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嘟

“有效的反抗”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如果很容易就能反抗,那说明双方力量差不多,在一开始就不会形成压迫了,至多是讨价还价式的拉锯。
所以拿“反抗不够有效”作为批评反抗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100个人都不爽,10个人就会窃窃私语,才能有1个人跳出来大声讲。
事实上我们从来不缺跳出来的那一个,但没有10个人窃窃私语站在ta这边的“人家说的也没错/那你凭什么管我们/可你就是不对”帮腔,没有100个人不爽的流露出“闹起来那我可是要帮ta的”表情,这1个人势单力薄,才很难有效。
只不过我们遇到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技术与专制的结合,让人和人很难联结和建立信任,又能轻易抹消表达。这让反抗的行为很难。

显示全部对话
🐤 转嘟

也来征个友,坐标ny,中年人,本职设计师,其余时间用于画画,非常宅,出门仅限于买菜看电影逛公园和看展。有缘+聊得来可以约同城线下活动(参考前面几种,一般来说只有周末available) :ikeasama038:
@dating

你对一个敏感的人说“不要想那么多就行了”是没用的,就是因为想的多才是敏感的人。就像一个抑郁的人,抑郁就是TA的问题,你对TA说“开心点不就好了嘛”也是没啥用,拜托,就是因为做不到开心才抑郁的啊。有时候就认清自己,如果真的是一个很容易敏感的人,那么就多给自己留白的时间。It’s ok to be sensitive,很多事都 it’s ok,不得100分也没关系,不被一些人喜欢也没关系,房子、车子、小孩没有也没关系。即使此时此刻不能百分之百的接受自己的都没关系。

有时候我还是有点害怕获得比别人更好的东西,觉得配不上某些东西,还是自卑。原生家庭的锅吧,让我觉得配不上那些更好的东西。

🐤 转嘟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既没有科学依据,又违宪违法,可他们就是这样做了,你还没有任何办法。最关键的是这种诉讼没有律师敢接,没有法院会立案,这才是最可悲又可怕的。

🐤 转嘟

其实我看完华灯初上,是有点小心眼式生闷气,它只是完成了它应该的样子。之前看了几部国产电视剧都很好,要不是审查,都可以在原有基础上该拍什么拍什么。

这个国家里那么多人的才华,想象力,创造力,就这么被扼杀掉,折腾掉,浪费掉,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种悲哀。

跟大家分享hiking遇到的小马🐎

🐤 转嘟

@reihpsa 刚刚随手搜了一下 哈佛马上会开Introduction to Digital Humanities的网课而且是免费的(证书要另外花钱),可以一试。pll.harvard.edu/course/introdu

🐤 转嘟

看到感叹纯文科不好润且不想硬转码的朋友我就很想劝说!了解一下digital humanities(数字人文)吧!
因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有趣!!我能够想到一个例子是欧盟在搞的Time Machine项目,我当年看到官网的时候是真的非常激动+感动……
而且做项目的过程中能学到很实用的东西(比如数据库啊网页设计之类)总之也许大概可能是给不想硬转码的朋友一个思路(润这方面具体我不了解,但它真的很有趣……

🐤 转嘟

现在国内但凡有点关系的都注册公司承包核酸检测点了。承包不上的就别说自己姓赵了,这个是含赵量标准考试了。

🐤 转嘟

我忽然想到,上海的人道灾难,一个连当权者都未必意识到的后果是:它彻底摧毁了等国人(尤其是等国中产市民)对国家机器的信任。

PS:这个国家的底层人民,对国家机器其实从来就不怎么信任,因为国家给他们提供的服务和福利本来就极其稀少而且恶劣;但中产市民却大多对国家机器(以及他们自己的经济能力)怀有一种天真的信任。相信只要自己不违反法规(不管是多么不合理的法规),它就可以保障自己的正常生活。而这一次上海发生的种种桩桩,恐怕要把不少人打醒了。

我从前就认为,小粉红其实是本世纪初期等国因为搭上入世便车而经济高度发展的产物,他们是真的相信,这个国家虽然政体跟西方不太一样,但同样给他们带来了不亚于西方的富庶安定幸福的生活。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厌恶“唱衰”伟大国家的“恨国党”。

然而现在,他们恐怕不敢再有此等想法了。上海发生的事情,给他们上了有效的一课:在强大而且丝毫不用顾惜民意的国家机器运作之下,所有人的身心安全、私人财产,乃至于身家性命,都是随时可以被当成代价碾碎的蝼蚁。不管你是体面中产、专家教授、民营富豪,除了极少数真·红色贵族以外,所有人都不会安全。

这种民对国的极度不信任感,即使一时还无法导向实质性的反抗,也会给国家的正常运转,埋下极大的隐患。我有个长辈亲戚在北京,前几天就亲历了一场疯狂的抢菜风潮:据说有谣言宣称北京要“静默十天”,于是我的长辈亲戚像为数不少的北京人一样,蜂拥到超市去排长队买了大量的食物。虽然“静默十天”很快就被北京政府宣布是谣言,但长辈亲戚仍然决定第二天继续去抢菜,理由是:“上海还不是辟过谣,结果说封就封!他们才不管老百姓死活!”

我非常怀疑,在上海以后,这个国家出现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意外酿成大的社会恐慌,甚至是社会动荡。很多分析者提到的专制国家的“脆断”情形,在这个国家出现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 转嘟

有认识的人住北蔡投毒小区,她说事情上了头条之后有人拿水枪来冲消毒片。味道熏死🤢

🐤 转嘟

@ulva69 这要真是战时,对平民用氯气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俄乌战争期间哪一方率先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上海】

🐤 转嘟
🐤 转嘟

本日金句:如果人家这叫躺平式防疫,那我们这就是上吊式防疫。

当然,爱国和爱党是两回事,但是共产党就爱搞这一套-捆绑。

显示全部对话

发现了一个“真•教你当爹”的网站 :fatherhood.gov 里面提供了一些关于如何更好的做父亲以及参与小孩生活的技巧,而且这后缀,居然是个官方网站。

政见不同的人能成为朋友吗?当然可以,比如支持共和党和支持民主党的,他们可能有相同的底线,比如关于自由和民主。但如果有一个小粉红看过共产党做的那么多的恶,还能继续粉的话,那就很难以理解了。

跟父母视频讲到上海疫情,连我妈都知道“这种情况是因为只能听领导的”、“对上不对下负责”😭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