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今天一句Frau Lin出来我直接懵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以为我姓Lin的吗 :blobcateyes:

显示全部对话

实验室女的只有一种鞋就是五花八门的马丁靴

今天是帮一个做本科毕设的大眼妹妹配置溶液以及diy一些实验器材。在操作间机械魂忽然回来了,希望以后有大house有工具间可以叮铃桄榔一顿搞的那种。

and妹妹真好看,所以只要穿得像个t生活中就一定会出现漂亮妹妹 :ablobwob: 呜呜妹妹还跟我讲英语呜呜呜

今天实习第一天实验室有个大哥感觉就很亲切,到处晃晃悠悠看起来仿佛很划水的那种。我有份文件签完字需要扫描发送,然后他说交给他来吧。之后就带着我到打印室,对着打印机鼓捣了半天没动静,回头跟我大眼瞪小眼。我上前一看这玩意儿根本就不!能!扫!描!纯纯的带复印功能的打印机。

临了人还来一句:“这个可以fax耶你要不要fax!”

咱那个上半年跟一个小四岁的00后弟弟磨磨叽叽最后被甩了的姐妹,又跟一个学音乐的00后好上了(几乎)。共同点就是都是打游戏认识的。之前那个旧弟弟上的是我甚至分不清是本科还是专科的学校,跟她起码学历背景上已经差了好几个世界。新弟弟一开始有点学历自卑,跟我姐妹说可能“我可能跟你前任差不多”。我姐妹直接:“你可能比他还是好点儿的。”

我实在没忍住问了句啥叫好点儿,结果跟我说是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谁来解释解释啥叫民办非学历?补课班吗?这俩人都挺能抬咖的哇。

(改了,从此不叫姐妹了,以后再提到就是我的一个女性朋友。再掺和她的事我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昨天在回来路上跟家属倾诉的时候说到如果我妈知道我驾考过期的话肯定会这样那样挤兑我。结果今天我妈给我打电话顺便问到驾照考咋样的时候,我如实说了,包括我还委屈哭了这件事。结果我妈带着点儿哭腔:“心疼我宝贝儿,多可怜啊听得我都要哭了。再来一遍没问题吧?没事儿都是小事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怎么说,我之所以会那么想也是她带给我的习得性无助吧,结果长大后我变成了自我pua她却慈母了。我很感动,感动到对于自己的第一反应甚至有些惭愧。大人真是怎么都对。

显示全部对话

早起吃早饭通勤上午上班下午上课,啥毛病都没了。原来我这人欠的是规律生活。

笑死,用鼠标签名就不见得能写出啥语了。我不说的话谁能知道这是Liu :ablobdj:

上次驾照理论挂的时候,考官说受新冠影响考试期限可以延长到2021年年底,于是今天我第二次来考,但是登记人员又说我的注册在八月就已经过期了。虽然他俩在我面前还争论了一下,结果就是,非常抱歉上次我被告知了错误信息,但是由于系统里边我的信息已经失效所以无论如何都需要再重新注册了。

我…竟然出门就哭了,大风天,下着雨,穿着冲锋衣没戴帽子头发乱飞眼镜上都是雾气的我又把眼泪流进了口罩里。希望有朝一日会有泪腺塞,我急需。

异地恋之后每天就只能通过zoom跟家属视频,然后这人的设备就很专业 :ablobdj: 每次抬头看屏幕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心再动一下

我对象真好看,我挑男人眼光真不错,我真棒👍

今天重新完整听了整个the album系列的三张专辑。第一首勇悍·17刚好是我到德国没多久的时候面世的,之后便像追剧一样,一首一首整整追了三年多才终于算是听完了Juno和Kay虚构的董哲浦铭心相爱相杀的故事。中间甚至一度有被影响到极度恐惧亲密关系,很上头。

单曲循环最久的应该就是勇悍·17和我在切尔诺贝尔等你,大概是因为当年刚好读过那本《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并且也是我心目中整个故事真正的开始和结束。

再度重新翻出来听还是觉得蛮有意思的,禁得住反复咀嚼细细品味,尤其是故事男女主都不是省油的灯。现在最大的烦恼就是买不到实体专辑。

大学同学订婚了,但是这朋友圈看得我突然明白了,乡愁,是肉夹馍。

气死,我真是太矮了,逛了一天打折的正价的都没我的码。转头进了传说中only one size的bm,结果每一件都像睡衣。

尺寸正常(且偏大)的只有脑袋了,好在还能买到合适的帽子 :angery: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