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天气对自然卷太不友好……出门前梳的平整的头发五分钟就炸毛了。

浓雾中看到了海豹!活的,在海里自由自在的海豹,前肢还伸出来招招小手,啊太可以了!

八月第一天,(感觉)看到了一只凤凰。

后院结的黑莓已经供过于求了,于是做了果酱,酸度正好。

喝完睡觉!听着窗外的树被风晃动的声音,觉得好安心。

开始做八月的出行计划~临摹了个小贴纸,营造一点夏天海滨的氛围。

今天份的维生素。感觉最近熟的这些个头越来越大,都要赶上超市卖的了

昨天又去附近的白崖光合作用了。

刚好是下午退潮,水特别清,石头和水洼之间有好多螺,多到无处下脚,担心走一步踩到了怎么办。围观了螺和帽贝的超——慢——速——纠缠。我蹲着看了有20分钟。望着对面的七个白崖全景,突然觉得我上次一口气走完了全程还挺厉害的。

海边太阳很大,在回来的公交上戴着口罩又被晒了一路晕晕乎乎的,本想着早点睡今早还能去看个日出,结果根本没听见闹铃,睁眼已经6点了。

我,因为想抄近路所以脱了鞋卷了裤脚趟水过河对岸,结果第一脚没站稳下意识一扶鞋掉水里了,现在光脚坐在河滩上晒袜子😂

和室友淋着小雨摘今日份的野生黑莓,围观袒胸(没露背)的大蜗牛

刚才去厨房刷牙没开灯,挤完牙膏一抬头就看到窗外矮墙上趴着只狐狸,姿势妖娆表情玩味。这会儿开灯它估计就跑了,于是我一边摸黑刷牙一边隔着玻璃窗和它互相瞪了老半天……

起了个大早去海边看日出,结果位置不对被楼挡了只能看到朝霞,不过这个渐变色真好看啊,拍了张虚焦的当手机壁纸。

自从后院的野生黑莓开始结果后,我每天早上的乐趣之一就是去把变黑了的摘回来~

讲到伊壁鸠鲁并不epicurean,再看看对面学派的塞涅卡,历经卡里古拉、克劳狄乌斯和尼禄三位皇帝,作为斯多葛派却并不很stoic,emmmm

伊壁鸠鲁的快乐主义后来被等同于享乐主义和纵欲主义实在是太冤了(西塞罗的锅)。讲真我觉得他说的Ataraxia (ἀταραξία) 这个词还蛮适合现在这种环境的……

显示全部对话

有阵子没听西方哲学史的课了,今天开始希腊哲学衰落期,记了些笔记留作reference:

亚历山大时期(以及这之后的托勒密、塞琉古、安提柯三个希腊化帝国),希腊从城邦制转变为帝国,公民变成臣民,不再关心世界本原、终极真理这些形而上学的问题。
按照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的观点,公民是城邦的主人,要亲自参与管理公共事务。但对于臣民来说,国家的命运是由最高统治者决定的,个体考虑的是如何在个人选择无望的世界里获得幸福。哲学因此被纳入到了伦理学的范畴,所以罗素会说:“哲学不再是引导着少数一些大无畏的真理追求者们前进的火炬,它毋宁是跟随着生存斗争的后面在收拾病弱与伤残的一辆救护车。”

这和兵荒马乱的年代无暇他顾还不太一样。哪怕日子还算安稳,也有些闲暇,头顶的天花板毕竟已经盖上了。

晚餐做了个猪腰子,捧在手里感觉光滑紧致有分量,就是中间的筋膜处理起来有点费劲。

火车站桥下又有了新涂鸦,这次是卡尔·萨根的Contact✨

后院栅栏外的野生黑莓,还有好多够不着/还没熟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