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事實上我也算不上「憤青」
能貼近「廢青」的原意不過也夠不上扭曲義的「廢青」標準
我只是「糞青」罷了

显示全部对话
置顶嘟文

我還是很不成熟的一個表現: 

雖然儘量說服自己理解有編制的和沒編制的保安說到底都是「搵份工啫」
但是還是一邊show證一邊在口罩後面垮臉翻白眼

不算流水帳 

真是有點不容易 終於有一年在生日前考完了試
不過一直到四號我都沒想好一個人去哪打發這段留給「和自己對話」的時間

最後去薅了昂坪360的羊毛 往返的纜車竟然總共需要五十分鐘
鑑於實在是太無聊了也沒好意思找人陪我一起
errrr 結果就是 山上也確實很無聊XD

是有佛有菩薩可以拜的
不過一是我確實沒有什麼「虔誠」的信仰,覺得沒什麼好求的
二是我「理智」地知道,如果我的願望通過求神拜佛就能一步實現,那比如說那誰那誰和那誰誰早就死了,或者有很多人都不會死。
至於我自己要面對的生活,固然知道是需要自己完成的事但也沒有主觀能動性去做,也覺得沒什麼好求的
告解和祈禱對我稀碎的生活於事無補,可能還不如哪天我福至心靈短暫化身一條熱愛奮鬥的鹹魚有效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在覺得很快樂的一小段時間之後都會陷入一段更加漫長的憂鬱期
可能是因為落差 或者單純是因為體力 精力 或者激素的變化
至少昨天晚上我確實在結束和朋友一起非常開心的晚飯和聊天 再躺回床上之後
再度感受到了向我襲來的 大概是虛無
不過還好 之前那段的快樂也是真實的
我們知道我們彼此在乎 陪伴 支持
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 在這個時代

今天的視網膜效應:
好多人都今天過生日喔!

今年的第一場黃雨在立夏前一天的夜晚轟轟烈烈地下上了

到天台開洗衣機 吹風
以及偷拍在天台看書的hallmate

正在漂highlight的我自己簡直覺得就正好是法老mix丐幫這麼一個樣子

我承認了 我沒聽過藍奕邦唱幾首歌
我fo他完全是因為想看他做飯

廣東話訪問催眠效果可能是一絕
具體體現在兩個晚上了 五十分鐘的對談我還沒清醒地聽完三分之一

新的一天 新的嘔吐 

本來應該在這一站轉車
結果抬頭看見了黨鐵車廂電視的一個片段

「落還是留?」
這個問題在我腦海裡盤桓五秒
這五秒裡視頻繼續播放,至此視頻內容都極度 非黨鐵風格:街頭,放火,污損西環
節奏飛快信息量巨大
一幕幕過於熟悉以至於我都在懷疑是不是直接截取了我看過的某部片裡的半分鐘,


而沒有付版權,有這種推斷是因為
在視頻最後看到了這個:
(本來是英文 在這我胡亂翻譯一下)
「想要看到這些混亂失序繼續在香港發生嗎?」
「那就一起支持選舉制度改革吧!」

哈哈
車門緩緩關上
我靠在一邊 還抑制住自己想吐的反應

咋整 我竟然有點想去看《懸崖之上》了
莫非我審美體系最基礎的部分還是逃不出「東北人民最愛的戰爭片」這個類型嗎!

貓與海邊的森林 

看成了這一場幾經延期,有dress code要求、還要觀眾一起戴貓口罩「扮可愛」的沈浸劇場之後恨不得自封一個該場「全場最幸運觀眾」
因為依照了我心中的最佳順序,從「西環」出發,還在「將軍澳」獨自看了獨角戲
虛構的背景同時融合了19和20的世界,三姊妹在作為三姊妹時陳述荒謬的瘟疫生活,作為三隻貓時側寫荒謬的社會現實。被象徵化的惡人,被重新命名的地圖,在貼上memo紙才會發光的燈箱格子上重建連儂牆,終結於貓眼裡的黑洞。

今天的「姊運」也好到驚人,不僅調酒的是姊姊、演獨角戲的是姊姊、連不能講話但是帶我拿著道具鏟子去鏟開貓砂看下面的玄機的也是姊姊 :Parrot27:
一個美妙到驚人的夜晚 謝謝姊姊們 :Parrot27: :Parrot27:

謝天謝地今天是在下午除草!!
(怎麼又到了需要除草的時候啊??)

看了一圈就感覺
有些人恨不得 make 政審 great again!

疑似鴛鴦後遺症的最後一post 

又大概只睡了四個鐘然後就自然醒了

在離窗戶一米多的床上錄到了離窗戶至少一米多的清早鳥叫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