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了,上海的餐饮业还是没有恢复,我们店也终于抗不下去倒闭了,现在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本来是有十多个人。大部分同事都回了老家,还有一些人进了厂子或者去了稍微好一点的松江那边。
我没回家是因为还有自学考试和驾照要考,每天帮别人做点盒饭,只有我和老板两个人,给我发半天的工资。
最近迷上了踢球,之前也一直都很喜欢看球,但没时间练,月初的时候买好了装备和德布劳内、孙兴慜、瓦尔迪的球衣,去球场踢太贵,我就在店旁边的一块停车场练,颠球现在能颠五个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现在觉得听歌、唱歌和看闲书都没有什么用,当每天看到这片土地上正在发生的新闻,还有欠了两个月没发的工资,考试的压力,只有跑 踢才能暂时忘掉这些

看《时代革命》,最使我触动的镜头是一段航拍 在很高的位置拍下面的示威者们,他们先是聚集在一起,等警察来到之后,这些示威者们会像流水式般向街道上不同的十字路口散去,接着再掉头,回到不同的地方再聚集,反反复复,没有人后退。

在看这部纪录片之前,我对那一年那个地方发生的事知之甚少,只知道“占中”、“废青”和小机场、黄秋生被封杀,主要是因为所看到的信息都经过了一层红色过滤。

那一年我还在琴行工作,听到过一个做律师的学员和一个做生意的学员聊过一次,他们中间也提到了上世纪被消失的那一天,觉得他们不会用武力,因为有了那个前车之鉴。

里面有一个章节叫做无力感,看这部片子给我最大的感受也是无力感,因为刚开始就知道这片土地上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强子 转嘟

找回手机里19年六四晚会的相片,那年正值三十周年,有超过180,000市民参加晚会,参与人数为历年最高。人群挤满维园六个足球场,手中的烛光数不胜数。所有人沉默不语一同祈祷,用自己的方式缅怀同胞,那是我印象最深的六四悼念记忆。那次烛光晚会出席人数破纪录,原因之一就是要为6月9日的大游行造势,而超过一百万人参加的大游行也拉开了反送中运动的序幕。

三十年前先辈们坚持过,三十年后港人仍要为现在抗争,但两次运动最终都因中共镇压而结束。89民运本应该成为改变的起点,人民已选择要迈向民主体制,但是中共拒绝接受反而令它成为了独裁统治下的悲剧,又在三十年后重蹈覆辙。我们没有理由不去记住这段历史,悼念六四本身就是一种延续和抗争,为公义呐喊与极权对抗。

过去影响现在,而现在又决定着未来,政权希望得到沉默,因为89民运的生命力还存在于记忆中,有着无法撼动的力量。而作为公民,良知告诉我要铭记六四,在最绝望的境地里,我仍愿意相信所有的勇敢与执着会令公义重见天日,希望的种子仍将冲破障碍生根发芽,民主之花终有一日会在广阔土地上自由盛开。

六四33周年
点燃、举起、不灭🕯️

粽子和咸鸭蛋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物资
四月开始封控到现在,物资一共发过一瓶油、一把面条、两包达利园、四包榨菜、一包桂圆干 香菇干 红枣、一斤咸肉、一根火腿肠

有个同事五月份出的小区,他老婆现在已经怀孕八个月了,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家,如果他再不出来工作,孩子出生后的奶粉钱之类的压力很大。
中午十二点吃饭的时候他说 下午要带老婆去产检,因为孩子在肚子里一天没跳了。我问他为什么不现在去,他说居委会的人要一点钟才上班,他老婆才能去申请出小区。然后我让他赶紧找老板,他认识小区居委会的人,这事一点也不能耽误,同事才反应过来,开车回了小区。
包括上次我送我同村的大伯去虹桥,他也是说这是国家也没办法了,然后他自己还要花两千多块钱隔离。封城这两个多月来,已经对很多事情麻木了,但这两次就很想不通,妈的个逼的,在这种政策下,他们是想把所有人都变成复制人,一切都要为他们着想,而不是为自己,甚至他们能把这些变成是为了自己好,老实人就活该被牺牲。

梦见自己剃头了,自己给自己剃的,结果剃完头的第二天解封了,在公交车上有一个专门理发的阿姨,收费七十块,虽然觉得很贵,但问都问了,还是剪了

4月中旬的上海,那时刚刚从小区出来,因为店里被划分为保供单位,路上的落叶,隔壁美团买菜的帐篷(因为里面有确诊,所以他们就在路边绿化道上搭帐篷睡),美团买菜扔掉的垃圾,也是上一个原因,还有上海大学里面摘洋槐花吃的阿姨

强子 转嘟

alivebar 的建站初衷是「让简体中文用户正常使用简体中文」,这是建站第一天就已广而告之的愿景。所以不妨在这里正常使用简体中文。

被封控的第56天,一边听着Kid A,一边炒西蓝花 :awesome_rotate: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