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惊了
都2021年了
首页还tm有人在说武汉肺炎
合着您的记忆都停在去年春天了
之后的时间都用来装屎了是吧

你要是叫COVID非典,或者川普病毒,都随你。但是武汉病毒?

你经历过去年年初的武汉么?或者经历过其他地区的绝望并且有共情能力么?你知道这种作为一场浩劫的幸存者却还要被当成加害者钉在火刑架上是什么感受吗?

你只是想找个地方发泄你的恶意,但是又不敢找真正有权有势的去对线,而已。

觉得“武汉病毒”可以接受的,麻烦和我互相屏蔽吧。我作为一个武汉人,天生带有武汉病毒的种,只怕隔着网线也会去感染你。

今天下午看了come from away 在b站 弹幕里好多武汉时期的观众

真的仿佛在平行时空 6k乘客降临在一个9k人的小城市 其无助程度也是和封城时期的人们差不多?

但是他们会想到棉条卫生巾!还有喂飞机上的动物!

真的难过 我们是为什么啊

没看见这次封城的弹幕 有点意外 是被卡了吗

前两天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散发某些男性大V对妇女保障法的修改意见,忍不住写了一点。
mp.weixin.qq.com/s/hdZeetY-McZ

所以向日葵对猫猫是没毒的!知道了!

但上次也没看见卖向日葵的

My company is hiring for a #python focused Sr. Data Engineer, #Remote (US Timezones). We maintain an #OpenSource project that ingests legislation from all 50 states and help some very cool nonprofits advocate for change. We'll have more positions opening soon as well; would love to chat via DM!

boards.greenhouse.io/civiceagl

#FediHired #CivicData

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我已经很久没穿文胸出门了 好像除了是需要大量运动时需要support穿运动文胸 或者somehow和衣服更配 其余一律套上上衣就走(包括裙子)

我觉得这才是文胸的正确打开方式 就是它保护的是身体组织的健康 而不是猥琐男目光的伤害

说真的 猥琐男的目光哪有什么实质性的杀伤力 这就跟“我很大 你忍一下”一样 是一种过于不切实际的白日yy

@PigeonAdultman 独立房间带洗手间这个太典了 我还跟人合租那阵因为sleep issue看医生 对面建议我在卧室就只睡觉 把电视搬到客厅 所有办公都集中在书房 那个时候我就很想掀桌 觉得搞那个指南的人完全不食人间烟火

更新编辑嘟文功能后 实测遇到的问题:

1.无法修改嘟文的权限设置
2.图片 就算是删了重传 显示的还是原图
3. 删除并修改经常出错
4.没办法很容易清除嘟文缓存 比如我本来打算直接回复一条嘟 写到一半改变主意跳转页面了 再按主页上的编辑键回到的还是回复页面

逛农贸市场 赶着散场折扣头脑一热买了5把郁金香 一共5块钱

进门了才tm想起来 这玩意不会对猫有毒吧?

赶紧去查 那边橘猫已经快把鼻子怼到花堆里去了

你妹的竟然真的有毒 只能在邻居群里送掉了

有猫家庭贪不得的便宜啊...

这还不是便宜不便宜的事 为了橘猫的身心健康 到底什么花束可以买啊!好看一点的好像都不行吧

喵的

(赶紧拍个照先 马上就要送走了)

上次玫瑰少年改歌词事件的时候就想过,然后“最后一代”又重复了这个主题,怎么说,并不是说面对强权不卑不亢的反怼本身没有力量,也不是说因为声线像女生而饱受刻板印象的困扰的歌手不可以在同样相关性别身份的作品里找安慰,但是,就怕这种“共情”成为消解更深重苦难的借口,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共情是一样美好的能力,但它也有它的局限。
一个经历着抑郁情绪的普通人说“我理解你 我也...”;
一个不符合社会性别刻板印象的顺性人说“我理解你 我也”;
一个不需要承担生育之苦 一个还有能力选择是否生育的人说“我理解你 我也...”

这很微妙 毕竟当少数族群希望争取到主流群体里的ally的时候 所能期待的最好也不过是这样--有人愿意听 愿意换位思考 愿意用自己有限的经验去理解一些不能理解的事情 -- 这已经是所能期待的最好的态度 but something is still off.

这种夹生半吊子的共情有时候甚至比无法共情还要危险 -- 它让人误以为 自己明白 就是这样(而已) 这里面很有可能谁也没有错 所有人都怀有最好的intention 最后还是消解了真实的苦难

帮我喂猫的朋友说 昨天猫拦在门口不让他走
:ablobcatheartbroken: 这猫咋办啊 难道我以后出门2得带着他

我真的哭了 就是我完全从来没被卡过所以我完全没法知道怎么guide him forward

显示全部对话

那天我侄子看见我在钩花 要我教他

本来我以为最大的困难是说服他妈钩针不是男孩子不能玩的东西 我已经想好怎么应对了 比如说 钩圈圈一圈12个 两圈24个 三圈36个 就是等差数列 是数学 就可以把他妈用名词砸死(虽然这确实是对的)

结果实际上最大的困难是....小朋友卡在辫子针怎么搞这一关了啊啊啊啊啊

我现在也很挫败 怎么办怎么办有教小朋友玩钩针的朋友的经验吗啊啊啊啊啊

bubble真的是存在的

我在trt做生意的亲戚 竟然不知道铁链女事件

昨天和trainer聊到美国 聊到roe vs Wade还给她科普了为什么加拿大根本就没有搞事之本(当然也是从象上面抄的)

她:(指那个满地开堕胎诊所的坐牢赢官司换个省重来一遍忘了叫啥的医生)this is the real man.

鼓掌

出门了 刚隔着摄像头喵了两声 结果橘猫跳到门口狂叫叫了半天没反应 又回到床上趴着了 两个眼睛亮亮的

唉...觉得好对不起他 把他一个猫丢家里...

很难想象一个被纯数折腾了6年的人依旧如此自信 大概他真的很厉害吧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