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支给我的再一烙印:不论在哪里都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保障,也不相信被意外伤害后问责的权利有合理保障,所以面对冲突(即使是非常minor)永远能跑多快跑多快,即使到法律健全重视人权的国家还是如此。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哪怕还没意识到ccp的本质的时候)本能地对公权力非常不信任,我天然相信《难以置信》里面女孩被强奸报警却被无人相信的事情会在厉害国发生,且非常普遍,甚至会更恶劣。
而我这种小心翼翼不敢跟人起冲突的性格在很多海外华人身上都可见,这是因为从小没有接受过争取自己应有权利的教育,所以避免麻烦是在国人认知里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一辈子都要背负着小心谨慎自己给自己安全感的重担,并把这个notion总结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生活哲理,还要教给下一代。殊不知其实很多冲突中错的一方都不是自己,而不懂争取却是永远无法有效保护自己权益之因。
公民教育太重要了,中国人永远缺了这一环。

在吃饭这件事情上,看到做好了饭叫全家其他人来吃的场景会感到别扭,在vlog里看到才发现自己每次在家被叫吃饭经常会有的异样感受来自于哪里。可能因为习惯了只有在吃饭这件事情上发挥最大的主观能动性,想吃什么,几点吃,吃饭的时候要干点什么(比如听个播客,看某个剧),下午三四点或者晚上九十点想去吃炸鸡都是想到就去了。因为饭量不大所以一旦吃了什么就会免去一两顿饭,现在自己做饭都是饿了才想到要吃饭,非常随意。归根结底是不喜欢一切被规定好的routine吧,除了雷打不动的饭点,和家人一起吃吃什么也没得选。

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 去年前半年基本上就是在家躺着什么也没做 现在每天都有种即使一整天都在学习工作也怕赶不上的恐慌 于是为了缓解恐慌天天摸鱼 到现在2月都快要结束了😭

原来一条post不同实例只能看到自己实例的用户的转发和收藏数?

GFW是万恶之源吗?起码是万恶之首,魔女小希的视频被删后推特油管上都有人上传,而墙国内无论“辟谣”还是要求证明“辟谣”的人都拿着不知道传了几手的高糊视频截图分析,后来再出来辟谣的时候【我看了高清视频那确实不是尸体】,下面一堆人【那你把高清视频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啊】,来回拉扯 微博视频上传又被删几回合,但没有GFW的话 打开推特 搜索 done。因为这堵墙国人到底付出了什么我以为总会有人计较的,更想不到现在觉得墙有用的人越来越多且 actually mean that

全世界都不应该相信厉害我国有能力 handle 任何高级别的研究所,尤其生化相关。不仅由于瓦房店,还是因为造成人道主义灾难的时候,到底有多灾难只有部分中国人知晓,说出来能traumatize全世界,所以他们会捂紧还能说话的人的嘴,不让外国记者来此调查,然后一批批的铲除国人里仅剩的有识之士,完全有理由相信财新三联都已经上了小本本。

做舆情管理员的选了这个职业孩子没屁眼,but因为他们目前权力太大,能顺着网线抓人,所以指名道姓的骂他们有时候会被当成典型,但如果没有明说他们计较起来也会因为text本身的vague而束手束脚,这就是为什么不建议在国内sns上写得明明白白去冲塔。
举个例子,你想让绵阳网警爆炸,想为什么他不能和柳帆护士交换命运,但你直接骂“绵阳网警死全家”和“造谣死全家,绵阳网警你说是不是?”里,建议选择后者,所有人包括那些作恶的都看得懂

目前看来疫情过后针对网上发言的管制越来越强、线下人脸识别部署到能还原行动轨迹、网格化全面铺开施行的趋势明显。未知的有趋势是以后再教育营会不会全国开花来收容因言获罪的人,以及这一批因为疫情说多说错的人会不会被秋后算账,we'll see

《乌合之众》难以置信地畅销 因为其为厉害我国21世纪典型的隐形propaganda
推荐阅读:culture.ifeng.com/c/7u3L2cwOcA

这些狗官肚子里无货是肯定的,关键是一个有良心的都找不出来,你支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吧,感谢小学生一通猛如虎的打压异己的操作,现在想找个人造神都找不出来吧。哪怕有个有良心的敢冒头出来说几句真话,甚至找个稍微懂点调度的顶上也不至于如此啊。甚至十二月就已经有病例,这些狗官半个月的时间里眼睁睁看着春运几亿人一起养蛊,是怕死的不够多吗?现在的风向说变成全球性的pandemic,但病毒再聪明也是人祸啊。

一天天的造谣 辟谣 再辟谣辟谣是造谣 看来生活在这里要保命 必须master无间道​:0090:

贵支给我的又一烙印是:对实名上网异常恐惧

是不是真的 对窥私兴趣不大的人不太多啊?我真的觉得把人家的社交账号翻烂还要定时去翻的行为很creepy

最近半年最讨厌的几个词:举报 造谣 带节奏

看我们国家多强大 牺牲一座城 建个camp 等着病毒手下留情和其他国家的药来擦屁股

像一个童年生活有欠缺的儿童,没有什么就要花一生去找补什么。而我刚好原生家庭和homeland都缺,注定是愁云惨淡地走上找寻之路。所以看到无忧无虑才能大方share自己能量的那些幸运儿怎么可能不羡慕

因为我早知这国离一个现代文明国家还差得远,所以没有幻灭,更没能看到因为幻灭觉醒的人增多而感到高兴。我只看到了那些还残存的:吃人的人和机构,消灭瘟疫放弃一城保全其他人的原始办法,看到了那些虽然暴露在所有信息之前,但依然毫无同理心只关心仕途经济的看客…对比有多少拉去火化的人是那个0和多少人还翘着二郎腿在家里发着不能出门吃火锅的梗图,我明白这哪里算幸运,这只是还没轮到我。所以必须逃离索多玛,成为正常世界的公民,找回物理和心理上的一席之地,否则根本不觉得自己活过。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只是在简中语境下记忆得手动存储.. 没备份的那些呢?就这么消失在了风里

其间让我侥幸觉得还不算那么糟的时刻满打满算不超过半天吧…现在感觉还是远远看不到结束的苗头,到现在每天都还能获得比昨天糟得多的信息,只想跑到一个没有互联网的世外桃源躲着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