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完了小魔女学园,俗套是俗套,好看也是真好看。

本来打好了一大段字,看了看又决定删了。我的写作风格永远摆脱不了我相当痛恨的中学作文体。那种油腻的循循善诱的说教味道把我自己都恶心到了,还是别发出去恶心别人了。

哎我真的是贱,为什么要在IT之家评论区这种粪坑发什么回复。

自从小区开始要求垃圾分类以来,我一直认认真真把厨余垃圾单独收集并丢弃。直到有一天晚上九点多我下楼丢垃圾,却没找到厨余箱。一旁处理垃圾的工人说厨余垃圾已经满了。在他的招呼下邻居们轻车熟路地把厨余垃圾扔进了其他垃圾箱里。不远处监督垃圾分类的大妈在逗弄孩子,对这边的事完全不在意。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愚弄,紧接着像是为了报复一样,也把手里的厨余垃圾丢了进去。

自用的读书笔记应该怎么写?比如对一段文字有自己的理解,但不敢保证完全正确,那应该直接誊抄原文,还是自己组织语言作概括?

我小学四年级时班主任换成了一个有点油腻的30代中的男人。那时班里纪律不好,而班主任的惩罚措施便是要求全班每人每天利用课余时间写1000字的“学习随笔”,放学前写不完要被留校。那时我每天的文章都在不厌其烦地论述连坐惩罚的不合理。偏偏这位老师还喜在自习课上当众品读前一天收缴的随笔,而我的文章自然也难逃他的法眼。

最初他在念完我的随笔后会表示赞同我的观点,只是新政实施不易,待来日慢慢改变。小时的我哪懂话外之音,以为自己受到了表扬,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发表批评。直到有一天我尝试了一下大胆的措词风格,以“今天我们又挨了一顿臭骂”开头,老师霎时间神色就变了,连我带全班狠狠骂了两节课的时间。

现在想来,这位老师的作为并非个人独创,而是中国几千年来爹味政治文化的冰山一角。那之后十几年来见过的事多了,竟觉得那老师还不算太坏,居然有点怀念了起来。妈的。

以前自慰是为了快感,现在自慰是为了对抗失眠和抑郁。不过说真的,年龄大了之后,第二天的“宿醉”感并不比缺失睡眠本身的痛苦轻多少。

经历了两个晚上的奋战,总算做完了一整首曲子。过程中学到了不少乐理冷知识,比如谱号原来是可以任意移动的,而且很多位置还有专有的名称。

感觉自己像写了一天的代码……

显示全部对话

我发现我的身体开始生理性地抵触高盐食品。哪怕是蛋黄酥里的蛋黄都够我的胃难受好久。

今天想要扒一个吉他六线谱,便简单调查了一下电脑上的打谱软件。最先考虑的Sibellius和Guitar Pro,二者我以前都用过盗版,操作还算熟悉,不过现在想入正发现并不划算。Muse又老掉牙。MusiXTex用代码的形式写谱子的思路倒是很吸引我,但据说排版效果不好。最终我选择尝试一下开源的LilyPond。

这东西的语法很简单,但细节繁杂,尤其是当多个feature同时使用时会让人摸不到头脑。我一上来就被“三连音、同时多个音符、延音线”的语法嵌套顺序纠缠了半天。debug时除了文档外没有任何参考资料,唤起了我对大学时“Web技术概论”那门奇葩函授课的心理阴影。时间久了,我开始同时怀疑自己的代码能力、乐理知识和英语水平这三个我还颇有自信的点。

几个小时之后我终于败下阵来,瘫在椅子上开始思考学习使用这个东西是否值得。这注定是个小众软件甚至是个玩具,因为专业人士和深度爱好者自然会购买图形化的专业软件,而对低频用户来说额外学习一门标记语言又太过麻烦。大概只有少数追求仪式感的极客才会长期使用吧。

但我还是挺喜欢这个项目的,作为一个开源项目它真正堵上了一个尽管很小但确实存在的缺口。

注册了notion这么久,目前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唯一用处是跟踪冰箱里食物的保质期。这件事从两方面说明了我有多懒。

有人说资深动漫宅往往有这样的心路历程:先是因为几个热门动漫入坑,产生兴趣后开始试图把每季度的新番全部追下去;随后因为积累了一定的阅片量产生了审美门槛和审美疲劳,开始追寻小众的作品,并对普通的爽文动漫嗤之以鼻;久而久之产生倦怠,感觉动漫无法再让自己快乐,遂有脱宅的想法;而最后的最后,在脱宅一段时间后,怀念曾经的时光,眼光变得宽容,随便捡起一部自己曾经批评过的烂番,发现也没那么糟,也能看得有滋有味。

音乐大概也是这样。我嘲笑过五月天的烂大街和弦,鄙视过班得瑞的媚俗旋律,还因为对小众文艺歌手的不屑和当时的女朋友闹过矛盾;可是我现在偶尔会突然想听五月天的歌。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也不差。

我还是觉得敏感和纤细是两回事。比如我自己就是,感知的能力很差,而同时又常常对感知到的东西承受不来。

这的说话环境应该比推特好一些吧。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