人没法帮你”

:这些都不是讨论,不是劝说,这些是威胁。是为了让你听话的威胁。

一个有趣的发现,北方城市中的地名尤其华北,多是和街头巷尾相关充满了市井气息。而南方沿海地区城市中的地点更多的就以自然景观甚至有些是人文为名,也许在某种含义上体现了南北不同的一些精神风貌?

中国父母经常说挣钱为了子女。我是相信的。但这个钱怎么花由不得子女。你要说我环游世界行不行?家里蹲休息两年行不行?组个乐队行不行?重读大专学画画行不行?那估计得打断腿。六个钱包只能用来付首付和结婚。

所以中国父母挣钱主要为了让子女过上主流牢狱生活。

楼下的幼儿园开始搞六一文艺汇演了,我一直觉得中国人的逻辑很痴线,六一儿童节要小朋友上台表演,妇女节要妇女上台表演,青年节要青年上台表演,按理来说谁过节应该谁放松看节目,而不是不仅要提前辛苦准备半个月,当天还要上台累死累活给观众表演好吗?这哪是过节,这简直是当场过世,痴线。

最近特喜欢吸引猫咪注意力过来贴脸闻我,眼前满世界只有一张好奇大猫脸的感觉也太棒了吧 :blobheartcat: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