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限制大陆电影和演员报名金马奖,但是又不限制大陆电影参与台北电影节展映。所以,一方面,台湾观众还是能通过影展的渠道看到最新的大陆文艺片;另一方面,台湾电影,部分香港电影,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制片的华语电影,因为大陆电影的退出,而有了更多在金马奖上崭露头角的机会。这是成全了谁?

那些没有在19年割席的“朋友”,到了22年,终于也还是割席了。
我拒绝理解985精英无法做人上人的焦虑。

这期【随机波动】好棒。我们不难发现,像是此次上海封城中涌现的“团长”,若是在民主直选国家,是完全具备能力去从事政治工作的,竞选议员或立法委员,服务选民,代表选民监督执政党。他们有承担责任的勇气,有在混乱之中梳理出一套SOP的智慧,有知人善用的眼光,也有利他之心,有为个体争取微小权利的公民意识。

导致上海混乱的原因,是市民缺乏社区自治的能力,还是别的什么,答案很清楚。

xiaoyuzhoufm.com/episode/62733

yuan 转嘟

我妈说她在抖音上关注的一个在日本的博主,经常发她们一家在日本乡下的生活,特别好特别舒服,结果最近号没了,怎么搜都没有。
我说你现在懂了吗,我们的筛选机制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只留下骂国外不好的,说国外好的一律举报删号。

小郭凌晨转了一条微博,我在评论区看到章宇的留言,才发现是博主是胡波,17年的旧内容。
其中有一段,他讲述失恋的苦闷:「女朋友也跑了,隔了好几个月写封信过去人回“恶心不恶心”。……最近一直在跟一个朋友喝酒,喝了一个月,他教我呲妞,费老劲了也没用,某个关键时刻从面前横穿一辆超跑,他说:“开这个就分分钟的事儿了”。」
大概我不是顺性别男性吧。反正我看到这儿,忍不住翻了一个超大的白眼。

yuan 转嘟

不必吹捧朝鮮,在朝鮮,大臣對元首有異議都會被直接炮決。但他們為什麼在奧密克戎應對上表現得比中國更科學?為什麼不抄作業?因為朝鮮沒有條件像中國一樣把疫情做成生意,而且國和民都是金家的,三胖資源充足到已經沒必要向民奪利。

迪士尼老总说得也很清楚了吧。电影呢我们还是会照常送审,但不会再配合要求做删减了,你国爱放不放吧。

yuan 转嘟

今天简单跟欧洲同学Fabio闲聊了几句,搞了半天他以前在日本教了两年英语,后来回意大利马上想得不行又准备来,结果赶上疫情被困在意大利两年现在终于来了。我说我从上海来的,用我可怜的英语简单介绍了一下上海目前的状况,我说lockdown啊,lockthedoor啊people dead啊,build top jump die啊,法比奥惊呆了马上Im sorry to hear that满脸痛苦。
上海惨案这么久以来,跟无数上海以外的人介绍过情况,中国人要么不信、要么不说话、要么说“没办法总有人要牺牲怎么办吧”。法比奥可能是第一个表现出共情和痛苦的人,当然你也可以说是装装样子吧欧洲人素质高对不对戏要做足。
但是中国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连最基本的同情心都不敢演了,共产党当然功不可没,但每个人也要问问自己吧。

一个顺性别男性,在当时那样的威胁震慑之下,说出“最后一代”,是很勇敢,旁人也有一种看爽文的快感。但我觉得,让意义停留在这个层面,已经够了。
女性才是生育的主体。生或不生,或者不慎怀孕,想要堕胎,都应该由女性自己说了算。对于有生育意愿的女性来说,面对当下环境,几经权衡,选择不生,想必也不是什么痛快的事情。
本就不能生育的男同性恋,把拒绝生育这件事无限上纲到“民主抗暴”的高度,未免有几分慷他人之慨的意味。这样你又如何解释新疆女性遭强制绝育的痛苦呢?

yuan 转嘟

根據美國之音藏語部
@VOATibetan
報導,今年2月25日在西藏首都拉薩布達拉宮前自焚的著名青年藏人歌手才旺羅布的父親曲根(ཆོས་རྒན།)因受到中國警察的多次威脅和騷擾,於近日自殺身亡。twitter.com/xizangzhiye/status

都啥辰光了,还在讲这个。你拜托马斯克行行好,给你搞几支枪来,都还比较有用,好吧?

yuan 转嘟

每年今天都想到一個入行不久就開始跟相關新聞的學姐,採訪過議員、志願者、定期回訪的骨科醫生。她說香港人去臥龍大熊貓基地可以免票,那一段的高速隧道入口刻了洋紫荊花標誌,裡面竟有些像紅隧。

川震十年的時候,她去採訪追責校舍質量的家長。時間過去太久,很多家長已經放棄,領了一筆賠償,有了新的小孩。她一路被跟蹤攔截,終於聯繫到願意說話的人。他們約在一家小旅館的房間,距離約定時間十分鐘,手機收到陌生號碼的短信:「你們快走,他們來了。」

他們來了。

本人真的是非常矫情的同性恋。对炮友不成文的潜规则:
1,要嘛我们什么都不谈,每次像两头野兽一样疯狂做爱;
2,若试图通过谈感情来捆绑我做固炮,那对不起,我就要审视你这个人了。你是粉红基,我为什么让你爽?你嘴上说想谈恋爱,实际不过是想找一个随叫随到的忠实炮友,那你也趁早滚远点

yuan 转嘟

非必要出境,非必要返乡,恶意讨薪,恶意上访,我们本来理所当然的权利被加了这么多形容词,都是来自权力者傲慢的定性,处处透露着权力者的意志,我甚至觉得我活在这里都是一种罪过。

大概我会永远记得,2016年川普胜选那天,是一个工作日。我在办公室看到消息,跑去洗手间,刚好碰到在别的楼层工作的女性友人,看着她,我忍不住就哭了。
历史的发展,过于顺滑地向着我这个悲观主义者的预想坠落。当初的伤心现在被证明并非杞人忧天。可这也没什么好值得骄傲或自矜的。没人想预言一个悲观的未来。
事实证明,我们并没有生在一个足够好的时代与社会。如果足够幸运,我们还有余力去改变他;如果不行,我也无法自欺欺人地参与去唱一首赞歌。

台湾青年:占领立法会
​中国青年:最后一代
​差距在哪,能看出来吧?

我想很多同性恋都是一步步被迫习得无助的。当你在学校里因为性别气质而遭遇霸凌时,一开始还会和父母说。可当父母也说,那你就man一点啊,不要这样娘娘腔时,你只会选择进一步压抑自己,并对父母绝望。

在中美脱钩之前,蔡英文政府就开始推行新南向政策了。不得不说是非常有远见的。蔡英文的历史地位,当然有他的功劳。

台湾年轻人就是对中国太了解了,才会有太阳花学运。人家想知道中国在发生什么,中国人在想什么,可不用翻墙,也用不着大翻译运动。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