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说是已经分离了德尔塔病毒株,可以做灭活疫苗了。科兴和国药那么差的记录,居然没能撼动强国放弃灭活采取mRNA疫苗,真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关国门随时封城到下一个变异株出来后再搞一个灭活?这倒是真的没完没了了

最后那个旁白(估计是村干部?)太恶心了,就这样的家,居然说是很幸福的,幸福个屁啊。weibo.com/tv/show/1034:4640779

好久没有社交活动了,今天跟朋友一家去农场摘菜,他们有大车,叫我们别开车了,直接搭他们的车就行。男主经常出差的,女主在城里上班,家里有姐弟两个孩子,姐姐十几岁了,白天可以在家照看五岁的弟弟。路上不知怎么讲起男主八月要去蒙城出差,女主就说想跟着去看看,他们以前在那里住过,所以不怕陌生。然后男主想了很多理由搪塞,后来我很不知趣地说,没啥好担心的,可以把女主和孩子放在一个博物馆美术馆或大商场,反正都有手机,男主忙完后可以去接他们。但是,男主就是很不愿意。
刚才回想起来,就觉得我现在也迟钝了。其实男主十之八九每次出差都有些花头的,这在老早我已经有所察觉了,所以一直拒绝加微信,当然更不去管闲事。但现在有了二胎还这样,就有些替女主不值。男主自己几乎跑遍了加村,讲到哪里好玩,常常可以头头是道,但是女主除了在家带娃就是在城里上班,好在心大,大部分时间里还是乐呵呵的。
唉,也不知道是像我这样直觉敏感的好还是女主那种心大的好。

会不会以后不让香港独立参加奥运会 而是合并入国家队?然后林郑会不会即刻表态这是香港运动员的荣誉当然再好不过了......啥都有可能......
twitter.com/voachina/status/14

郑州那里有没有一个网站或公安局热线可以让大家登记失踪人口?然后找到的就划掉,这样不是很有效么?人口普查时几乎覆盖到所有人的,或者说居委会能不能统计一下再汇总呢?没灾时无死角覆盖,一有灾全是盲点...

上午忙完,现在找源看奥运会开幕式,东方卫视看看新闻在油管上有回看,那就看那个,没想到女主持在开幕前巴拉巴拉吐槽日本近半小时,还没结束,每一个吐槽都是日本干这都不行,这么缺钱,老百姓都不支持,总之这届日本组委会和老百姓都不合格。然后还叫大家以后去日本时看会场里有个北京奥运的纪念物……她也不想想延期一年是为啥

今天像以前做项目一样,在地图上把郑州地势研究了一下,非常不乐观。郑州中心城区地势不高,然后在地势较高的城西南有好几个水库,换句话说,涝的时候,那些水库完全不能起到蓄洪泄洪为城区分流的功能,反而因为水库泄洪而占用几乎就是唯一一条出城河流的容量。然后在政府的疏散通知(weibo.com/2434139193/KpJ0q8f4a )里头看到一个我不懂的地名,在谷歌地图上也找不到,叫“南水北调”……现在洪水北调,郑州在水库下方……,想不愁都不行
找个会看风水的都会直摇头
如果放大地图看,郑州西南侧有好多小水库……估计平时缺水,就不考虑洪涝风险了

老胡对几天前德国洪灾的讥笑音犹在耳呢……恶心。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建立了一個網絡連儂墻。這副馬賽克圖是由反送中運動以來被中國社交媒體審查的上千張相關圖片組成的。原網站提供了一個可互動的版本,點擊即可放大原圖
netalert.me/resources/en/hk-im

跟同学吃饭知道现在所有上美股的项目都停了,还有不少临时换成上港股的,“红筹VIE架构境外上市或需中国证监会批准”越来越不像一个传闻。
回头看自己在新浪私有化时发的嘟,你国给人“恍如隔世”之感的间隔真是越来越短。

多少「科學松鼠會」「回形針」都沒用了。

不過我想知道他們打不打疫苗。

//將於 17 日結束的法國康城影展,突然公佈會在 16 日上午 11 時,放映曾執導《十年.自焚者》及《幻愛》的香港導演周冠威,有關 2019 年反修例運動的紀錄片《時代革命》。周冠威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透露,花了 2 年時間製作影片,基本上秘密進行。過程中,朋友叫他離開香港,或不要在公開名字,或最少更改標題,而他一一拒絕,「我不想揣度紅線在哪裡,否則便不成自由。」
據《荷里活報道》指,康城影展邀請《時代革命》參展,但為了保護製作人員,因此選擇在放映前才對外公開;影展又在當地時間周三(14 日),向部分媒體發放一封電郵,指電影節添加一部「驚喜的紀錄片」(surprise documentary),邀請約 10 名記者參與閉門放映,並要求在周四下午前保密有關消息......

相關報道:
秘密製作反送中紀錄片入選康城 周冠威堅持公開身分﹕不想揣度紅線在哪,否則不成自由
thestandnews.page.link/twLjaX8

《十年》導演反送中紀錄片入選康城影展 片尾字幕列明「By Hongkongers」
thestandnews.page.link/pEyQ6qX

//

显示全部对话

1. 國安警搜港大學生會、校園電視、學苑
各個口岸嚴密監察及布防,以防止有關人士企圖離開香港
2.政府刊憲214個民選區議員議席出缺
今日#香港

两条罪名:“符合逮捕条件罪”,“有可能影响稳定的不放心人员”

身为一个拆迁得益者魔都土著房东,关于房子不借给少数民族这点,我们其实也很无奈。
不是我们不想借,而是居委街道不让借。
先说一下,我是人户分离。
户口在我妈那儿,我妈是卢湾区,我实际居住地在外环外的郊区。
至于用来出租的房子在虹口和杨浦。
我曾经把一套杨浦区的房子借给几个少数民族姑娘,其中一个是回族一个维族。
我刚租出去第二天早上八点半起,从楼组长到居委干部,甚至街道干部,一个接一个的给我打电话。
说得,很客气,但主旨就是,不允许借给少民,特别是回维两族的少民。
具体再问为什么不许借,有什么文件吗?他们的答复都很含糊,都表示不许借就对了。
如果一周内不清退,会帮我劝说她们清退。
我想着,我一没群租,二没干违法乱纪,那些姑娘也都是正经的大学生,还能怎样?
没想到一周后,几个姑娘哭着找我退房。
这时,我才明白,他们所谓的劝说就是,白天居委会楼组长上门讲道理,晚上楼里的居民自发大半夜十一二点甚至凌晨两三点不停地派人去敲门,还有时不时的拉电闸拉水阀。
恶心,但又拿他们没办法。
当一个楼道甚至一个小区要针对几个人的时候,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

江蘇蘇州四季開源酒店坍塌,多人下落不明。

希望媒體和粉紅拿出關心美國邁阿密公寓坍塌的「熱情」來關心自家的事情。

韭菜就應該留在適應韭菜生長的地方。巴門上校得意的是那些搜刮民脂民膏而來的「一元午餐」吧。大陸沒有法,就別來香港讀法學院了。有人說港大以後也會有馬列學院,那是以後的事情,比起千年茅廁萬年蛆還是稍可緩和。

朋友執屋想清書,打電話一家二手書店,對方說最近太多人移民,收書收到吃不消,所以只收d有價值的好書。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