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fw 

西洋人懂个屁public sex!public好就好在它虽然在public但尚且没有被后者注意到,不然就是单纯地在公共场合做爱,哪有那种藏着掖着唯恐人发觉的妙处 :ablobglarezoom:

对furry没什么感觉,感觉我xp是一种普通的,呃,就是正确的衣服。
be like 晚明人纱马面裙下红纱膝裤间隐隐约约的赤足,色死我了🤤

感觉胡三省确实牛x,《通鉴音注》的原稿丢了两次居然真能从头写完第三稿。感觉已经没有废土重建第三次的热情🚬

有所领悟,限定cp必然是爱情关系固然是绝对的厕品,但一定要说所有cp中都没有一对有一种纯粹的爱显然也类于厕品。
本来想说我的cp基本只表示一种“人与人的连结”,又转念一想其中有这么些又只是一种单纯的affection,不一定真的会做爱。
啊,既不是完全随我喜欢,又不是完全随他们喜欢,感觉很复杂。

anyway,说“耽美”本质是“厌女”太老生常谈了,真不是很建议现充姐“最近刚被友人科普”就来夸夸其谈吃这个倒霉热度。
冒犯啦,文化挪用啦,自不消说,视觉上就跟爹来就卫生巾问题发表消费主义陷阱屌话一样爆笑 :awesome:

美國遊行比香港輕鬆多了,氣溫舒適,晴空萬里,群情激昂中帶著美國夢的樂觀底色。酷暑暴雨中百萬人站滿街道,全是痛苦和悲涼,明明知道結局,反抗到絕境,只剩下反抗本身。

20年下半年去北京的时候傍晚无事,和朋友大老远跑到国子监去看孔老师。结果国子监要提前一天预约,那便是去不了了。北京街边又没什么茶点/咖啡店,连便利店都匮乏,无处可以稍稍歇脚。两人又累又渴,无处可去,只得坐在马路牙子上痛饮矿泉水。人言间常有作京沪高下比较的,那个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答案。
两年后事情纷纷而来下。上海死了,尸体臭了,长满了蛆。而我故乡在北京的朋友依然被困在其地,反京申请一次又一次被驳回,才陡然发现自己没有故乡。
这个酷热无比的夏天,北方大旱,南方暴雨。一切无不被笼罩在一种时日曷丧的氛围里。昨天下了半小时冰雹,雷电一直到夜晚,农家的西瓜悉数被砸破。
今天又是一个巨大的晴天。出门的时候得知核酸的要求已经降到了7天一做。没钱了,都没钱了。万里无云的白色天空,总感觉始终盘旋着无形的、黑色的秃鹫,就等着一切轰然崩溃,在死一样的寂静中轰然崩溃,然后来食用这一切无声的尸体。
闷热寰宇之间,我莫名想起那个疲惫地坐在国子监门口马路牙子上的黄昏。汉满蒙藏四体的石碑,“在此处下马”,树影横斜,其实都是荒漠,荒漠,无边的荒漠和寂寞——如果死在这一刻,似乎也没有任何差别。

三个还活着的祖辈,独居的一个每天把我爹当工具人使唤,本质是寂寞。还有两个,一个去年有一次卒中,虽然不太严重,但思路不及过往清晰了;一个癌症手术之后肾脏一直不太好,定期检查,定期陷入恐慌。我从上海回来以后精神也一直不好,处于一个活着死着都差不多的状态。
感觉人活着真是没意思,没意思,没意思,怎样都没意思!我们这代人大约是前无古人地能和嵇阮他们这代达成和解的人……

好傻逼。
每次去做核酸都像是去自愿被轮奸。到了以后核酸点不在营业时间,就好像被强奸了以后还要被荡妇羞辱……

美帝无疑是烂的,稀烂的。自诩第三新罗马这么多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不配不说,还生产了很多代餐!结果没当成第三新罗马,已经思想滑坡成这样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