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串串:

和自己喜欢的事情相隔愈远后,好像可以轻易忘记是为什么生活下去的、将来希望和什么样的人事物一起度过,所以每隔一段时间要把曾经让我为之触动的一切拿出来看一看
因为我真的太容易忘记我是谁了。

置顶嘟文

收拾房间有感:
混乱是一套完整的系统,环环相扣,摧枯拉朽。

手机里还有下厨房就是我爱生活的证明

梦见在不知道哪国皇宫里做女官,也可能是小丫鬟,有个年轻的娘娘即将出宫退休了,正在准备出去的东西。但是发生了三起事件,差不多的性质,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一起使她受了罚,发生在男人身上的两起就没有。快要退休的娘娘非常愤怒,做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宫里的大太监去她门口打招呼,说出宫的东西先别准备了。然后有一个外国男人来宫中做记录,不仅要记人物和事件,也记录穿着打扮表情举止等等一切细微末节的东西,我就被派去跟着他,上级说“你去跟着某某某,有什么需要你就报上来”,但我揣测是要我监视他…
然后醒了,娘娘和外国男人的故事就都不知道后续了。

要死,我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特别特别怕寂寞
:usamaru032: 怎会如此

看到手机剩余存储空间在心里对自己大声发问:你到底都存了些什么 :ablobdundundun:

到家之后的第二个小时就开始陷入“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怎么想都没有什么开心事”的忧郁中了

将要打出的喷嚏莫名其妙消失,就像等待已久的高潮还未到来就忽然退去

做梦梦见搬家认识了几个朋友,最后走的时候想问她们的联系方式没敢,直接拜拜走人了,醒来一阵惆怅:梦里才有朋友并且也不再联系了 :usamaru032:

外面在刮大风,世界噼里啪啦哗哗倒下

我还没有抚慰我内心的创伤呢就要开始安慰男网友开解男网友要怎么表现怎么共情才是好男人,闲的!

怎样快速自查“是否为正常男性”?

你全程发言的时候是针对女性各种建议、指导、关心、同情(否),还是针对男性的指责、控诉、制止,回击(是)!

骂男,太长折叠 

男人心里真是特别有自己,什么时候都在关心自己是不是受伤害了。

你说一群男的殴打女人,你看新闻恐慌愤怒,他立马想到自己:我可是好男人,你骂男人怎么能骂到我头上,嘤嘤嘤,委屈屈。

明明是压迫者一方享受着各种各样的隐性权力,还要对着受害者索求无条件的信任。凭什么?

把男人分成“好男人”和“禽兽”,教育女人防范“禽兽”,但要珍惜“好男人”。可是所谓的“禽兽”平时看起来也只不过是普通人。不如说根本就没有“禽兽”,也没有神话中的所谓“好男人”,只有耳濡目染日日浸淫在垃圾文化中,相信女性从属于自己,掌握着全社会的隐形支持(恶性新闻男性隐身、公众舆论总有受害者有罪论、男性对女性犯案判罚轻、家暴时公共部门不管“家事”、出轨家暴法院劝和、政府鼓励三胎、招聘性别歧视、垃圾传统文化要求女性顾家…),于是即使侮辱、伤害、压迫女性也不会有多大后果的普通男人。

自以为是“好男人”却被骂了那又怎样?只要“好男人”还活在这一系列的隐形支持中,只要他依然是掌握着这些社会权力(即使不主动使用)的一方,他就有随时成为女性家务劳动的剥削者、家暴者、性骚扰性侵犯者、杀妻者……而只受到不痛不痒的惩罚的“普通人”的可能性。到时再骂他一句“禽兽”把他从普通男人中剥离又有什么用呢?只要这些这权力还在男人手上,女性就永远不能逃离被压迫被侵犯的噩梦。

在社会的一半人群愤怒颤栗时,免于恐惧的权利就是男性特权的证明。

三岁幼儿水平画画苦手的愿望:好想自己画头像喔 :usamaru060: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