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每次看到有人回复代孕说“可是人家特别想要个女儿/儿子呀”,我都想说——
对呀,好多娃还想上清华北大呢…

我还想飞呢 :0060:

时计 转嘟

和国内半生不熟人的正确交谈方式:

-国外怎么样?
-水深火热,疫情失控,还是国内好,国内特别好!!

-那你回来呗?
-我不行,躺平了,拼不过,国内好厉害!

由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时计 转嘟

豆瓣上看到这位专业运动员写的《内行角度说两句:为啥男运动员成绩不如女运动员》蛮有意思的:
douban.com/note/808738358/

TL; DR
关键点一:女队里几乎没有关系户。谁家有钱还会送宝贝女儿来地狱里锻炼的?
关键点二:男女队配置人数相等。

结论:男队关系户或者有钱人更容易进一线,女队没这个问题。

(如果被删请看 archive 链接
web.archive.org/web/2021072809

不是内行我就不评价是否公允了,各位自行判断。就想吐槽一句多少贵国沙文男儿一天天给老大哥提刀加慕强卷死的都是自己还不自知。

时计 转嘟

在图书馆问前台我能不能用一个机器,前台看了我一眼问我几岁,我一开始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问我年龄,直到……………
我看到那个器械前写着“14岁以下的小朋友需成人陪同才能使用” :0010:

当我再次路过前台的时候我真想摘下口罩对她邪魅一笑,说:“女人,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要看错了!我(和我的人设都)是大姐姐 :0110:

时计 转嘟
时计 转嘟

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运动员一定要是职业的呢?

这个问题背后隐藏的逻辑就太多了,我随口扯几句(没有严密考据)

1.首先在中国,运动尤其是奥运首先是一个政治任务。美国的运动是一个兴趣爱好发展出的商业模式,底层逻辑就不一样。

因为是政治任务,所以可以从各大体校“选苗子”,觉得谁有潜力就剥夺了这些人的人生让他们十几年如一日的投入到单调重复的训练中——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是:由于政治任务的垄断性,非体制内选手不可能通过公平竞争获得参赛机会,致使运动专业化压根就没发展起来。

2.由于政治任务的存在导致的垄断,使得市面上没有成熟的专业训练团队———当然别说市面上了,他们自己都不专业。游泳运动员一半时间在国外进行科学训练这是公开的秘密吧?

3.最后就是,不成为专业运动员,真的就是没时间。
美国小学3:30放学,初中高中学业也是相当轻松(比起国内), 多数家长也会适当的鼓励自己孩子发展一门运动的爱好——一旦有天赋,市面上成熟的团队机构随手可得,大大小小赛事花样频繁,即使无法走到奥运,哪怕拿到校队明头对自己的人生也很有帮助。

这些时间,中国孩子们,都在补课。

时计 转嘟

这个芝麻糖好好吃啊!芝麻香,甜味适中,口感是脆脆的。很像过年会吃的芝麻软糖,芝麻越嚼越香。油+糖让人很上瘾

偷懒太久我忘记加tag了 之生煎包和小笼包 :bun:

我准备了两倍的肉馅竟然都给我塞进去了…
但是包包子手法…我觉得我这辈子极限就这样了——大小不一参差不齐错…错落有致?

突然想到「政治饭圈化」也不是什么新的东西…斯大林和希特勒的支持者在几十年前就把这套玩得挺熟的了………

时计 转嘟

每次做韩餐:这么简单餐馆居然卖这么贵!

每次做中餐:下次还是去餐馆吃吧 :0190:

刚才突发奇想和家属各自的家乡话对话,然后在我说出“我不跟侬港what狃姿is”后,我俩 :0090: :0080: :0010: :0020: :0520:

时计 转嘟
时计 转嘟

@linanxin1983
所以是——
受害人:这个人强奸了我请制裁他。
强奸犯:我很后悔我强奸了那个人。
检方:不你没有,没有人强奸。
#中特笑话

时计 转嘟

@mavis 突然想起看过一个博主写过chase car rental insurance的使用经历。可以参考一下:theluxestrategist.com/my-6000-

时计 转嘟

求助万能的🐘:在美国租车,如果我自己的车已经有全险,但我没有信用卡可以cover primary insurance,那么出了事还是先走我的保险公司进行赔偿,对吗?如果想避免保费上涨只能从租车公司额外租车保险了,是这样吗?

时计 转嘟

哈哈,冰知识一则,中国metoo运动网站中显示,检举的性侵害案中只有一位被指控后付出了代价,而且还不是以强奸罪,是以作风问题的理由。

时计 转嘟

真的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多王八蛋,我每天都在“人类自愿灭绝”和“要不还是努努力炸地球”之间横跳。

时计 转嘟

问题从来不是“想红”“想提升网络知名度”,而是为什么都美竹要获得演艺资源就不得不答应晚上独自前往吴亦凡家?为什么她必须要喝下吴和吴的朋友向她灌的酒?为什么女性的上升渠道不是在合法成文的程序内完成的而必须接受另一套不成文的潜规则?
男性当然不会去追问背后的问题,他们对行业的潜规则视而不见转身攻击受害者的私德:她想红,她在耍手段,她不过是没从吴那里得来想要的所以反咬一口。这么做的原因显而易见,因为把焦点转移到个体的成因是掩盖大象的一个好方法。他们并不糊涂,体系的受益者比我们更懂如何合理合法地用权力攫取利益和性资源,并且把反抗系统的女性孤立成一个又一个私德品性不端的个案,无限要求受害者的纯洁无瑕,把视线从体系本身转移至个体,从而完成对全体女性的规训——要么做个听话的花瓶,要么下场和她一样。
争取自己的前途有什么问题?欲望和野心并不羞耻,可耻的是体系的既得利益者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时计 转嘟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