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校前几天也有伊朗学生自发组织了宣讲活动,向大家传播发生在伊朗的独裁暴行。
他们在学校大堂弄了两张桌子,上面挂着他们打印出来的海报,有文字的也有图片的。我路过的时候宣讲已经结束了,但看见现场留下的海报,还是觉得非常振奋人心。有这样的年轻人的民族未来才有希望。

玩过《赤痕:夜之仪式 Bloodstained: Ritual of the Night》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games/1124/
战斗手感一般,全成就累人,但整体还是很好玩的游戏。

玩过《死亡搁浅:导演剪辑版 Death Stranding: Director's Cut》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games/2582/

加拿大都宣布要结束疫情政策了,墙内高铁上吃个东西还会被畜生指着鼻子问“你吃东西的目的是什么”。
twitter.com/whyyoutouzhele/sta

女朋友跟我分享小知识说人会对见到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东西印象更深刻。
我:“那你既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也会是我的最后一个女朋友,这下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了捏~”
她马上羞得躲进被子里去了。

Lain 转嘟

一张不含猪,单纯想要分享给大家的治愈图片

女朋友前几天问我知道贵州转运巴士的事情吗,我说知道,她好奇我怎么出国了之后消息还是很灵通。
我:我可是哪怕生病都不忘垂死病中惊坐起浏览反动信息的坚定恨国党。

Lain 转嘟

伊朗这次声势浩大的反头巾运动起源于9月13号一名叫做MahsaAmini的少女,因为头上黑巾没有佩戴正确而被伊朗警方强制拘捕擅自关押两个小时。之后释放的她陷入昏迷,并在随后三天抢救无效去世。为她接诊的医生说该少女曾经在生前遭受过凌虐。

而伊朗警方则在事故发生后不断推辞逃避责任,甚至在有目击证人站出来指控伊朗警方在拘捕女孩的过程中已经在警车里对少女进行非人道虐待。伊朗官方依然逃避责任。甚至将受害者家属一家禁言没收了手机。

至此伊朗女性怒火彻底被激起。她们或在网上剪发焚烧头巾,或涌上街头焚烧头巾对伊朗官方进行抗议。因为在Amini被害之前,伊朗就有不少女性因衣着问题被伊朗道德警察拘捕并非法惩戒。

伊朗妇女已忍够了这几年的高压政治,在这场声势浩大的纪念amini的反头巾运动中,不止成千上万名伊朗女性冲到最前面,甚至还有这些年长期生活在伊朗高压政教合一环境里的男性们也纷纷走向街头跟随女性一起抗议,并强调“还妇女自由,就是给自己自由。”
很快这场从德黑兰发起的大型示威扩散到全伊朗,在这场冲突中不止有女性牺牲,也有男性被军警重伤。
但伊朗女人并未被打倒,甚至越挫越勇把剪发反头巾运动扩到全球。

Lain 转嘟

笑死我了 还蛮想知道之前给她辩护的人对这段的想法的 算了 也不想知道

有时候看别人抱怨自己感情不顺,说觉得对方不够爱自己,我就想:
你的问题不是得到的爱太少了,而是得到的爱还不够少,所以当初才能接受和这种一看就不会为爱情全心全意付出的人在一起。

学校负责国际学生的部门有个中国员工,他把中国学生们拉了一个微信群(人称“大群”,我自然是没加的)。
近日听闻他以“网课要用”的名义在群里要求大家通过学校个人系统上传签证(我怀疑他当然有权限查看每个学生上传的文件,通过这种方式只是为了制造“合规”的假象来让人放松警惕),让我觉得很不对劲:
首先我没听说过上网课和签证有什么关系;其次退一步讲就算学校网课真的需要你提供签证材料(什么怪胎),为什么没在官网醒目处写明?为什么Admission Office或者Register Office没有发邮件给学生?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学校个人邮箱或者部门邮箱(International Student Office)给大家发邮件而是选择在微信这种只有中国人在用的平台上“通知”大家?……

总之我把这件怎么看都很蹊跷的事情定性为CCP走狗搜集个人信息、监视海外留学生的一环,只觉得这种无孔不入的渗透与管制让人脊背发凉。可笑的是其他人并未觉得有何不妥,非常乖巧自然地上传了自己的签证,我之前发嘟文骂他们是傻逼一点都不冤枉。

显示全部对话

这种人,脑子一团浆糊,不论别人跟他说啥他都非得抬杠几句,用自己残疾的逻辑和语言能力发表一些屁话,明明什么都没说却显得自己好像很有真知灼见一样。
和这种人多讲一秒都是在浪费生命。

显示全部对话

我打小就早熟,成长过程中深受此困扰,虽然表面上跟谁都处得来但实际上看大部分人都觉得无趣而荒唐。
毕业两年后重新当回学生,发现和身边的中国同学完全没有任何能聊得来的话题,两边的阅历完全不在一个水平(我有一些社会经验而他们都是毕业后就被家里无缝送出国的),大两岁跟大了别人两辈子似的,他们一讲话我就觉得傻逼。当然了大部分留学生本来脑子就不太好使。
最终又回到离群的生活中来了。

//垃圾分类碎碎念
我(发邮件给宿舍办公室):
你好~请问如果我有一份没有在垃圾分类图上列出的垃圾,我该怎么确定要把它丢到哪里去呢?
办公室回复:
我建议你就干脆把它当不可回收垃圾丢。

我内心:?这么随便的吗……

(自以为)很热心地回复了别人的公开提问,结果连一句谢谢、一个回复甚至一次点赞都没收到,点进原嘟一看发现人家明明有在和别人互动。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理解这种情况的,反正我觉得就算你认为我的回答对你屁用都没有,你至少也该给我点个喜欢尊重一下我为你付出的时间,不要把别人的好心当成理所当然,OK?
小心眼如我是真的会当场拉黑的。(竖中指)

Lain 转嘟

上个月读Entitled: How Male Privilege Hurts Women (应得的权利)。里面提到一个保守派惯用的伎俩:塑造一个假想的受害者形象(于是暗示着一个加害者形象)。在堕胎问题上是未来的建设者和天才被扼杀于子宫;在厕所问题上是顺性别女性被伪装成trans的顺性别男性骚扰。但当研究者真的去查数据库看美国过去十三年(2004-2017)的罪案记录,事实不是是那样的:只有1宗(还有1宗存疑)是trans进入女厕所性骚扰,有13宗是顺性别男性伪装成女性,但有至少154宗是顺性别男性连伪装都没有就进入女厕所实行性骚扰的。而一份样本数接近28000的问卷显示59%的trans在过去一年中至少有一次因为担心被羞辱而放弃去公用洗手间。

对照数字,很容易发现这种伎俩的内核是通过放大一个形象去掩盖了其它许多形象,尽管在现实中后者的数量/概率远大于前者。然而人类大脑的思维方式就是更容易被一个具体鲜活的形象所打动,对抽象数字却远不敏感。而且这个被建构出来受害者形象还总是精心挑选出来最能trigger主流人群的某种内在焦虑和恐惧的。当人们的大脑被自己/身边人可能受到威胁所激发的高浓度情绪占据时,往往都顺着“解决掉危机”的方向一路狂奔不回头(“危机来源/加害者”通常已经被非常贴心地用探照灯打亮了),很难退一步先抽身出来去分析这个所谓的危机是否是人为构建出来的。类似的propaganda手段也因此虽然老套却总能灵验地掀起波澜(国内疫情封控把这套玩出花了)。

我至今还想不出来如何去抵抗这种洗脑,毕竟它是正正踩在了人类思维机制的漏洞上。或许一种可能是当一个被推到前台的形象过于眩目时,记得去寻找被它遮蔽的许许多多其它形象。

想做一只蚂蚁被上帝的松脂砸中,静静地将一个瞬间定格几万年。

黑泥警告,含攻击性发言 

最近我在tl上屏蔽最多的就是发癫同人女(请注意不是指所有同人女)。我自己都没想到,不是粉蛆,不是蝈蝻,不是岁静,不是高华,是发癫同人女。

主要特征是喜欢短时间内连发好几条嘟文高强度刷屏讲她推,语言组织高度碎片化情绪化以至于四舍五入可以认为是没什么信息含量的互联网垃圾。点进主页翻上几十条都密密麻麻地在讲她推,中间一点其他内容都见不到,非常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偏执狂的症状,像赛博神经病。
长毛象本来就不是什么容易找到同好的地方,更何况有些人发癫的时候甚至都懒得带上她推的名字,这种嘟文连安利都沾不了边,就是单纯的拒绝交流的个人高潮。

有些稍微有点自知之明的会在主页注明“不喜欢看就屏蔽”,但问题是你何德何能要求其他几万个用户主动付出时间来屏蔽你啊,能不能自己主动收收味,少往公共tl倒垃圾,或者至少打个cw折叠起来也行。
长毛象的tl机制和微博又不一样,在微博你是个小透明的话发点什么东西绝大部分人都看不到,在长毛象你发癫,同一时间在线的用户全部能看到。一个人污染几百个人的时间线,还总觉得“只要我说了‘你不喜欢可以不看’,别人要是还觉得困扰的话那一定是别人的问题”。

每次看见这种发癫同人女都觉得很迷惑,怀疑她们到底有没有基本的社交边界感。宅男群体虽然恶臭但好歹知道圈地自萌,有些同人女大概在现实中比宅男群体更找不到朋友吧。

前几天在劝朋友润,他说他放不下父母,我balabala劝了他好多,是快要觉得自己爹味太重的程度。
我不知道该不该戳穿他的摇摆与软弱,顾及父母只不过是他犹豫的借口,本质上他缺乏行动的心力与勇气。既向往国外的生活,又对跳出现在的生活感到害怕,觉得这辈子凑合凑合也能在国内得过且过地摆烂。如果一个人还能接受在国内摆烂生活下去,说明实际上他也没那么急着想润。或者说他还没意识到润是在为自己赎身,作为普通人你不付出点什么是没法逃离这个地方的,而且对更多的人来说是想润却没机会,他应该对自己还有润的希望多感到点庆幸。说难听点作为老中人你这也要那也要,是对自己的命贱程度还没逼数吗。
周五上课的时候见到好几个中东的女性,人家孤身一人千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学成则润,不成则只能回国穿黑袍戴头巾,这种孤注一掷、充满勇气的人可比你国大部分鸡贼老中人配润得多。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