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小时候我还是对别人有很高期待的人 然而一次次人际交往的现实让我渐渐熄灭热情 也教会我不能太真情实感也不能太依赖一个人 除了我妈其他人都靠不住

在骂《隐入尘烟》的导演干了混蛋事儿的微博下面有人说,如果是女制片说男导演要裸奔,她会被这样骂吗?似乎很多性别问题都有人用“性别互换,评论过万”这样的烂梗来洗白男性或者指责女性敏感、事多。但事实上,”性别互换“这样的叙述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男性作为第一性,总觉得自己是世界的标准。男人要抢着看女人裸奔,就以为女人也想抢着看男人裸奔。就像N号房事件出来后也有男的说:”如果有男人的自慰视频,难道你们不想点开看吗?“答案是,很多女性都不想。男性裸体的性吸引力是要小于女性裸体的性吸引力的,因为女性裸体是被男权文化建构而成的一种性符号,本身就代表了一种色情性欲,而男性裸体则没有这样的文化建构。所以,在公共平台上说女人要裸奔和男人要裸奔造成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群众的凝视给当事人造成的压力也不是一个量级的,更不用说导演与制片人地位上的不平等造成的压迫。

其次,男性作为权力上位者,可以轻易地对女性造成更大的威胁,承担更小的风险,女性则相反。在这样的条件下,用”性别互换,评论过万“来洗白男性和指责女性是不能成立的。性别互换后,因为权力结构改变了,事情的性质就改变了,”评论过万“是理所当然的。而”性别互换,评论过万“的语境预设了男性和女性的权力地位是平等的,然后把平等的互换却造成不同的结果归因于”女的事多“。就这样,男性的性别特权又一次隐身了。

最近的日剧nice flight好看 有以前的日剧那味儿了

#台湾自我认同光谱

这里发一下过去比较有名的一篇文章,解释台湾内部自我认同的差别。我是不太想多对别人的事情插嘴。但台湾的自我认同的演进方式其实非常的现代。这种演进其实是从反思国民党的propaganda开始的。从类似于《悲情城市》里所展现的一样,台湾人开始意识到认可威权,和由威权所定义的单一族群是错误的。由此作为一个契机,人们开始意识到台湾人可以是闽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高山族、阿美族)、马来移民、越南移民、中国移民等等。在这些具体的身份开始终于显形了之后,才开始有具体以台湾为视角的讨论。(不然在学校里地理都还教长江黄河这种跟台湾不相干的东西)“如何认同自己”和“如何认同自己的国家”是直接相关的。以张惠妹为例,假如她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她卑南族的身份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没有卑南族。这样一来她的名字就不是Kulilay Amit。下面复杂化的光谱暗示了复杂化的自我认同。

medium.com/@TWAntiColonialEng/

佩洛西真的是给习近平送大礼了 本来很多人已经开始对防疫政策和不断下滑的经济怨声载道了 这会有个台湾当靶子 内部矛盾又转移成敌我矛盾了

我加的粉红匿版群非常开心的在那边喊打,结果喊到一半突然有个人说“那打完是不是海棠(女性向黄网服务器在台湾)就没了”“政府真的会允许海棠存在吗”然后整个群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同时视奸的我笑到打嗝

FB看到台湾友邻转发报导者有关佩洛西访台的背景梳理,读了下终于搞清楚了这件事来龙去脉。台湾新闻媒体的水平是真的很不错。

长文预警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有些直男的脑回路就和草履虫一样 真以为打仗是那么简单的事?普大帝打了一个看似弱鸡的乌克兰现在都还在泥潭里 还连带了整个欧洲

时常羡慕精力和生命力强大的人 我自己生命力太弱 需要时常维护休整

前几天晚上做梦 梦到我终于回国了但是一下飞机就到了新疆 我还想着home office上班 但是又不敢在新疆境内开VPN 怕被请去喝茶😂😂😂

未来五年都要做好防疫大计是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能回国

前两天和我妈聊了些家长里短,聊到了几个已婚女性的性生活。年龄从四五十到七八十的都有。 我才更加深刻的明白了“结婚女人就是服逼役” 这句话的含义。男的真的不行,真的是用鸡鸡代替大脑的低等生物。婚内强奸有孕期强奸的,还有女性绝经后阴道都没有分泌物了还有干着硬做的,简直是对女人身心的双重摧残。老婆们唯一拒绝服逼役的方法只能推说月经来了,男的还一脸不高兴。这真是又加重了我的厌男情绪,结婚变成这样和长期卖淫有什么区别,当然卖淫还是有报酬的。给每个男人一个老婆解决他们的生理需求真的成了社会的维稳手段了。

但凡有点良知的男人都得承认女人没有祖国这句话的

想说“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其实也已经是意料之中会发生的事,毕竟美国当下保守势力抬头,而“罗伊诉韦德案”又的确是具有一定争议,原本也不是建立在足够明确清晰的基础上。它今日的被推翻,证明了女性要争取堕胎权,就必须寻求更加严谨、具体、直接针对堕胎行为的相关立法条文,对此去予以澄清和保护(也同时需要保护相对较大月份的胎儿甚至新生儿)。
但是尽管理智上我很清楚上面的道理,今早五点半醒来睁开眼,看到这条新闻,还是一下子睡意全无。不心惊是不可能的,哪怕只是想到这不仅意味着美国当下现实是如何,也意味着整个世界的女性主义运动都将面临着更多考验。因为这必然会让所有(绝不仅仅是美国)父权制势力,尤其是宗教保守派势力,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我也希望事情不会波及到每个女性身上,但历史和现实的成长经历都早已告诉了我们女人,任何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哪怕远在地球另一端,也一样可能作用在“我”身上。当一件事是针对性别而进行时,就必然会影响到所有人看待这一性别时的视角,进而影响行为。毫无疑问,那些厌女、仇女者和父权制的信徒,今日定会为此“欢呼雀跃”“与有荣焉”。这对我们而言,无疑是恐怖的。
我们需要承认摆在眼前的现实就是如此沉重。当“罗伊诉韦德案”在美国被推翻,在中国,女性要了解足够科学的避孕基础知识也将会更难——即使目前人工流产在中国仍然被允许,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为“中国仍然允许”而“庆幸”。因为它真正在中国的影响,仍然是让保守者更活跃地去固守传统父权制道德观,更狂热地对女性进行性规训,更夸大地制造性禁忌,结果便是更强力地压抑女性正常的性心理发展和表达性的需求。这将导致更多女性由于无知、畏惧,遭遇意外怀孕,而一旦意外怀孕,对女性的严重身心损伤都将不可避免。
想想不久前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科普读本被反而污蔑为“低俗色情”,被举报、下架,就知道这席卷整个世界的保守趋势是如何波及中国的了。表面看“堕胎权”似乎只是关系到“女人能否自行决定人工流产”,但实际上否认女性有“堕胎权”,会让这个世界更多地方的女人被捂住耳朵,难以知道到底如何避免怀孕(即使这与堕胎表面上是相反的),也会让女性更难获得足够的支持和保护,去抗拒对她身体的欺骗、利用、侵犯。
“女人的身体不属于她自己”,这才是夺走女性“堕胎权”的那些人真正要做的。而在这样的思路下,无论是不许堕胎,还是肆无忌惮淡化堕胎对身心的伤害、利用女性的无知导致的大量意外怀孕和人工流产谋利,甚至胁迫女性生育,其本质都是同一件事。看清这一点,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国的女性,才能在此刻更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和责任。
“女人没有祖国”,这一句话并不是说我们不在乎自己出生、成长、生活的地方,而是说女性的共同利益,是不会因为地理和政治的划分,而被拆分的。因为性别本身不会被这些拆分。
所以,今天我们每一个关心女性的人,无论是什么性别,都需要认真地想一想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以及我们肩负的责任。必须付出更多行动了,否则我们不仅会辜负过去那么多代人的努力,我们也会失去一个有基本人道和人权的未来。
“那么我具体可以做什么?”
先去大声谈论发生的事。无论是在远方,还是在自己身上。

工人阶级里还有工贼呢 怎么不能允许女人里有叛徒? 这也不能成为否定女人成为领导者的理由 我相信大部分女人当领导还是会代表女性全体的利益的 政治问题终归还是性别问题

如果领导层全是女人我就不信还有今天的结果 哪怕有几个女人当叛徒 但是大部分女人肯定还是代表女性群体的利益的 你敢说决策和性别无关?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