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被安利了Delta-8-THC 和CBG,打算试试!🐔冻地搓搓小手手 :blobaww:

今天是新闻自由日,那我们的公民记者张展、陈秋实,方斌却仍没有获得公平公正的对待和自由。

张展于今年2月转至上海女子监狱,但监狱当局以各种借口拒绝张展妈妈的探视,甚至没有不可以写信给张展,只能寄些钱财给张展,不可以寄衣服。

熟知陈秋实情况的许晓冬于3月29号在youtube上表示陈秋实正在锻炼身体,精神面貌很佳,他可以上网,看报纸了解外面的情况,但他人身自由受到监视。陈秋实继续保持他的作风,不接受海外任何组织的联系丶赞助或沟通,不移民。

而方斌至今下落不明,被逮捕后,他的父母一直拒绝海外关注他的案子,也有人去他的家里询问具体情况,但不是不肯说就是被拒之门外。鉴于方斌性格倔强,他的结局可能会不太好。

昨天导师找我聊毕业后的职业发展,结果被我整笑了,他大概从没碰到我这么随便的人吧。他问你完全不在乎Job Title吗?我答不在乎。他还特地写下来“不在乎”,他说那你应该很容易找到工作的,我说我也这么觉得,不执着教职以后路都变得宽广起来。

wow噹今天已经待业在家整三个月了!他可真开心,我天天肝论文,他天天玩音乐!

今天练拳,问师傅,啥时候能休息呢?他说,练到你哭再休息吧。 :0171:

墙内外卖骑手组织罢工,抗议平台配送费下调,微博随便搜一个关键字都能看到个人用户在讨论骑手是不是集体罢工了。然而话题广场or热搜一点水花都没有,“骑手罢工”相关的微博就算加了话题符号#,也无法成为tag…

翻了好几页用户发言,大多人就是抱怨一下怎么没骑手接单,有同样困扰的人互相评论,然后交流一下还有哪个平台有人接单,自己吃上外卖这事就算了。至于为什么骑手要罢工,并没人关心。

骑手罢工的相关长文章根本打不开,粉丝数多的v或营销号没有一个人在讲正在发生的罢工的事。

简中平台自我阉割就不说了,感觉简中用户也都在可笑的体制下活成了自私孤立的个体。

骑手罢工这事在墙内闹不大的原因挺明显的:
一是即便有高质量始末长文章被大量带头转发,估计转不过1w就会被平台删帖;二是个体用户普遍存在幸存者偏差心理以及同理心缺失的问题:“我怎么还能点到外卖呢”“你自己加小费呀”“谁让你住这么远”blabla;三是外卖骑手无联盟,个人建群的影响力只能局限在小区域。群内人数超过某个数字,警察必然会约谈群主,群体内的意见领袖很轻易就能被击溃,毕竟身份阶层就摆在那,胳膊拧不过大腿。

无力,太无力了。这土地已经失声。

系主任问我们如果系里拿到两千万捐款,咱要怎么花。我简直不用想,就列了四条烧钱办法,我可真是想花钱点子💡的小能手。

我有个朋友沉迷星座,经常拿水瓶座的性格特征来套我,然后拼命夸星座准准准,还给我玄普了什么上升星座月亮星座,搞得我晕头转向。但我妈都记不得我具体啥时候生的,我说这是测不准了。 :usamaru054:

早上,噹打开Blind,看到离职前的大厂又有系统崩了,几百个人半夜起来On-call,喜悦地跑过来抱着我说,没有工作真是太开心了。我只能祝贺他,“You are so lucky to not have a job!” :ablobattention:

外交部发言人天天对内对外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真是不得不服

看到几个县民焦虑买房,我周围还有买了房,又把房卖了,觉得还是租房比较省事儿的朋友,买得起房的意味着手里现金多流动性好,还有啥好焦虑的。我觉得想清楚要丁克了以后,不仅女权的很多问题都解决了,连私有制的很多问题也想明白了。我爹总觉得要省,要把一切都留给后代,我和他说,没了,没后代了,你自己抓紧享受吧,以后把房子捐了我也没意见,我自己退休的钱自己会挣的,他怅然若失,突然想不明白忙活一辈子是为了啥。我说你还可以去帮助别人啊,他说我可不傻,哈哈哈。

看到中国数字时代来了个房间,新浪审查员在讲怎么审查……

我总结下我的认识
1,严谨表达,存在一分钟能把人迷倒的迷药,在醉酒或者体力完全不如对方的情况下能被对方完全控制

2,不是违禁药品,网上可以买到

3,网上查了下15块钱

4,有人身体力行的确认了以上123点,然后被群众笑话是傻逼,“大年初五把自己搞进了局子里”。

这太草了

罗翔《刑法学讲义》后记写得真好。

三件不要做的事。
1.控制自己内心的张三,人心隐藏着整个世界的败坏,你无法避免心动,但千万不要行动。
2.不要有知识的优越感,追逐知识只是让我们承认自己的无知。
3.学习法律不是钻法律的漏洞,而是真正认定法治的信念。

三件坚持做的事。
1.坚持阅读经典,与人类伟大的灵魂对话,走出我们固有的平庸与傲慢。
2.思想与行动并存,我思并不代表我在,我动方能印证我存,在每个个案中坚守法治的精神。
3.从爱抽象的理念转向对具体的人的爱,我们无法做伟大的人,但我们可以心怀伟大的爱,做细微的事情。

今天已知炸号的博主:特科丽丽(赛博精神病人)、麦进窄门、御野(上古猫条)、猫rning、李姑娘万岁啊、人各如谜、邓艾艾艾、織式_、古宋松谷。
原因是因为转了这条:

我妈的催生真是锲而不舍:你真的不想生一个吗?一个还是要生的吧。
我:我没有繁殖欲了。你还是可以当外婆的,我还可以领养。
我妈:哦,领养也挺好的,你能不能直接领养3-4岁的?这样我既不用担心你怀孕,也不用帮换尿不湿,而且3岁的小孩多好玩啊。
我:你想得美!
(看来我妈只想玩小孩,我建议她去福利院做志愿者)

再唠几句,资本市场的逻辑是,你有钱你富,你可以承担更多风险,你输得起,所以你可以尽情玩。但事实上,富人风控的手段也更多。而穷人赌博基本上是在裸奔,输了,老实讲社会影响就是被割韭菜,无家可归,然后就是领领个人福利券。富人玩大玩脱线了,才是全社会一起背大锅,穷人还要失业。

但如果你把钱当成一种配置社会资源的能力和权力,真正需要更多监管和限制的是富人,而不是穷人。穷人需要的是政府再分配财富来托底。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