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的苏铁又开花了!小孢子叶球(左)vs 大孢子叶球(右)。

刚落日时的江水可能是最妙的:浓郁的夕阳倒影渐渐洇开了,温暖的橙粉色铺满了江面;但你定睛看去,又会发现清冽的蓝绿色随着波涛跳跃。

无聊的谐音梗又出现了! 

子驭老师:很想知道成都平原低海拔的天然林在大规模农耕前是啥样的,有很多巨大的树,一定很迷人。
乃大老师:(樟科那些大乔木很多都变成棺材了吧[狗头])
我:用完了之后就只能用蔷薇科的了?正所谓“樟棺李代”!
阿蒙老师:蔷薇科没几个能成才的,木本一个比一个烂得快。梨和稠李可能还行……李属的都是椽子货[笑哭]
阿蒙老师:可以堆柴烧,还有果木味。
我:好的,懂了,土葬改火葬了!

无聊的谐音梗出现了! 

贝尔纳特喜欢谁?贝尔纳代斯基。

好气啊,这不就《走近科学》现场版嘛!
前情提要:猎户座参宿四从去年二月份开始变暗了,亮度一度降低了三分之二,当然,后来恢复了——这怎么看都是超新星爆发的预兆啊!
结果……嗯就是灰尘,失望!

终于成功地打上了喜欢的领带出了趟门……

在大陆互联网/新媒体上班想要正装真的好难。当然可能主要还是社恐,害怕有人问我“今天穿这么正式要去干啥”吧……(行行行我天天T恤牛仔裤还不行吗!

老猫 转嘟

看到一条解释:
douban.com/people/1002833/stat
还是相当有条理的。原来书价本来是一样的,但被电商扭曲了​:0120:​ 着实可怜

显示全部对话

发现了好看的环地平弧照片!Фтещт Нфтлщмнш拍摄于尼泊尔(CC BY-SA 4.0)

雨后的小蘑菇,可能是褶纹近地伞(Parasola cf. plicatilis)?

老猫 转嘟

又一个头顶绿油油的小东西:巴西产的锂电气石 Elbaite from Brazil

宽肚猎帽宝螺(Zoila rosselli latistoma):看似神奇的光泽,其实是鸡贼的涂装——这高光,画得真不错!

换了新的面巾纸,这次是V&A的联名,William Morris!

即便在高手如林的宝螺科里,金星宝螺(Perisserosa guttata)的颜值也算是顶配了。

薄薄的蓝雾浸着远山,粉色的淡霞在细波上轻跃。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