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里涌出很多话想说。
可是这些话你早就说过一百遍了。
再说出来,也只是换了另一种说法,说着同样的内容,且因为愤怒和失望,越来越阴阳怪气。
在感情关系里,走到这样的地步时,就是该分手了。
在社交网络的方面,就是该注销账号了,换个平台。
在政治和社会的层面,就是该换个国家生活了。
只是事事都没那么容易。无法摆脱,只能继续身处其中,这才是人的精神气被吸干的原因。

我终于把之前自己几个关键词屏蔽除了“邀请码“中文之外的其他几个,诸如“Clubhouse”“CH”“room”“房间”等都去掉了(写出全称帮助其他人过滤器),理由如下:

1. 我起初讨厌的行为是爱凑热闹本身,现在爱凑的人缘再怎么差也已经要到码了没有这些消息来浪费我的信息带宽了。

2. 凑热闹的散了,现在提的不是提隐患的就是文字总结干货的,which 我对任何事任何平台都喜闻乐见,包括我讨厌的东西,以前在我日常果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爱无意义发截图的反正也屏蔽不到,不如直接取关)

3. 我比较头铁对网上隐私没那么在意人在墙外反倒想要 burn the bridge,但是有人在意,所以相关讨论我还是会转发 in case 有些地方大家一时没想到。

4. 排除其他弊端,不论炒了多少年的冷饭,“把互联网对面冷冰冰的文字变成真实存在的人有助于促进交流”这个点目前似乎做大的还真没几家,在这一点上我感谢它。

5. 我还是不能忍的是:
a. 利用人对优越感的追求刻意制造 exclusive 感而炒作,我讨厌小米的饥饿营销,我讨厌苹果的独断专行,一个道理。(还有在背后酸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大可不必,我一个电子测评博主虽然说果黑但是买过且家里现有的苹果设备可能比你从小到大用过的手机还多,另外为了躲好友硬塞验证码我已经好几天没上微信了。但我也理解网上有很多人确实被这些门槛挡住了。这么小的门槛也能拿来凡的生活到底贫瘠到啥地步…)

b. 之前转过,邀请强制上传整个通讯录只有中国恶臭互联网公司才敢 get away with it,其他哪个敢不提供单个手机号邀请、邮箱邀请、识别码邀请的?早期居然诸多人想都没想就把别人的隐私跟着一起泄露了,像之前转过的一条嘟所说,这简直是对整个通讯录的侮辱。

c. 产品形式本身我个人就不喜欢所以即便承认其价值忽略其隐患也不会用,上网二十多年也从未用过同类产品。一恐实时语音(电话视频能不接就不接);二对语音产品本身信息量也尚未接受(有声书和播客都是一直有点想尝试但除非题材特别感兴趣否则还是不会去强迫自己听),微信语音这种 aysnc 的都讨厌别说 sync 的了;三社恐无需多说。

#互联网观察

显示全部对话

有象友提到,自己和父母谈时局,结果闹得很不愉快。我对此深有感触,因为我也做过同样的事:告诉我的父母,我们生活在这个不正常国家,活得有多么糟糕。而他们每次都对我说:“你中什么毒了”or“你管那些干啥”or“外国也很乱的”,这一类墙国灌输给国民的屁话。但我能感受到他们说出上述言语时,是有多么无力。

后来我对此有所反思,我的话其实只是增加了我父母的痛苦:作为没权没钱的城市底层退休小市民,他们没能力出国,也没可能变得更有权有钱。他们现有的生存状态已经不可能做出任何改变,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我,都没这个能力。那么我到底在做什么?仅仅是为了在他们面前显示,我是懂得更多的那一方?

PS,后来我终于找到了跟墙内父母谈一些事情的办法:只谈那些对于小民百姓生活最为必要,而又被墙国有意识封锁了的消息。例如去年武汉封城之前,我就告诉他们,外媒对新冠严重性的报道,让他们务必多屯口罩和生活用品。而这些他们都能听进去,并且马上照做(其实墙国的小老百姓对政府大多不怎么信任,他们心知肚明,政府不顾百姓死活而经常隐瞒重要信息)。

——不要想“唤醒”他们,想想如何实际帮助他们。这是我们对待墙内亲人最好的办法。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