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ino 转嘟

最近想开始拍摄亲密关系,想以在同居的蕾丝边为主要群体进行拍摄。作品可能会成为我的毕业作品。如果有在东京并且感兴趣的的朋友,欢迎联系我。如果你觉得你有有趣的独居的个人空间,也欢迎联系我。
(90度鞠躬)

精神打压
因为受过精神打压 所以打压别人吗
煤气灯太可怕

语言暴力可以解释为 当时我状态很差 我很痛苦 所以我可以语言暴力你

如果所有行为都可以以“我不记得我当时为什么这么做了”来事后否认,那这个世间还有道理可以讲吗。

我是真的很讨厌被叫妈
好像叫我妈妈就好像我所有的付出和温柔都是理所应当

Titino 转嘟

大家知道山东男的多恶心吗,饭局上讨论唐山的事,他们真的会认为是境外势力炒作,会说“年年都有,男的打女的,很常见,你之前在急诊室工作不是遇到很多吗”,真的会觉得凌晨两点去吃烧烤不是正经女孩,说得最起劲的是公安局工作的一个男的,他女儿今年大三,想问问要是哪天你女儿被男的杀了你还会这么谈笑风生吗?

Titino 转嘟

又一次想起当年读博时候,去听过一个旁系博士生的研究讲座,是个印度女生,很腼腆的一个女生,看上去不太自信,一直在道歉说自己做的不好,她做的是某种肿瘤方面,然后说目标应该是缩小肿瘤,但她目前的研究只做到了保持,不让扩大,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当时整个房间里的人都震惊了,老师反复问了好几次确认她能做到让病灶不扩大?那个女生明显不习惯被众人如此关注,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那个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一直在道歉,一直在道歉,系里的老师十分惊讶地说:为什么要道歉?这是奇迹才对!能维持现状就是能带病生存,这已经是意想不到的好结果了!她呆呆地点了一下头,那个神情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做的是好的,是值得被夸奖的……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很深,因为她那个不自信是作为女生很能 get 的,长期在男人为主的环境里,没有得到过认可,没有得到过鼓励,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低人一等……

但这还不是故事让我印象最深的部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毕业了后我偶然想起了她,去问她去哪里了,还在学界吗,得到的答案是,她结婚了。她跟着她的老公去了别处,以她老公事业为重。

我不知道她的老公到底有多大本事,能不能做到和她一样的研究成就,她的研究成果让在座众人哗然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有多少女性的才华就这样被埋没了。假如她们的才华没有被埋没,有多少人的命运又会因为她们而改变?不敢想,又无时无刻不在想。

Titino 转嘟

大家记得许多年前的邓玉娇案么?

邓玉娇是洗脚城的服务员,三个男人(两个官员一个富商)闯进员工休息室企图强奸,说她既然在洗脚城工作肯定是娼妓。
她即刻操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当场捅死一个,重伤一个,吓傻一个。

官员富商死了,必要曝光身份,舆论哗然,都骂贪官污吏逛窑子,赞扬邓玉娇是为民除害的女侠。

后来她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无论判决结果如何,她的女侠之名永垂青史。

假如当时,她没有反抗?当然是被轮奸、杀人灭口。不会有人知道凶手是谁。她的父母捧着遗像跪在公检法门前,因为上访关进疯人院或黑监狱。人们轻描淡写地说 “不过又死了个妓女而已”……

Titino 转嘟

用我的东西去约会我真的会伤心

还是跟男的交往比较轻松,因为可以不用考虑太多不会陷进去不会患得患失 脑子清楚的很

Titino 转嘟

经历了这一次,我相信再也没有领导和老师敢跟我一起吃饭了。

路人甲:找对象,女方得能撑得起气场,正式场合时如果男的不行,女的可以帮一下。

我:就像彭丽媛和习近平?

(全场静默3秒钟)

领导:你是不是喝多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