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的第一次让我如此直观地感受到原来叙述掌握在男性手中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正是因为叙述被掌握在了男性手中,所以很多时候女性都被描述成了没有用处,只知道家长里短,只知道八卦的人。但是越长大越发现,无数的家庭撑起这个家的都是女性。往往好吃懒做的都是男的。

在youtube上看到一个加拿大移民频道,一个中年男性讲述他们家庭的diy移民故事:贾先生,52岁,河南人。有移民想法的时候,他已经47岁了,英语几乎从0开始学起,两次签证被拒,一步一步成功DIY移民加拿大,从苦力做起,现在的他,有车有房,且已经闯出了一片新天地,开始着手规划幸福的未来生活了。对移民加拿大,他只有一个字:值!

看这一段话还以为这个贾先生多么的厉害。结果点进去发现是他老婆努力学两年英语考出雅思,在加拿大做了三年保姆给他们办到的枫叶卡。也是他老婆在他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打两份工支撑家里。但是这些都不被写出来,在这里讲这个故事的也是这个男性,好糟糕啊😔

winnie 转嘟

常玮平律师的第六、第七位辩护律师又遭威胁,再这么下去只能陈紫娟女士自己上阵辩护了。每个冤案家属,尤其是坚持伸冤的当事人妻子和女儿,她们遭受的压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她们的勇敢和坚毅也是常人无法匹及的。

以前会为理解不了一些上课内容感到担忧,现在只有庆幸。还好我听不懂,不是那么容易被洗脑 :ablobgrin:

近半个月第四次在思考礼物送什么。所以好朋友生日应该送些什么啊!!!!

winnie 转嘟

非常不好意思!复制粘贴出了一点问题导致链接点不开,重新发一下链接:womenoverseas.com/t/topic/2906
但是只要论坛注册都可以看见帖子的!

显示全部对话
winnie 转嘟

大家好,她乡一直以来都有很多正在留学和准备留学的乡友、姐妹,我们也时常能看到关于留学申请的求助帖,因此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准备,我们的她乡留学互助项目和1:1 Mentorship上线了!

我们的项目希望能够帮助有相当强烈和确定的意愿出国留学,但是在准备申请的过程之中遭遇了很多困惑和信息资源的偏差的女性 (自我认同为女性和non-binary),帮助她们了解更多出国留学申请的一手经验和信息,希望能有更多女孩子们能通过这个项目成功申请到她们想去的学校,并能够消减国内平台和中介对于女性留学的歧视和PUA❤️。

1:1(一对一) Mentorship正在开放报名中🔥,报名时间为现在到 6月5号(根据报名人数可能酌情延后),欢迎有兴趣的姐妹点击链接报名参与:[womenoverseas.com/t/topic/2906

winnie 转嘟

熊阿姨的一篇很特殊的报道,讲述国内对被性侵之后的未成年人的救助工作
文中的女孩11岁生下第一个孩子,父母起诉了三个老师,把孩子的生父关进了监狱。“老头还挺高兴,觉得自己70多岁终于有后了。”
这之后社工介入扶助,做心理辅导,然而她在未成年之前又怀孕了两次,生下了第二个女儿。19岁跟借网贷的30多岁男朋友生下了第三个孩子。“父母很生气,觉得孩子都生了更加不会有彩礼了。”
里面还有一些在你国太常见的东西:性侵未成年的人在开幼儿园;报警是二次伤害;救助的人“我讲完课拍拍屁股就走了,她们还要在那里生活一辈子。”
你看到一个女的,在这个泥坑里,家庭、法律、社会,一个都没有办法兜住她。
mp.weixin.qq.com/s/bOArodlkAKq

在朋友圈看以前老师转发的微信文章的感想就是,misinformation太可怕了。我个人觉得她们并不是没有同理心,但是每天都看微信朋友圈这种文章,哪能不恨美国,不做小粉红?

为了找新工作已经买了leetcode, medium, datacamp 3个年度会员,每个都是100+。每个都是用了一小阵子之后就懒得继续用了。虽然说,可能再有面试的时候会疯狂刷一阵子,但是永远不可能每天刷用够一年的时间啊!现在的问题是,我要不要买brilliant的年度会员...想买,但是又不想再花钱了 :blobbroken:

我们家在costco买的一大包口香糖多亏了我一直在吃。因为我以前总觉得口腔里的甜味刷了牙也不会没有,现在发现嚼口香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每次找工作的时候,新闻都各种说市场有多好。然而我还是找不到工作 :0170:

winnie 转嘟
winnie 转嘟
winnie 转嘟

谷爱凌为了讨好中国难道没有做没底线的事吗?
关于vpn 的发言已经够恶心了,关于彭帅的发言就是在帮着ccp 作恶了。
我讨厌她不是因为我厌女,不是因为我嫉妒她,也不是因为我uneducated,而是因为她为虎作伥,不望周知🙏🏻
没想到冬奥会的时候我没有屏蔽这个关键词现在打算屏蔽了。

隔夜燕麦+果酱+酸奶+冻水果也太丰富太好吃了吧🤩

winnie 转嘟

一点政治 

真的所有人不要觉得自己说不好英语(任何外语,但尤其是英语这个傻逼语言)是一件怎么样的 值得羞耻的事,就不说说烂了的口音啊语法啊这些虚无缥缈根本没有实际意义的词,对它们就是construct构建出来的词,一个人说你讲的话是“错‘与否或者‘带口音’与否完全取决于他,他们看到你长着黄人脸脑子里就会对你的语言加滤镜了。这些都是老生常谈。

真在国外,真要是不‘会’说当地的语言顶多是给你自己造成一些不便,不可能给所谓的当地人带来什么麻烦,你也不用觉得对不起他们一样,你能走出来在世界另一个地方落脚生活 这个过程里需要‘证明’的东西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想象也不用经历的,他们根本可能十分之一都做不到,如果是中国人用润的方式到了另一个国家 变成了移民的身份,那么就代表那个国家的郑府就是会剥削 利用你这个移民的身份,again你的一切都会被那个系统重新构建一遍,你的劳动,所代表的文化,所谓的什么价值等等等,我不想留下这样的印象但是你已经是一个受害者了因为他们的政府不可能把你优先于本国国民,即使你入籍了,享受’同样‘的政治权利,你作为某种叙事的主语所代表的东西不会变。

但是我真的不愿再渲染那种苦大仇深 我们都是亚细亚孤儿的论调即使我深深体会着这种痛苦,因为我们要生存,润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活得更好,不然呆在中国好了,我今天就是要说在国外不会说外语不想说外语就别说了,没关系,想跟中国人玩就玩,没有外国朋友就没有,不要天天想着怎么融入,怎么向外国人证明你跟粉红不一样,再向中国人证明你混的圈很local,因为他们根本懒得在乎,因为你得首先把自己当人看而不是‘清醒的中国人’ ,我知道很难,我也不能完全做到,但每每看到所谓的跑路博主在那逼逼语言的重要性(不是说 不重要,)还有什么如何融进外国人圈子 交当地朋友 找对象 ,什么‘克服’你想讲中文 跟中国人玩的心理,去了解什么当地文化,我都想草泥马,我们已经够焦虑了。

在上海的老外 封城期间都有各种服务人员给他们翻译英文,一张嘴半句中文讲不利索他们也从不觉得是什么问题,平时也是只跟上海白人玩,他们有多少是削尖了脑袋去‘融入’的?这背后不是单纯因为他不想,是因为他可以不想,中国这个系统允许他做人上人,把歧视 困难都给他挡掉了。你在国外做相同的事情阻力就很大因为系统逼着你assimilate 用各种没有必要的限制卡你,然后你还要觉得是自己的问题,不是我跟你说他们都是傻逼。我们全部的痛苦都来自于从一个独裁者手里跑到另一个殖民者手里,能不痛苦吗,但是我们都浪费了这么多年在痛苦上,在哭自己和同胞的命运上,就不要再有愧疚了。我想活,让我们活。。。。

在 youtube看到一个采访以前在天津现在回老家的美团骑手的视频。又一次感受到了中国的底层人民真的很不容易。虽然他们好像对现在的生活非常的知足了…但我一想到封一次城就会让他们无法维持生活还上贷款就觉得还是挺难过的。
youtu.be/gFFqfViiCeE

winnie 转嘟

20年初,一位香港学姐问我们政治人类学的老师怎么样在明知道一件事情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仍然说服自己坚持下去,老师说其实她也一直在寻找答案:“但其实你仔细想想以前的人,甘地在十九世纪初回到印度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人怎么会想象得到英国殖民统治会有结束的那天呢?从现在看一切好像都顺理成章,但把自己代入一下,你会发现,他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看到结果的那天。所以也许我们不应该把‘一件事情会不会有结果/有希望’这件事看得太重,我们去做一件事情不一定是因为它一定会有结果,而是因为我们认为它是对的。”
与各位象友共勉。

winnie 转嘟

我出于对简中网络上言论和人身自由剥削的反抗离开了各大平台。可是想了想,我觉得不应该是我离开,我又没做错什么,该改变的不该是我。但面对强大的压迫,我作为无力的个体只能做出一种无声的自我毁灭式的反抗。
我觉得这种行为无异于一场赛博自杀。简中网络的荒原上竖起了一座座墓碑,里面躺着一个个赛博尸体,控诉反抗着一切。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