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对方期望的方式活着,不按对方期望的方式思考,本身就是一种反抗。
爹妈希望你只想着学习,你在课本里面放漫画书,这是反抗。
老板希望你007地工作,你上班时间群聊带薪拉屎,这是反抗。
政府希望你心悦诚服纳头便拜,你阴阳怪气忍不住翻白眼,这也是反抗。
他们希望你认为自己有罪,认为自己不配,认为自己无能,认为自己垃圾,认为自己不正常,认为自己必须被奴役和强制,认为周围都是敌人,认为别人都一定服服帖帖,别这么想。
反抗不是只有一个决绝的瞬间,反抗是心里经常有一个声音:你凭什么管我?
这个声音是所有行动的前提,而不是只有激烈行动的瞬间才配响起这个声音。

关注

“有效的反抗”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如果很容易就能反抗,那说明双方力量差不多,在一开始就不会形成压迫了,至多是讨价还价式的拉锯。
所以拿“反抗不够有效”作为批评反抗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100个人都不爽,10个人就会窃窃私语,才能有1个人跳出来大声讲。
事实上我们从来不缺跳出来的那一个,但没有10个人窃窃私语站在ta这边的“人家说的也没错/那你凭什么管我们/可你就是不对”帮腔,没有100个人不爽的流露出“闹起来那我可是要帮ta的”表情,这1个人势单力薄,才很难有效。
只不过我们遇到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技术与专制的结合,让人和人很难联结和建立信任,又能轻易抹消表达。这让反抗的行为很难。

我真的觉得我们不缺跳出来的一个,而最缺的就是每个人都去想“你凭什么管我!我不要你管的!你不对!我自己搞得好好的!”
如果遇到事情大家心里都是这个,而不是“那也没办法啊/别人都听话了”之类的,我们的状况可能才会好起来。
在这一点上,反抗的行为不带来严重的报复,反而是更容易说服和影响更多人产生反抗的心理,这大概就是讽刺会很有力量的原因吧。

这个在水军操作里面就是常见的评论引导,真的有用。

我们经常说,大家缺少的不是反抗,而是组织。这个注册小号抢首评给自己捧哏敲边鼓的行为,就是一种“组织”。它引导了看法,让“第一个表示支持”的顾虑消失,极大地降低了其他同样意见的人表达支持的门槛。
组织是为了有团队合作,暂时没有的话,我们就创造自己的团队,没毛病。
当然有效,他们搞水军减刑犯就是在干这个,哪怕活儿干那么糙,也起了作用。
而且我觉得大可以降低对开小号对自己表达支持这件事的道德洁癖——一人一票都没有的地方,开个小号支持自己说过的话有什么问题?我难道不配支持我自己?我觉得自己说得确实很对有什么问题!

回到这串嘟开头那条,这也是为什么居高临下“挑剔别人抗争不到位”,往往并不是在支持抗争——你把宝贵的支持扩大声势的机会,变成了表达反对,制造了复杂的信息干扰受众接受原本单一的抗争诉求。
不是说不可以觉得别人的抗争不够好不够有效,而是如果你真的支持ta的抗争,最重要的是表达支持而不是其他。公开(表态的时候)支持,私下(技术性讨论的时候)提改善意见,这样可能会更好。
如果你只是想表达自己想得更高明自己更先进更牛逼,那就不要假装自己是在支持ta,直接爹起来“我吃过的饭比你吃过的盐都多你看我智商和血压都一样高了”,这样你也更省事。

@rei5th 是的,我对这个ted还有些印象?。。我记得说是个快闪,第二个人很重要,第二个人的出现意味着这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群体行为,是本质的改变。。。

@rei5th 以为是孩子班主任哈哈哈哈哈哈哈

@rei5th 他们相信,如果不相信他们会冷眼旁观。

@Yan14 他们相信的话那是因为这个事情的观点符合他们的认知,如果换一个人说他们就不信了,那就说明他们信的也不是这个事。

@rei5th 是不相信你。被骗的感觉不好受,有人会因此不愿与你共事。对手会利用这些分化你们。你自己的信誉也会受损。
组织内部是需要相互信任的。企业与员工之间要签订劳动合同,保证薪资正常发放,如果员工整天担心薪资,很难做好工作。劳动合同就是通过契约这种方式,让组织成员能相互信任。

@rei5th 不想讨论你党可以不提。你提了,我还得解释。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