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了一个喜欢的人的朋友圈,动用了一下智力去了解情况。啊,蠢蠢欲动的心在荡漾。

可能从清明节的死亡游戏开始我就在不断告别吧,从一个一个群里退出来,告别旧的关系,告别旧的关系模式,告别旧的关系模式中的自己。再见少商群,再见霞姐群,再见严以育己。

前へ

前へ

前へ

我擦居然敢删我好友,垃圾,又没把你怎么样,去死去死去死

“谎言的代价是什么,并不是它会被错当成真相,真正的危险是,如果我们听了太多谎言,会在无法分辨出真相,到时我们要怎么办,只能抛弃追寻真相的希望,而满足于编造的故事。”(美剧《#切尔诺贝利》)

洗碗间里看到角落那边,保洁阿姨的水杯旁摆了个手办,仔细一看辫子都掉了。估计是谁不要了的景品,阿姨看着好玩就捡了出来。
我看到这一幕就觉的什么精致生活摆拍都比不上

今天和室友说新疆的事情,我转述了一些新疆网友的见闻和经历,说他们出行遇到的各种不便,受到的监视和集中营的事情。她没有反驳我,只是说她之前也有个新疆的同学,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以前看她的更新好像过得还挺好的。我就说,可能并不是每个新疆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但一定有人正在经历。她居然笑着说那肯定。我毛骨悚然,她其实是知道这些正在发生着的,不只是她,可能大多数人都是隐隐约约知道这世界上,这个国家,这块土地上发生着一些事。没人应该经历这些,任何人都不应该。

一个多星期没上毛象有没有人跟我科普下鲑鱼什么梗?就是台湾那个鲑鱼改名梗吗?

父母不关心你在思考什么,想要什么,只想知道你的晚饭是自己做的还是外卖。夸赞你很厉害很辛苦不是因为你竭力去了解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是因为你一个人搬家了。

让我们来看看杨笠因为“普却信”笑话之后发生了什么:
以“挑起性别对立”之名被举报
代言海澜之家被撤
代言长城汽车被撤
代言英特尔遭抵制下架
直播推广卫生巾被辱骂
而她甚至不是立场鲜明的女权主义者,只是说了个女性有共鸣的笑话而已。

说到如今简中互联网上青年男性的incel氛围,突然想到十几年前的帝吧不也是一回事吗。当时的帝吧也就是一群单身无聊的男的打发时间吹水的地方,slogan是"讲内涵,造天亮",也是满屏的单身汉不如狗的气氛。稍有不同的地方可能是那时的一整套表达还限于发点黄图(马上被删、编一点小故事(有些写得很好、讲点笑话抖抖机灵的状态,而且各个领域有专长的人在当时的气氛当中都是受到鼓励和被高看一眼的。
要说多年后的现在有什么不同,仅仅在简中互联网圈,当年的男女对立的发泄口主要在于男性的自嘲,以及摆出低姿态和展示自己的惨状(当然类似黑木耳这样的词以及屌丝和女神的叙事大概就是帝吧人的发明);而现在整个事态演变成了更多是对女性的羞辱和攻击(甚至足不出户的宅男颇能与事实上并不在一个圈层的犯罪者共情,再以及一套被传唱甚广的词汇表都是非常没有教养并且反以为荣的(这与当年的草根多少讲一点美学追求很不同
要说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我想一个是从上到下的一些信息让人认为教养不再是一种美德;大城市的治安在某些方面不进反退;再者十年间简中男女似乎也没有朝着积极的方向协同进化(约会pao文化是期间的产物

m.weibo.cn/status/457515914153

1995年,《#甜蜜蜜 》剧本写到一半的时候,邓丽君去世了。当时,#陈可辛 所接手的这个剧本还不叫《甜蜜蜜》,而是叫做《大城小事》。

邓丽君去世的消息传出之后,陈可辛忽然想到,邓丽君的一生不就刚好契合这部电影的主题,于是将电影改名为《甜蜜蜜》。

这部电影的主题,其实是讲述中国人的“飘”。这对于导演陈可辛来说,是很接近他本身的一个词语。因为陈可辛虽然是在香港出生的,可是他后来却辗转了很多的地方,去过泰国,也回过内地,甚至到美国去读书。

这种漂泊的感觉,让他永远都搞不清自己是属于哪个地方的。而往往没有漂泊感的人们,正是需要乡音的指引,才能够回到属于自己的故乡。

陈可辛当时就觉得这种漂泊的感觉刚好邓丽君的歌曲能够表现出来。因为,邓丽君的歌曲跨越了“两岸三地”,对于很多人来说,有着一种很亲切的怀念感。

当时编剧提议用邓丽君的歌,没想到刚一提出来,就获得了剧组人员的集体赞成。大家都认为,这部电影如果能够以《甜蜜蜜》这首歌来贯穿,那想必是相当美好的。

为大家隆重介绍我心中加拿大的另一个优点:安乐死(对部分欧洲国家没有优势,对其他国家还是有的)

条件:
- 2名独立见证人;
- 2名独立医护人员证明申请人患上无法治愈且会遭受痛苦的绝症;
- 需要向申请者阐述清楚即使TA的疾病不可治愈但可能的其他减轻痛苦的方式。
- 非特殊紧急情况要求有10天等待期;
- 执行前需要申请者仍然有清醒意识回答自己同意安乐死;
- 医保cover费用;如果申请者的医生从医学伦理上不赞同安乐死,申请者可以换医生。

另外:
- 反悔了可以随时cancel申请;
- 无论cancel多少次申请,都可以继续申请。

#加拿大

为什么没有关注我的人也可以去看到我的嘟文呢?

司机乘客可以死,滴滴货拉拉不能死;房东租客可以死,自如蛋壳不能死;包工头农民工可以死,房地产商不能死;骑手商家可以死,美团饿了么不能死;裸贷大学生可以死,信贷金融不能死。

所以不要再给那些强奸犯共情了,他们故意尾随、骚扰、强奸,才害你过失杀人的

真是万万没想到,一向不怕走夜路的男人,居然真的能够有了一个害怕走夜路的理由…又讽刺又悲哀,一点都不想让这个社会变成这样子

还是想再说一下蛋壳公寓的事,蛋壳这个事估计我能记一辈子。
昨天周末本来心情很好,想去故宫附近逛一逛,结果发现自己还因蛋壳受害者的身份在安检的“黑名单”上,刷身份证会显示“请等待”,还有有专人过来排查盘问,问我是不是还租房呢,房子怎么样了。我就挺生气的,说你们还真TM能查出来啊(当时我就对安检爆粗了),我说房子还住着呢,最近没有产生纠纷什么的,然后对我单独安检了一遍放我过去了。
其实去年就听说有安检对蛋壳受害者的区别对待,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了,我们还在名单上。

douban.com/people/65569388/sta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