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民 转嘟

《【网络民议】气氛都已经烘托到这儿了,让我们见证纸老虎现形》

torontobigface:我突然感觉,佩洛西访台咋是对中国的帮助呢。大家突然就忘记了烂尾楼,忘记了河南村镇银行,忘记了一切痛苦。佩洛西才治好了中国人的精神内耗。 —— 中国二姨•佩洛西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看到一条清真寺圆顶全都改了中式建筑的推文,就是黑瓦飞檐,还说是回归中国传统清真寺建筑风格,大汉文明真是擅长用自己的文化觅母倾轧别人的文化觅母啊。

但,无论如何,还是要相信。不要心碎。

显示全部对话

看到美国堕胎法案倒退的新闻,非常清楚分明的想起看到川普上台新闻时的感受。荒谬的,崩坏的,失望的。和看到国内的糟糕新闻的感受不同。过去,当身边发生糟糕的事情时,总会觉得,还有理想之地的存在,但川普的上台大大打破了这个幻想。堕胎权的倒退也是如此,是一种遥远希望的掐灭。

自从因为豆瓣找不到词条还发不出广播评论跑来长毛线象后,对豆瓣上的书影音评论也减少了,昨天还有上次发个小破诗也会被审核。讲述越来越向内,即使这样也难以保持足够安全的边界。

苏民 转嘟

《【404文库】剥洋葱|唐山烧烤店打人案中案》

新京报记者前往江苏兴化,通过对警方、嫌疑人的身边人等进行采访,对上述几人的轨迹进行还原,通过多个信源的交叉比对证实,此次前往唐山,几人对外宣称“出去玩”,实际应为今年11月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赌球”生意做准备:与陈继志合作搭建“赌球”平台,唐山那一方是“庄家”。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每次出现大规模报道的负面新闻时总是会经历一个气愤不已到内伤到减少上网的过程。说实话少上网玩手机真的清静,自己效率也会好很好。恢复些气力时又会想,这是不是正中了管理者下还??又会看和转发。大多数时候,只是希望有一个可以正常表达的渠道吧。

我国叛逆期青少年想要满足反叛心理可太容易了,公共场合提一嘴领导人名字,就算禁忌话题了

苏民 转嘟

经历了这一次,我相信再也没有领导和老师敢跟我一起吃饭了。

路人甲:找对象,女方得能撑得起气场,正式场合时如果男的不行,女的可以帮一下。

我:就像彭丽媛和习近平?

(全场静默3秒钟)

领导:你是不是喝多了?

小区一周前开始每天做核酸,为了抵抗这种愚蠢,我囤了一个月的食物,打算一个月不出门。只要不出门也不会有人发现我没去做核酸。但是,明天要出门看牙,今天我还是下楼做了一次核酸。。😞

苏民 转嘟

在这个国家一些闭塞的乡村,恐怖的事之常见,是真的会被公然接受,连掩饰都不做的。 其实还有一件事可以说(仍然很长): 

@ziwendong 我总说自己是山村底层女性出身的,说起小时候的事身边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小时候就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罪恶。比如我小时候经常被同村男人性侵害,年龄不一,而且我父亲就会把我送到全是男性的家庭去一天两天的。我到了城市之后,才有人告诉我说如果不是处女了以后找不到老公,我觉得很荒唐,农村不可能有女孩子嫁不出去,只要没有被判定生不出孩子的,都嫁得出去,光棍多了去,能娶到老婆都要烧香了,处女不处女算个啥。就连「处女情结」都是一种有些文化的阶级才会有的东西。现在想来非常讽刺。
怪不得我看到一些人写乡村文学时,对农村女性的纯洁进行渲染,会觉得十分怪异。
中国的农村,不是用文化的愚昧可以概括的。让我来说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觉得再回头看就很恐怖,而习得了这种恐怖感之后,我发现整个中国都很恐怖,不分农村和城市。

苏民 转嘟

现在的上海就像整个国家的压力测试阀。哦,原来即使这样这些屁民也能活,即使那样这些屁民也会乖乖呆在家里不出门。要说结构性抑郁,现在都很难将抑郁归结为某种抽象的、高于生活本身的存在,所见都是一个个具体的恶人,一件件具体的事。想改变这一切的确十分困难,但若让人否认美好的本该存在,不追求自由度的活着,也是无法容忍的。

苏民 转嘟

我原本以为,“不封城+发钱”是最照顾民生的,“不封城+不发钱”其次,“封城+发钱”再次,最差的是“封城+不发钱”。后来发现还是幼稚了,地板底下还有地穴,那就是“封城+不发钱+用自己的钱自由购物都不行”。现在发现,之前还是幼稚,地穴底下还有地狱,那就是“封城+不发钱+不让自由购物+要求复工复产但是出了问题责任自负”。最后这个真是太狠了,相当于逼着企业把员工封在厂区。原本封在家里就已经够地狱了,封在厂里,条件不如家里不说,既没有自由又没有闲暇,这不是工奴吗?

苏民 转嘟

有人讨论无法逃跑的人该如何在国内生活,有人讨论什么样的反抗算有效的反抗。
可能,两个话题是相通的。

或许,一切能给敌人的统治目标造成不悦、不顺利的行为,都是有效的反抗。
每个人能采取的行动和承受的风险,都不一样。

有的人直接革命,有的人地下活动,有的人迂回助人,有的人把当局不爱听的故事传播出去……

再不济,再胆小,再“无法承受一点点风险”,人仍然有 “可以不做的事”:

你可以不当入党积极分子。

你可以不积极申报歌功颂德的马屁课题,来换取正教授职称。

你可以不写复兴中华法系、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的论文,争抢国师头衔。

你可以不积极告密,可以不捉弄人为乐,可以不伸手打那个出门买馒头的青年。

当然,你也可以振振有词 “如果我不做就会活不下去!” 然后去害无辜的人。

课上我讲案例,某小学老师要求同学们把抄作业的学生名字供出来,否则就全班受罚。我还没讲完,第一排的男生大喊:我们初中班主任就这样!

我问:后来呢?你们怎么办?
男生愤怒地说:肯定不理他!后来全班去操场罚跑,罚跑就罚跑咯。

昨晚看《哭悲》看的内伤,让我觉得这个人类世界的本质就是疯狂。如果非要和疯子共处,那我选梵高。至少他留下了自己全部的炽热与丰沛。

我发现我很容易被沉浸在恋爱中的女孩吸引,浓烈温柔美好,又不乏悲伤。一边理智着什么都懂,女权理论头头是道,一边又继续沦陷在与男人的糟糕爱情里。看到这样的女孩,我就很想将她们从与男人恋爱的水生火热中拯救出来。

苏民 转嘟

她们只能在这种方式中感到被爱。尊重、友好、自由的方式会让她们觉得不被在乎,她们会不满意,甚至会想通过摧毁对方、看对方愤怒来使自己感觉被在乎。这是很难改变的,随她们去吧。反正人生短短几十年,我死后管它洪水滔天。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