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反对营销,我只是反感德不配位的营销。内娱明星里很多明星都难以戳中我,比如宋祖儿,杨超越,杨洋,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他们都是美女帅哥,哪怕在我心里不能排top,那也绝对是90分以上的优等生。营销他们的美貌或者红毯造型,我是服气的。

再比如前一阵王心凌爆红,好多人说青春回来了什么的,我还真是对港台歌手有着浓重的偏见,我小时候可没听过她的歌,她可不是我的青春。反正我随便打开一个平台就是王心凌的营销扑面而来的时候我内心是抗拒的,反感的。但我真的好奇听了几首后,不得不服气,确实唱得不错,营销就营销吧,好歌手怎么不该多营销呢?再说她的营销又没有拉踩其他歌手,什么【她一开口,其他歌星都黯然失色】【新世纪最好的歌坛天后】之类的文案,没有,我没见过她有这样的营销文案,只是一个【甜心教主】而已,能接受!

刷到b站一个关注很久的up说“以色示人就是贱”里的【贱】字,不是对这种人个人人格的贬损,而是批评她们不创造价值,认为大家对这句话的群起而攻是断章取义,张好好那句话实际上批判的是那些平时荒废时间只顾玩乐而希望靠讨好男人某得生计的人。

然后举例新中国成立之处对妓女进行改造,有一部分妓女不愿意接受改造,认为劳动太辛苦,还是原来的营生来得舒服。张好好那句话就是在批评这类群体。

我是第一次知道国家不允许妓女这个职业的存在不是因为它剥削女性危害女性的生存,而是因为它不创造价值。

不创造价值的行业多了,看你怎么定义了。卖握手券创造价值吗?我也不知道。

我先是想起了微博上有个女权大v,很多年前就有几十万粉,因为她说话比较油滑,从不碰敏感话题,所以那么多女权号炸一百回了,她一直都在,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她其实是个性工作者,她的早期微博里有晒约一次收入多少毛爷爷的,也有写遇到不靠谱的瓢虫如何如何的,文笔还不错,做成大v后肯定都删干净了。
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去找个正经工作,大概是她学历不高,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挣大几千,确实不如约一次就一两千?我没有看不起她的职业,只是觉得她是个骗子,都这样了还天天在微博上输出女权观点,好多刚女权启蒙的小女孩跟着转发,这不是骗人么。

但我又想起了被嫌弃的松子,她是自愿的么?……所以,真的有必要把妓女群体一分为二,分出自愿派和被逼无奈派吗?自愿派才是社会所不齿的?

不,我不想这么划分。哪怕是自愿当妓女,我也不想歧视她们,因为她们在挣快钱的同时,也承担着高风险。

说她们不创造价值,那是见仁见智;说她们的存在会将整个女性群体置于风险之中,那我认为这锅得让嫖客背,该歧视的是嫖客,绝不是妓女。

那个up我先拉黑

我小时候觉得周迅好美,邓婕好美,宰相刘罗锅里的夫人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周迅是电视播广告的时候我都舍不得走,要留到广告最后十秒钟周迅出来说一句广告词后我看一眼才心满意足。

后来看老梁的节目,他说周迅在现实中不咋好看,又瘦又小,完全不惹眼,红楼梦导演貌似也这么评价过邓婕。我才知道原来各花入各眼,你认为的好看别人也许并不这么看待。

但是,二十一世纪都过去二十年了,我惊奇地发现网络开始按头审美了,他们搬出一二十年前的帅哥美女,说,看,这才是真正的美女帅哥。我呀了一声,也不好看啊?!于是铺天盖地的网暴攻击谩骂。

我小时候看奥黛丽赫本的传记,依稀记得她那样的神颜都不是某些人的菜,我印象里也没有人把费雯丽的颜捧到天上去,但如今的简中互联网似乎特别钟爱颜值上的造神运动。

……非要把某个人的颜值捧上神坛的话,我宁愿是杨超越,虽然她不是我的菜,但奉她为颜巅我心里觉得踏实,她的出身让我感觉她不会害人。

新闻上写,朝阳区的各个小区要开始安装“大数据门禁管理系统”了。什么意思呢,你的新门禁卡将不再仅仅是开门的钥匙,它还是集身份ID、健康宝信息、行程信息、疫苗信息和核酸信息为一体的钥匙。
于是可以问出:疫情消失后这个系统会被卸载,还是像地铁安检和限行政策一样被永久保留呢?
大概决策者如今的目标已经不是“消除疫情”了。相反,这个如今已经没太大杀伤力的病毒,摇身一变成为了决策者的一键加速道具,这么实用的工具,怎么可能舍得它消失呢。

我不喜欢“小粉红”这个称呼,貌似这个词本身就是以讹传讹来的,我觉得“红小兵”就已经很贴切了,一听就懂,说小粉红你还得去百度一下。

西瓜上刷到一个视频讲一套老破小筒子楼的一室一厅,40平,估计使用面积30几平吧,顶层(六层or七层)没有电梯,一个月租金5200元,好几个月都没租出去,up说要不降点租金吧,房主说不降,坚决不降,如果还是租不出去,就把它卖了,500w挂出去应该差不多。我就很好奇谁会去当这个冤大头。
很多节目里这种又破又小的房子经过设计师一番神操作装修之后变得焕然一新,好像30平变60平,但我始终想不明白,就比如这种老破小的卫生间,只够放下一个马桶,厨房,只够放下一个灶台,再怎么硬装软装也不可能多出点面积来呀,除非把墙打掉,从其他房间要面积。
这老破小唯一的优点大概只在于位于海淀区,现在能不能带学区优势都难说了,租都租不出去,说明它居住体验极差,就想想只够塞下一个马桶的卫生间,租客都没地方放洗衣机,人家还真是硬气敢叫价500w。
当然人家挂多少钱那是人家的自由,我也没有酸的意思,只是这个案例突然点醒我多少赚钱or亏钱的操作只是因为信息不对等或者头脑一热钻进死胡同造成的。如果那个买房人放下立即买房的执念,再想想,再等等,如果那个买房人多打听一些房源,多方对比,也许这套30几平的老破小就能一直挂下去。

这都猴年马月了还在吹武汉骂上海,为了骂上海就推广州出来拉踩,瑞丽那些地方就不提了。
刻舟求剑已经很蠢了,各种挽尊就更蠢了,已经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防疫是否成功是否达到清零的目标早就不重要了,重点在于人家已经看清楚了你的科技实力(疫苗和药物研发)、政治主导防疫政策的制定却不尊重科学、以及为了推行政策而完全不顾法治。

至于网民思考能力的低幼化,我总感觉是官方故意引导。就比如有个热搜是【允许新冠病毒在低水平流行可行吗?】,那个吴尊友 表示【我国两年的措施证明动态清零符合中国的实际,而且是现阶段我国及时控制新冠疫情的一个最佳选择。】全文见 baijiahao.baidu.com/s?id=17300
你看完全文,感觉他什么都没说,根本没解答这个提问。反正就是,一定要清零,问就是我国就适合清零。鸡同鸭讲。
日本、美国等国家都是采用居家隔离,居家隔离可能有气溶胶传播的风险,但概率极低,不然怎么一提气溶胶就只能举出香港那个酒店的例子呢?气溶胶传播也有严格的条件,空气洁净的情况下病毒都找不到载体,传播什么呀。假设一栋楼你感染了,居家隔离了,结果不幸让你楼上的邻居也感染了,于是你们两个都居家隔离了,这能导致医疗资源挤兑吗?有人非要说会导致全楼感染,那你怎么不去买彩票呢?每家每户做好开窗通风,消毒水封下水道,病毒还怎么传播?
一说居家隔离就是气溶胶。
一说美国就是死一百万。
一说日本就是人家住独栋。
一说新加坡就是人家发达国家。
一说香港就是死七千。
官方把这一个个大标题刻进你的脑子里,就是为了避免你思考,不用思考,官方已经为你解答了,答案只有一个——清零。

微博上互关的一个小孩,今年毕业,正在找工作,感觉她拿到offer的起薪跟我当年比差不多,我刚参加工作时,老家亲戚问我妈你闺女拿多少钱,我妈随便编了个数,六七千吧,亲戚大惊,这在北京能活得下去?我当年在北京cbd整租一套一室一厅也就两三千,今年我看了看链家,一样的一室一厅整租都得5000+了,再想想那个小孩,感觉ta们好难。

王左中右那篇文章我赞同一部分,有人批评他完全没在点子上,我感觉这不是什么网络用语不网络用语的问题,“绝绝子”“集美们”这些词我都不反感,我觉得可怕的是现在微博诞生的一些词语逐渐演化成一个个大图章,你刚思考点什么字斟句酌表达出来,人家啪一个戳给你盖上去,就比如你对疫情防控发表点意见,比如我,觉得居家隔离就足够了,方舱隔离太残忍,人家啪一下给我盖一个【躺平】的戳,顺带【乐了】【爆笑】这些不知道哪儿来的流行语,我提一下法国的疫情状况,人家啪一下给我盖个【想润】戳儿,你这么喜欢法国就滚过去啊,……可以说在这些网络热词的武装下,这些人根本不用思考,看着一种发言能和哪个网络用语沾点边,马上一堆张牙舞爪的大戳儿啪啪啪盖上去。
人家王左中右太聪明了,他知道如果批评到点子上,他的号八成就没了,于是写了篇表面上批评网络用语的文章,他所指出的用词低幼化,明明直指网民的低幼化,就如我上述所说的那些惰于思考还气势汹汹的网民。

国外的奥密克戎病毒可老实了,它们要是落到了室内物体表面,只能安安静静乖乖等死;中国的奥密克戎病毒可鸡贼了,不仅活力大增,一周都死不了,而且它们跟长了方位探测器和动力装置似的,会探测到屋内的排气道和排水道,齐头并进奔向那里,再游走到别的住户中。
外国专家来研究下中国的奥密克戎病毒吧,它们比外国病毒聪明多了,搞不好会拿诺奖哦。

为什么只有中国一个独苗苗在逆行?为什么只有中国这么特殊?都是因为中国老百姓!别的国家的民众可以生了病不去医院,中国老百姓不行,如果不让他们去医院他们就会闹!——中国人民已经忍受了这么多, 居然还要背锅,替傻逼背锅。

刷到了一篇极其不要脸的文章,为动态清零辩护的,数据很翔实,逻辑很诡异。
文章说,打了疫苗后就可以高枕无忧吗?
答案当然是否,文章列举了很多国外的研究,打了疫苗后身体确实产生抗体,但数量会随着时间迅速下降,也就是说打了疫苗一段时间后,你还是可能被感染,以此来论证打完疫苗也不能放松警惕,还是必须动态清零。
于是我们看到很多国外的名人政要打完加强针后也会被感染,但是基本上没什么症状,或者症状很轻,几天就好了。
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些清零爱好者认为,嗓子痒喉咙痛或者轻微的发热都是无法忍受的,必须舒舒服服的,宁愿看着屁民各种受罪,自己的手指头都不能有一丝病恙。

两个月前微博大聪明们痛骂上海的买办和资本的时候搬出马克思的名言——【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仿佛眼前的一切——民众在挨饿,而另一头在把好好的蔬菜扔进垃圾桶——这不是资本作恶的完美注解吗?跟西方资本家倒牛奶的行为如出一辙。
然而现在还看不清吗?没有所谓的资本和买办,不过是一帮痞子混子主导的居委会突然被赋予了主宰别人命运的权力后的胡作非为,就跟60年前一模一样。
我倒是很好奇不过大脑地把一切罪恶归罪于资本的思维方式是怎么被训练出来的。我小时候并不是这样的环境,咱是社会主义国家,哪儿来的买办?

两个月前上海被曝出各种烂事的时候,微博上最热转的声音包括
【一定是背后有黑手让民众故意摆烂,好让动态清零政策搞不下去】
【上海的买办和资本作恶太猖獗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笑到头掉 。
背后的黑手在哪儿,说不出来。
作恶的买办和资本都有哪些?
古代人民好歹找了个秦桧背锅,现在的微博大聪明们连背锅的都找不到,对着空气骂他们幻想中的恶魔。

原po是我关注了很多年的博主,我最开始用微博的时候主要关注科普,重心在反中医,几年下来觉得反中医没意思,我不听不信就完了,别人爱信不信,慢慢开始关注女权,这个人大概就是这时候关注上的。
女权议题特别容易炸号,炸了三四五个?每次顺着我熟悉的网友的关注列表关注回去,总能把原po重新关注上。
很多女权博主的发言只要不是太触及我的雷点,哪怕我不同意,也一般不会取关。
但是我刷到这条,突然有种智商受辱的感觉。女权话题和科普话题看似两条平行线,但根本上有一个交点——常识。在女权问题上做判断不需要先读完波伏娃和上野千鹤子,在科学问题上做判断也不需要先读完多少外文文献,当然写文章确实需要,但作判断往往常识就够了。
我决定慢慢取关微博上我关注的那些老熟人,那些女权博主,当一个人缺乏常识的时候,我凭什么认为她在女性话题上的发言会靠谱?

我昨天去做核酸时,小姐姐正在拆棉签,我就赶紧把口罩脱了下来,但小姐姐其实还没拆完,等做完咽拭子,她批评我说以后等棉签拿出来你再摘口罩!我嗯了一声,心想能有多大区别?我如果真的阳了,张大嘴的那个时候,她在我口里划拉的那几秒钟,病毒可能就已经传播了呀。
东京奥运会人家都是采用唾液检测,我摘抄一段微博——
【日本一直实行唾液检测,日本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也是唾液检测,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质疑,所有运动员和官员都接受了,包括中国。在日本显得很懂科学也能和国际接轨,但回国就不和国际接轨,搞落后的一套,集中捅嗓子和鼻子,我在前面4月1日发的微博里已经充分论证了,集中核酸捅嗓子,就是集中感染新冠病毒的过程,这个操作不是无菌操作,是有毒操作,光给手消毒是没用的,阳性感染者张口啊的时候,病毒就顺着气流喷到检测者手上,胳膊上,衣服上,面罩上,周围空气中,下一个被检者张口检测的时候,就是病毒进入口腔的时间,而且是接触被反复破坏,已经毫无防御力的的咽喉,口腔粘膜上,摘下口罩检测的时候,也是病毒顺这呼吸进入呼吸道的时候,因为已经没有口罩防护了。

率先爆发大规模疫情的吉林省出现了很多核酸检测医护被感染的情况,因为新冠感染有潜伏期,被感染医护又带毒检测,以毒检毒,所以阳性感染者越检越多,本来都是一栋楼,甚至小区都是阴性,在封控状态,检着检着开始阳了,越检越多。

同样的情况在上海又出现了,也是越检越多。集中核酸捅嗓子就是罪魁祸首。】
总之我永远搞不懂所谓的“保护老人和孩子”到底是怎么成立的。

上海的保安说,别以为你有了房产证这房子就是你的。
北京的一个正准备给居民楼装铁丝网的工人说,你的房子又不是你的,是共产党的。
不得不说,底层人民觉悟高,论正能量,那些正能量大v都要自惭形秽。

我现在看到大国崛起四个字就想冷笑,到底是崛起了又被摁回去还是原本就是一场吹嘘的梦,我也不知道。

明明用洗衣粉就能解决的问题,一定不能采用简单的办法,一定要找一个天怒人怨的办法。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