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oyduff 转嘟


请问毛象们有什么找电子书的途径吗感谢大噶 :blobblush:

tsoyduff 转嘟

真的,有机会,经济条件允许的话,出国至少待上一年只会利大于弊。
我家里条件不算好,这几年我在意大利除了买书和买CD的时候很洒脱,其余时候都是以最低消费标准活下来的,活得非常好。现在常常看着国内拼了血命挣钱,把自己搞得一身病的年轻人,觉得很可惜。
我觉得当你看到了更多种活法,从某一瞬间开始,你可以意识到自己的选择其实很多很宽广,而不用被性别年纪国籍限制住。
意大利老太太是我见过的最会穿衣服的一群人,她们可以在冬天穿着薄丝袜,头戴丝网小帽,踩着恨天高,在所有人注视下泰然自若地逛街。
大四班上有个胡子花白的同班同学,我们下课玩手机,他下课了看报纸,他是班上学得最认真最好的同学之一。
研一还有个德国同学,他来都灵读书的目的是爬阿尔卑斯山。
街上常可以看见流浪者,怀里搂着一条狗,认真读着厚重的书本。我认为这样的生活质量并不算差,对一个人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很少,如果你只需要狗和书籍,那么当流浪者就可以实现极乐。
人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只要不以他人为标准。
且不说国内种群多样性正在被逐渐扼杀,就算国内和平稳定,在不同的民族和地域,大不一样的世界也会给你更多启发的。

tsoyduff 转嘟

日本是一个神奇的国度,神奇就神奇在于它对内的英语考题为了和国际接轨会有各种口音,甚至会有印度口音,而考题本身却充满了性别刻板印象,女的在里面,在办公室里打杂、跟男上司汇报、想吃甜食但是不能吃因为在减肥、提出愚蠢的错误观点(然后被男人纠正)对丈夫毕恭毕敬地道歉说今天没来得及做饭

tsoyduff 转嘟
tsoyduff 转嘟

我曾在火车上遇到过一位在新疆政府部门工作的人,他很直白地告诉我,现在新疆所实行的政策,就是要“牺牲一代人”,而牺牲的这一代人,包括少数民族和汉族。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都是命运的共同体。

对于大多数新疆的汉族人来说,最实际的自救方式,大概就是沿着这条漫长的体制爬啊爬,其中一些,可以爬出新疆,爬到其他地方,然后在那里小心翼翼地掩藏起自己的口音,了解当地的人情世故,融入那里的文化。

对于 #新疆 的少数民族来说,很多人甚至没有条件选择这条路。对被“牺牲一代人”的我们来说,或许只可以借着那些零碎的片段来拼凑记忆中的故乡,那是我们回不去的新疆。zh.amnesty.org/content-type/mo

tsoyduff 转嘟

@huaikong shahit.biz/cmn/#home
这是新疆受害者数据库。里面收集了大量案例、庭审文件、证词等等。理中客常见的观点就是我们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我们不能下定论。他们忘了,现在已经不是道听途说的时代了,现在是信息时代了。

tsoyduff 转嘟

@le_flaneur documentcloud.org/app?q=projec
补充材料:UBC的Xinjiang Documentation Project有个很独特的数据库,收集了2014年以来墙内发表的提及“访惠聚“(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和”四同四送“(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送政策、送法律、送温暖、送文明)的私人博文和公开宣传。这些年来无数汉人基层干部和中小学教师被派去新疆辅助新疆的监控和洗脑工作,知道新疆在发生什么的汉人数不胜数。截图里的是一个支教的小学老师的第一手记录

tsoyduff 转嘟

广州真的好热好热好热🥵本长三角长居人士已完全被热到神志不清,无法在大街上走的时候维持体面。不过广州的路真的好好逛!明天继续暴走。可爱万能象友们知道什么好吃的茶餐厅/冰室/饭店请不要吝啬地安利给我!!(厚脸皮 :blobcatheart:

操他妈的,上头了,你傻逼吧,我真他妈的除了傻逼没话可说了,“我更想考虑一下汉族人占土地是为什么,是迫不得已吗?”

怎么ch上的汉族朋友们都这么自我感觉良好觉得大家都是好朋友🙏🙏其实对某些非汉民族来说汉族作为移民来到自己的土地挖煤种地采石油的时候民族矛盾已经种下种子了🙏🙏🙏

tsoyduff 转嘟

我又来了
关于新疆问题有相关书籍文献报道可分享给我吗谢谢各位

tsoyduff 转嘟

我看见了,就不能假装没看见而别过脸。这是字面意思的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文化灭绝。

tsoyduff 转嘟

"逃出新疆地區的受訪者,不分種族,在考慮受訪時有個最強烈的動機,是想告訴外界──在新疆地區,政權對人民的壓迫,是建立在對人民的嚴格控管,而且未來不會只是對單一地區或種族。至今,寧夏與新疆兩地政府已簽訂反恐合作協議,包括香港地區的各省警方也都前往新疆進行培訓交流;甘肅、青海、北京、上海,已經引進在新疆地區使用的設備。"

"他們還有分派哨子,吹響之後,每一家必須去廣場上,集結在一起。拿那個棒子在那邊揮來揮去就是練習怎樣去打敵人。他們說要打暴徒,我們不知道暴徒究竟是誰,他們說誰是暴徒,每一家人必須就要打誰。"

twreporter.org/a/xinjiang-re-e

显示全部对话
tsoyduff 转嘟
tsoyduff 转嘟

因为濒危,没有年长的鸟儿来教,吸蜜鸟已经不会唱自己的歌了。

(读到这条突然哭了)

又是被clubhouse感动的一天。维吾尔人们聚在一起庆祝nowruz,有人唱歌,有人配乐诗朗诵,还有塑料欢呼声,虽然有时候又很好笑,氛围也很欢快,但是不禁想到有多少人可能已经好多年没和朋友家人们一起庆祝过,在新疆好像也已经被禁止了。
一开始clubhouse是维吾尔人们的活动平台,现在感觉渐渐变成了内部的连结渠道,我看他们还有维吾尔语小教室什么的,太棒了。真心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tsoyduff 转嘟

多次被人问过诸如“你们家是不是住在蒙古包里”“你们是不是出门都是骑马”“你家有没有自来水”“你家通不通电”“你家居然有wifi”这种迷惑问题。我也知道对方大抵没什么恶意,但听得多了,总还是有点不爽的。
某次一个关系挺不错的人跟我聊天,刚好说到这事,我说,这其实也是一种歧视。对方说,并不是歧视,只是不了解。
我说,如果现在有个欧美人,不断地问“你们中国是不是人人住帐篷”“你们中国是不是出行都靠牲口”“你们中国通没通自来水通没通电通没通网”,那中国人听了恐怕都会不开心吧?是不是觉得这个欧美人居高临下地把中国当作一个现代化程度很差的蛮荒之地?对方表示认同。
之前台湾综艺节目里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遭到了大陆一致的嘲笑。那么,为什么很多人理所当然地觉得问内蒙人上面这种问题就不应该遭到嘲笑呢?

我操!每天在clubhouse上都有奇遇,今天半夜三点在听人弹钢琴

tsoyduff 转嘟

草草草看篇黄文,受说:干到子宫了,不行!会怀孕的呜呜
攻大骂一声:荡妇!你哪来的子宫!
笑死我了!!!!!!!!!!!!

妈呀,ch真的太好玩了,240个人听两个人对骂,人们太闲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