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2000年的女同电影相关 涉及剧透 

love/juice这部电影,我已经找不到完整版了,初中的时候在暴风影音看了很多次,然后现在网络上能搜到的仅有两部分(上传者好像分成了三部分),然后有一部分丢失找不到资源。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部,情感无法相通的二人,无法成爱人,两人都无法从对方身上得到想要的爱。最后今日子为了不让千夏离开自己,把千夏给煮了,因为她始终记得在码头吃炸鸡的时候,千夏说过自己想被爱人吃掉,而今日子也答应了她,她会负责吃掉她。

今日子让千夏她面前自慰,然后在一旁啃千夏的手背给予回应和观察,又涩又虐(图四),像是在确定自己和千夏的关系似的。

老师买了感觉会非常非常好喝的饮料呜呜呜呜过几天就能收到了,好期待好期待好期待,如果那天天气好,不下雨的话就可以去外边找个地方吃吃喝喝吹吹晚风了!!!!! :0160: :0160: :0160:

和max聊天聊到我肌腱开始疼痛,我觉得我最近很难chill的原因也在于,我又开始疑神疑鬼,处于高度警惕的状态了。
我对自己发的东西其实也不会有太多留恋(拍的照片除外),因为想法多变得让人觉得分裂。而且我觉得要是死掉了,在互联网上的记录可能会给人留下我一点都不希望他人会有的想象空间。
哪天这个账号可能会被突然delete掉,我似乎已经习惯做互联网流浪汉了。

吃完晚饭就把音响连上然后原地把现场看完了,眼睛(物理)微微有点痛,但是痛并快乐着,真的好嗨啊。汗液,血液,唾液,机械和金属,全部元素夹杂在一起感觉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一股铁锈腥味呜呜呜呜呜呜好快乐。(还把马甲改了)

好闲(其实只是不想忙起来),下周老师回来在思考要不要拖他出个门,但又不想开车。分享一些生活碎片,试图把自己维持在这种vibe。

@fatelab 塔罗,我要不要和老爸去海岛,很担心会在岛上和他吵架。

右眼发炎的这几天,就都是尽可能减少对着屏幕打字,(然后现在右眼应该好了,我的左眼开始疼了哈哈)。社媒表达代餐这几天都是记在本子上(连notion也不用了),感觉还挺好,发现很多真实的想法和很mean的表达都能在私底下得到了充分的释放,消化和整合,只是一旦想说的话比较长就得花多些时间去写。我有时候表達欲的消失可能是因为就算社媒似乎是个给大家畅所欲言的地方,但毕竟还是一个公共表达,我也曾说过发的东西都是给自己看的,但接受他人的审视和评判实在是无法避免的。(而且说真的我脑内也会预设观众)
顺带一提,这几天在沉默陈雨航的那本长篇小说《小镇生活指南》,真的安利大家去搜搜看。
bye!

刚刚去由乃的频道试了一下她之前分享的虚拟手机号短信接收网站,试了好几个号码去给自己最新的微博账号绑定,一整个大失败的状态吧,这么难用的app,我还这么坚持,有被无语到。

我的妈…………上微博一看……………又龙卷风又爆炸……………………………

笑死昨天说完退网,然后今天直接来了个结膜炎强制退网。
大概率就是看不了书就听播客,听别人讲话,完全不需要说什么,四舍五入就是社交了吧(?)。
好想再玩三盘音游就放手机,但眼睛现在它拒绝了我。 :0171:

被现代文明驯化得很严重,考虑了很多天还是无法接受拉野屎这件事情,但主要在思考为什么要接受这种似乎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愉悦的活动,真的好不想去海岛荒野生存。但这又是人生不可多得的机会啊,毕竟在三伏天三个傻子去海滩露营诶。啊不行不行,什么浪漫夏天滤镜快拿开,感觉只会热死在那边。不去了不去了

睡眠不足加上现在又要出门去看医生好生气,和别人一起睡,睡眠质量真的好差好差,每次都睡五个小时就行了,而且还很浅。 :0171: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也好想小悬妹妹,现在就一整个大不活跃的状态,上线目的:给妹妹照片点赞,然后就走了。再过段时间号上不去的时候或许就失联了 :0160: 。简中互联网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一活跃就炸号),然后一切需要我经常爬梯才能上的社交平台,也很难待长,网络难民好惨。
三七老师说得对,跟着她退网得了。

今天因为龙眼香蕉啥的来不及卖和没人收,我爸接到朋友的电话就去收了很多回来然后在家里剪好送给邻居和朋友。心情有点微妙,有那种社区自发互助的感觉。(我很少和邻居打招呼)
然后今天买完东西,没带伞,非常的晒于是飞速跑回家,碰到个没见过的奶和我搭话说:“跑这么快啊。”再加上前段时间试图融入家附近聚在一起打牌聊天的老人当背景板的经历(搬了张露营椅坐在附近看书,因为那边的树大比较凉快)。
我感觉自己好像一直都在回避导致错过了和生活在周围的人进行连接。

不知道是不是粉丝多了的原因,现在在微博有时收到求助的私信。两次都是白血病患儿。求助信是群发的,一开始也会保持怀疑态度,但是后来发现,只要我不回复,对方就会继续私信,用的语言非常简单,就是“ 跪求老师帮帮忙,冶疗一年多,越到后面越难,实在不忍心放弃”。我看到了那个错字,我想,啊,这是一个用手写输入法的人。
点进去会看到患儿的父母们,一次次在求助微博的评论里徒劳的艾特大V,又一次次继续挣扎,在微博不断更新着孩子的病情。之前唐新篇的事我转发了之后,他的父亲回复感谢,然后我顺着转发看过去,发现每一个转发他都去回复了感谢。真的有种紧紧抓着救命稻草的感觉。
他们真的知道自己艾特那些人是谁、是哪个领域的kol吗?他们不会了解,也没机会了解,他们只知道那些陌生的id多一次转发可能就能多得到一点关注……在我用微博搞cp的时候,他们学会用微博是为了求助,网络世界也像现实世界一样存在着温度差。在现实世界里你看不到的那些人,也在网络世界里看不到的地方为了一线生机拼命挣扎着。
我好难过。这些挣扎的父母大概率是把我当做了kol,可是我不是,几万粉丝都是新浪塞的僵尸,就是一个喜欢说屁话的搞nncpy的女的,也唤不起多少关注,如何担当得起他们叫我一句“老师”呢?也只能是尽绵薄之力罢了……好希望有一天,生病的人都能得到足够的救治,不需要他们的亲人上微博下跪才能活下来……

『端開麥:獨居,在不同的城市裏面對共同的課題』
獨居、獨立和孤獨,是怎樣不同層次的問題與狀態。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71

#theinitium #端傳媒

日常碎碎念 

然后好几年没带我逛过超市的老爸今天带我去逛超市,我问他我是不是什么零食都可以买,他说可以,但要快一点因为他赶时间。结果最后我只买了一个西瓜,两升牛奶(光明的鲜牛奶是最好喝的),四罐苏打水还有一包薯片。
感受到自己消费行为的转变,我好像只有在和同龄人一起的时候才会疯狂挥霍身体健康来获得快感,疯狂的暴食疯狂的熬夜,在ktv里刺激耳膜。从他人身上感受到活力,然后忘记自己其实身体和精神情况不太行的这件事。(所谓的chilling and losing my mind at the same time)
而且精神情况一好就会进入一种对他人情绪很麻木的状态,就是只能给予他人很少的情绪劳动和价值。一不太好就会变得非常敏感,两个极端来回穿梭。还好有松子安慰我,我才没有因为忽略他人而深感罪恶。
(又开始讲垃圾话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