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大家转嘟,有多动症的女孩子如果听podcast的话我很推荐这个频道,有很多我自己看书和看医生后都没有意识到的co-morbidity都是在她podcast里第一次意识到的。总之这不只是一个好动或者走神的问题,但也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病”,只是和常人不一样而已,要换种方式生活适应,扬长补短。

显示全部对话

INFO教授放在Canvas上的EXCEL演示录屏,背景音是儿童哭嚎,显得我们教授更颓废了(。)

边听歌边做用到Excel的作业,每次切换Filter条件耳机里的音乐就会卡三下 :0160:

首页刷到半佛仙人讲老大爷陪游替代女仆陪游的视频,评论区密集提到“长沙女性友好城市”“长沙1500元”,评论区男群众们义愤填膺至极。我查了半天定位到两个案件,其一是长沙有个女性持刀捅伤司机,其二的1500元是长春女大学生和朋友乘坐出租车时以为司机意图不轨划伤了司机,后经调解获得原谅但错过了飞机,民警贴补了钱给她买票回家……
这种事你让我理中客么,我做不到诶,看到那些分析杀人(何况此处没有杀人)的不是刀是女权,还有分析长沙这个案子在货拉拉跳车案公审前夕发生是不是女权大棋的人我只能冷笑,原来你们也会跳起来呼痛的啊

##不能抱有一种“只要一直挨打‘防御力/适应力’就会变高”的天真幻想。挨打是不能避免的,但是挨打之后一定要做好Mentally first aid。第一是要清楚自己遭到了什么坏事;第二是要用自己拥有的所有手段在各个层面上,包括情绪变化,潜意识创伤,身体化反应,基本需求波动(食物,性,温度,安全感),社交压力阈值的变化等等来充分认知当前伤后状况;第三是在可控范围内允许身心进行尽可能充分的恢复,在这个层面上,完全的放松甚至放纵(包括被动的,比如长时间社交自闭(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大部分时候只会加剧伤口恶化——而基于第二部,在对情况有了充分认知之后才能做到有控制的暂停和恢复。

"I have a data joke, but it' too dirty..."

submitted by karimNanvour

这个流感疫苗的反应都比辉瑞第二针大……我又开始思考那天我到底有没有打疫苗,针真的扎进去了吗,针管里有试剂吗之类的问题……毕竟辉瑞第二针打完我连胳膊都不酸 :angery:

行动力这东西,人和人之间区别好大,反贼当然也是。我观察早早就肉身翻墙成功的人,基本都是学习工作干劲十足还总能跑出去到处玩的那种人。相比之下我这种人,几乎从来不出门,每天刷两道题就透支了,注定永远都赶不上前者的节奏。当然还有行动力比我更差的:我家属雅思搞不定就直接在家躺平了;我一个好友前年辞职立志要移民,结果在家宅了一年多,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也不知要怎样才能改变这种状态,可能跟多巴胺水平有关。

后知后觉自己还挺心大的,学校推广今年的流感疫苗到地方排上队就打了,现在回想没细看疫苗表单连打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

TL突然就刷出东西了,可能还是因为时差 :0170:

好久没上,为什么timeline上只剩了duangduangduang和咕噜咕噜咕噜 :0170:

经常对我妈这种“正常人”感到不解,明明自己人就在厨房转个身就能看到非要扯着嗓子问另个房间的我有没有烧饭,当天来回的行程堵在我门口问有没有收拾好行李,我反问了有什么好收拾的自己想想憋出来个身份证……类似的对话实在让我这种“不正常的人”感到疲惫……

甚至还没进学校已经开始觉得校中国学生会傻逼了……见面会报名用Google Form,梯子崩了几天根本上不去、只写了城市和日期报完名都不知道具体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全靠戳人问、文案写“准备了充分的时间让各位帅哥自由提问”,你校是男校么 :angery:

虽说努力在鸡自己但是最近使用英文写句子最多的地方是在多邻国……用英语母语模式学日语 :blobcatgooglytrash:

沉迷在绘旅人养小司岚,突然意识到——上课喂食注意心情,这不是拓麻歌子吗(。)

光夜的三个男的,不管哪个操着这种说话腔调出现在我生活中我都要说声快逃(。)

留指甲,一件我可以说我试过但就是不喜欢的事情。从小就喜欢把指甲啃得坑坑洼洼血迹斑斑,上大学以后通过涂指甲油等等方法自我矫正过,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我不喜欢,哪怕十指芊芊涂上指甲油再靓都不喜欢。回老家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个3块钱的指甲刀剪完指甲长舒一口气,当然到这种程度也可能是我太焦虑了(。)

@Dae 我挺喜欢安小鸟的,这里可能是想表达这本书有种强大的别扭和怨念……中信出版社我先后踩中了《思考:快与慢》《情绪》《长寿的代价》和这本,现在看到这个出版社就想骂人 :blobcatgooglytrash:

2020年1月份我还在煞有介事地读《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并写了两笔做作的读后感,今天整理文件从文件夹里拖出来读了1章觉得哪里不对,这熟悉的读不进脑子里的翻译感,果然是中信出版社出品……骂骂咧咧地删掉了。
这次读这本书给我的观感就是很安陵容,如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话。

焦虑、疲惫、厌倦,有时候不知道是只有我如此,到这种程度,还是大家都如此。真相是否如电影早就讨论过的那样,是always,或者是像厨的纸片人讨论的那样“时间安排的基础是充沛的精力,精力的根源是体能”,这种情况会通过锻炼有所好转,无论是锻炼体力还是精力。
也有可能我软弱的根源还是幻想能逃避。最近看《康熙王朝》,康熙尚未亲政时孝庄对苏麻说她为了爱新觉罗氏能坐稳江山何尝不是硬撑,苏麻说若老祖宗也是硬撑这些做下人岂不是把脑袋压进脖子里也要撑住,对我这种心存侥幸想要逃避的人简直是噩梦,世无可避啊。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