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更新置顶:

1.people won't do what you say,they do what you do
2.重要的东西更重要
3.不!要!一!再!等!待! :blobcat_thisisfine: :blobcat_thisisfine:
4.犹豫就是拒绝。去理解,但不必劝服自己接受
5.无论如何,不轻易评价,尤其不以想象作为评价
6.小心“只要…就“和“只有…才”
7.把自己从戏台上拽下来
8.不要抱怨了!做点事吧!
9.脑子不用会锈掉

置顶嘟文

如果我翻古早★发现“这话现在还是很值得别人看见嘛!”然后激情转嘟,请大家不要觉得遇见了挖坟的变态 :ablobcatheart:

↓或许有那么一丁点偏激但实不相瞒我对中老年男性潜在的想象基本都是新闻里的“三叔”这种:我打心眼里不相信他们对女性有基本的尊重。

分享阳刚大国阳刚新闻之女生15岁的时候被亲生父亲强奸,助纣为虐的一大家子都贱死了。
weibo.com/5890672121/LbVvTnzNl

一连三个广告,一个是妈妈给儿子做饭,一个是奶奶姥姥辈的人和小一辈的女人一起做饭,一个是妻子给丈夫做饭。
双汇!你要是不会做广告就不要做广告!

苦恼,有不满的时候如果别人表现出“很理所当然”或者“是你的问题”的态度,我就会满腔怒火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只好自己躲开。
怎么会这样!感觉被生活pua了
啊!为什么我不会吵架不敢吵架! :ablobcatcry:

不太相关的联想:
看到讨论给父母送礼物的那个广播,想起来男朋友特别喜欢给我送礼物但我会经常勒令他不要(轻易)送。具体说来,一是因为我对自己生活的细节有很强的控制欲,想要自己决定自己用什么、每天能看见什么;二是我了解自己还是蛮挑剔的,但特别希望我拥有的东西都是喜欢的,希望拥有的东西都能用上,收到礼物闲置了我自己会不开心。
于是他买实用的东西会先和我讨论,买零零碎碎的吃的和摆件才有一点(和我讨论之后的)自主权。
这样想,从送礼人的角度看还是有些委委屈屈耶。(但我的要求并不会改变 :blobcatcoffee: 只能说多讲赞美感谢和多回礼吧)

运动医学科的号好难挂
为自己颁发“担心的专家”称号。

显示全部对话

年初扭到了脚,外翻,伤的是内侧脚踝,现在二十天了,脚上下扭动还非常受限,脚背绷不直,小腿也不能正常前屈。害怕地抱紧自己呜呜
周末去看看,希望能好起来 :ablobcatcry:

思维片段 

总之,仍然可以吃猪大肠,是否说明了无论如何存在着尊重个人需求的土壤?喜欢吃猪大肠的人和不喜欢吃猪大肠的人可以井水不犯河水,是否说明建立在不同的价值选择之上的生活有机会和平共处?
是否要为其他原因压抑个人的需要?什么时候其他原因蕴含的价值高于个人需要的价值?有哪些个人需要的价值是被得到认可的,哪些还没有?
繁荣的商品社会和发达的工业是否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经济对个人需求的尊重?即使尊重里又掺杂着巨大的诱导和欺骗?

最初选择猪大肠是基于迫不得已的求生欲还是主动的探索欲?无论是哪一个原因,它是有所突破的,而这种突破以饮食习惯的形式被保存下来了。现存的事物里存放着过往的基因,恐惧、好奇、生存本能、探索、珍惜……统统化作食欲,留在“味”中。

我还是不大愿意吃猪大肠,像很久以前就不愿意吃鱼子、肥肉、和虫子一样。不过我本能的恐惧和厌恶或许并非出自本能,而有其渊源,我害怕的东西或许也滋味美妙。是恐惧扼住了我,还是我自己离不开恐惧呢?恐惧或许只是我保护习惯的工具。

显示全部对话

思维片段 

其实中国人能接受吃猪大肠这件事我就觉得挺神奇的。朴素地讲,大家是可以为了一种需要的满足去破除某些迷思的:
既存在“它可以很好吃,它可以带来食欲满足的快乐”这样的欲求存在,也有“它的来源挺脏的”“拒绝从一种陌生或危险的来源获取满足”这样的态度存在。但是把第一种满足看得更重要的人,就可以为了它而选择付出努力减少第二种态度中看到的危险、相信这种危险不足以为惧并且信任自己感到的快乐。把第二种态度看得更重要的人,就可以拒绝“通过食用它来获取满足”,选择其他符合自己要求的替代方式。
这两种看法大概每一种都有“一定程度的或许基于习惯的信任”,也有“在这种信任之上建立起来的对另一种价值的去魅”。也就是视一种价值高于其他价值,为此在这种价值上就愿意付出努力和代价,代价可以是其他价值的退让,正是因此,对另一种价值不会十分执着,不愿为之束缚,不以之为准则做出判断。
不过在生活的每个角落究竟选择哪一种态度、究竟把哪一种价值看的更重要、究竟把什么看作更高的准绳,在实际体验中不一定是个人自己以有意识的选择和判断确立的,而很容易以大范围内的文化、小范围内的习惯确定下来、流传开、成为在相应范围内默认和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范围如何,以文化和习惯的形式出现的预先确立的判断和选择最终呈现在个人身上,始终都是以个体的具体生活和实际体验作为最后的结果。


虽然座椅有各种各样的高度,但是好像都不太舒服。
希望每个椅子都安一个踩脚的地方。

剪头发兼具破坏身体的一部分和焕新身体的一部分的功能 :ablobcatcoffee:

心情烦糟糟,听了一天播客。
播客真是在最远的距离中听陌生人如此近的心声的好途径,离人类近了一点点,好像也能够拨开阴霾看看自己了。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看到第十期,忍不住大大吐槽:这打的什么狗屁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