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爷爷似乎在哪个剧里见过,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好像还看见过好多次 :ageblobcat:

音乐训练促进认知能力发展的简单总结——对应该是对注意、读写能力、工作记忆、阅读能力、创造力与发散思维、文化适应以及其它高级认知社会加工有作用~

显示全部对话

在《爱你就像爱生命》里,王小波给李银河的信中,有好多开头是“你好哇,李银河”!每次这句让人觉得写信的人欢快嬉皮又有些不好意思~微博上的广告开头是李银河老师写的这句,让我突然就要流泪 :ablobwob: “存在皆偶然,人生无意义...我们来人间一遭,不爱的,都如烟尘;爱着的,才是人生。”
好久不见呀!

看见49校门口抱着遗像的母亲,就想到这一部汶川地震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孩子们不是死于天灾,而是危楼”,家长们没有得到事实和真相。这个母亲——" 我们农民的孩子只有送的这儿来。我们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一辈子流氓,当一辈子流氓都不读这个书,ta还保到一点命呢。"

走在路上的时候,看见一棵银杏树(如图)的树干上长出一片叶子,觉得有些可爱 :ablobderpyhappy:
再往前走,看见一颗银杏树的树干上长满了叶子,顿时生出好多鸡皮疙瘩来,觉得有些害怕,不想再多看一眼(所以就无图了 :ablobsweating:

张雨生的《天天想你》只有170条评论,有一条如下 :blobcatcomfypeek: 莫名戳中笑点

语言中的主体性——这本书2007年出版,那么当时是不是已经算“常识”了


毕恒达《教授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中多次引用了何春蕤的观点,总觉得她的名字在哪里见过,原来!

走在路上听见旁边草坪上悉悉索索,原来有一位喜鹊同学,ta在想什么呢?——这是遇到的离我最近的喜鹊啦!

右下角的DP借口折在了主机里,用手拔不出来怎么办(⊙o⊙)!没有钳子的情况下 :thinking_hard:
RR:用长尾夹夹出来!

这是继上次用曲别针拧出十字改锥后,在办公室第二次一物多用哈哈哈哈!原来RR这么有意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