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想讲一个脑洞。但我先需要发一条嘟来讲一下context)

听了海马星球最新一期里雯姐和Alex的对谈,聊到女权社群的光谱。想到了吕频老师两年前在“有点田园”35期也聊过这个话题,于是又复习了一遍。
感想1:我好喜欢吕频老师!每次听她说话都觉得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感想2:两年前女权社群因为”田园女权“的身份认同纠结,两年后又在掰扯能不能自称”极端女权“,唉我真的是脑仁疼……我希望参与这两拨辩论的人至少能换一换,这种话题一辈子辩论一次就够了,然后就该明白它并不重要了。谁才是真女权这类讨论也许可以存在但并不重要,重点是解决女性的问题,重要的事情是行动。观念和思想的市场上百花齐放就很好,切记讨论时对事不对人。

好了context讲完了可以说我的脑洞了。

为什么女权社群里永远吵不完的一类架就是站队、割席、相互鉴定谁是真女权、确认队伍纯洁性?吕频老师说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渴望一个相互拥抱的安全区。
我想到的另一点:这个需求是不是和女性被后天规训的“恋爱脑”和单偶制婚恋观有相似之处?女性会渴求一个方方面面契合的完美伴侣,吃饭睡觉养家糊口全部绑定和一个人一起做,就算某一方面不契合也要硬往Mr. Right的模子里塞,硬塞塞不进搞得自己痛苦。
然而一旦摆脱了单偶制恋爱脑,就会意识到自己一个人吃喝玩乐也很好,或者也可以把吃饭上床谈心旅游这些需求分配给不同的对象,难度要远远低于找个Mr. Right一站式全包所有需求。

在女权社群里找伙伴也一样。无限要求队伍纯洁性的话队伍只能越划越小,到最后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不如接受人都是多面的变化的,在每次行动中或者每个话题里选择当前合适的伙伴。别再为谁才是真女权而车轱辘翻旧账,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

@venico 非常同意!这个观点也是我时常在内心复盘,并且用来安慰对女权社群失望的友人的。
我觉得女权的道路很多时候需要“想象的共同体”作为支撑,个体总会有各自的局限性。因此我与其他女权主义者的关系是:可以在特定的议题或行动上跟正确的人一起走一段,并且只能走一段看一段,不是下一段路还有她,不是每一段路都要一起走,不把彼此绑在寄予一切信任与希望的同温层里,才能更好地前行。

@venico 想到可能还有一重规训是女性群体中的个体被认为需要为群体中其它个体的行为“负责”,进而担心群体中其他人“拖累/败坏”了所谓的(在主流眼中的)女权形象。
然而这种规训本身是双标的。Dominant群体(男性/异性恋/顺性别)是隐身的,出了什么“问题”都是属于个体的,没有人会因此批判整个群体。但对于marginalized的群体,ta们是被有意高度标签化的,个体行为会被归咎成群体的缺陷。于是当这些群体寻求主流的“支持/认可”时,很容易就为了摆脱主流对ta们的某些“指控”而选择在群体内割席,但这无异于饮鸩止渴。类似于种族歧视者总能找到歧视的“理由”,dominant群体也总能在marginalized的群体里挑出不够“道德纯洁”的个体。

但假如我们就不寻求“认可”或者主流的“接纳”呢?bell hooks的一篇文章有一个很美的标题:Choosing the margin as a space of radical openness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