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
男性或首页缺乏feminism内容的关注请求可能不会通过

转嘟频繁,关注可见中存放大量牢骚话和负面情绪,不喜欢被刷屏的请谨慎关注。

赛博交友困难者,互相说说话就已经很高兴了 :blob_cat_innocent:

置顶嘟文

第N个置顶:我倾向于把所有遵守社交礼仪的人当作男性(此处不仅限于生理性别)以外的其她性别看待,如果非得让我感受到你的男味,那么我对男人的唯一兴趣就是捅男的屁眼。

置顶嘟文

那个啥,我一般不会主动取关互关的朋友(迄今为止没有取关过任何一位),所以如果发现被我unfo了但不清楚怎么回事的可以来问我一下,有可能并不是出自我本人的意愿。如果友邻想要取关我请随意。

置顶嘟文

关于关注:
我关注别人是因为别人说出了我感兴趣的内容,所以我默认你关注我也是一样。

不一定回fo,如果我没有通过你的申请很大可能是你没有头像/嘟文太少。

尽管象上大多数用户很友善,但在简中网络发生的一切让我不安,所以申请关注的用户会稍微看一下主页内容,如果冒犯到你我非常抱歉。

且陶 转嘟

哇这个苏联笑话我没听过!

「亚当和夏娃是哪个国家的?」
「苏联。不然还有哪个国家的人没有衣服穿,只能分享一个苹果,还以为自己在天堂里啊?」

且陶 转嘟

以及,之前室友在法院实习的时候前辈就说选法官喜欢找男的,因为在老百姓眼里男人更有公信力。学校选选调生的潜规则也是只会招男的,很多简历优秀的女生可能会为一个及格边缘的男生陪跑(这是和辅导员很熟的及格边缘男同学告诉我的)。明明法学院男女比例失调(我校官方的数据大概是三比七),律所、法务部门都偏向招男生,因为“经常出差”。当然很多人会说检察院女生很多啊,废话,基数摆在那里,你说机会真的均等吗?甚至有的老师会直接表明更喜欢男生,室友用男友一年前的论文交选修课的考核,一模一样的论文,分数能差十几分(没被发现,因为发现就直接挂掉了)。

当然那些上等人会告诉我们,只要你足够优秀,没有人会因为你是女生歧视你。我只想告诉上等人,没有人会因为你是男生歧视你,这就是差别。

显示全部对话

不喜欢b站上这样一类视频:up主要么是海外留学生要么是海归,背景还都挺亮眼,熟练掌握两种以上的语言,打扮入时靓丽,用幽默情景剧的方式对比中国和国外xxxx的不同,观点一般偏向国内方便的生活或中国文化。

主要是这种视频内容太中国特色了,让我想起除夕夜喜欢在长辈面前表演节目的小孩儿,透着股目的明确的聪明,靠着把自己当个乐子在一众亲戚小孩里稳坐食物链顶端。

且陶 转嘟

👇其实发生在中国的大多数事件就是这样,没有后人猜测的复杂的政治动机和阴谋,只是赤裸裸的野蛮和恶。在文明寸草不生的地方,残暴就成了道德。不需要向你说理,因为本可以碾过你,肢解你,吞噬你。

且陶 转嘟

查了一下422,非常血腥和Guro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9%BF%E8%A5%BF%E6%96%87%E9%9D%A9%E5%B1%A0%E6%9D%80
广西文革屠杀,又称广西大屠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年-1976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发生一系列私刑、直接屠杀事件,1980年代中国大陆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为10-15万。杀戮方式包括砍头、棒打、活埋、石砸、水淹、剖腹、挖心、掏肝、炸药炸,等等。在屠杀期间,广西武宣、武鸣等诸多县区发生了非饥荒情况下的大规模人吃人事件,据部分披露档案,
至少137人被吃、参与食用他人尸体者至少有数千人。另有研究学者指出,据广西民间调查,有名有姓的被害人有421人被吃,而不同调查均显示全广西约有30个县市发生过人吃人事件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拨乱反正时期,中央成立的第一批调查组于1981年前往广西,但在两个多月里,工作组每到一处都受到当地区党委派来的人的严密监视,遇到重重障碍。据公安部干部晏乐斌的记录:在思想战线上,两个“凡是”之外,广西还多一个“凡是”一直在坚持,即“凡是韦国清同志批示的、指示的都要坚决照办”。... 广西的造反派控制着各级党、政、军、企、事业单位的大权,并自成体系,向中央封锁消息,捂住盖子。谁要是触犯了他们,揭露了广西问题,轻则受到打击报复,撤职调离,重则受到镇压,判刑投入监狱劳改队,甚至处死。

广西大屠杀的研究者郑义指出,韦国清(文革期间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在中央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过程中,对将吃人肉者一律开除党籍和干籍的做法非常不满,曾反问道:“为什么吃过人的人不能继续当干部?”

依据一位广西大屠杀的研究者,他所访问的当年的那些食人者,没有一个忏悔的,众口一词地说,当年就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如果他不杀那些人,那些人就会杀了自己。

且陶 转嘟

这次爆炸火灾报警器没有响,也没有人通知楼里的其他学生要出去。如果能有给大家提醒的地方,应该只有下面的了:

如果生活里看到或者听到了爆炸声/异响,快速逃离现场,离开建筑物周围去空旷安全的地方,不要在视线能看到它的地方呆着。

不要围观拍照拍视频,遇到灭火也不要围观消防员是怎么灭火的。

听到火灾报警器的声音也要迅速逃离。离开现场,离开现场,离开现场。

爆炸物有可能有毒,浓烟也对身体不好。逃离现场,戴口罩等等。

这次不知道消防员是不知道里面的到底是什么爆炸还是怎么回事,开始用水灭火。一次爆炸之后很多人在楼下围观,隐患太大了,后续的爆炸应该全都看到了,甚至有可能受伤。

唉。同学说刚开始的声音以为是仪器倒在地上发出来的巨响,就没有在意。

学一些基本的逃生知识。(其他的我也不懂,难受)

显示全部对话
且陶 转嘟

朋友跟我讲她舍友会观察她的日常开销,留心包裹数量和购买物品来推测她的生活费,然后在我朋友哀叹双十一尾款的时候蹦出来说你怎么可能没有钱。
这个场面已经诡异到我感觉有点害怕,like,怎么会有人做出这种事啊啊啊啊?我说这人敏感且心理极度不平衡,你真的不考虑换宿舍吗……

说真的这国有很多人是stalker而不自知。

且陶 转嘟

法学院记事 

话已至此,我只好在她意味深长的眼光里点点头表示队员听到了谆谆教诲,没有多问到底是评委的看法还是她的看法。

再后来,朋友跟我说她在微博输出观点,教育广大女孩子要欣然接受“旺夫”这个词汇。从词性和词义等多个角度论述,证明这是个正面的褒义词,所有认为不妥的想法,是有的女的想多了、想岔了。结论:不管旺谁,都是我们女子的福气。

我听罢点点头,是大聪明当年在辩论队的风格。

显示全部对话

法学院记事 

哦对了,恁法学院还盛产这种人,我称之为:大聪明。这种人永远觉得自己技高一筹,见识过人,特别喜欢在一些社会性共识上发表不同看法,以彰显自己与众不同。但不知为何,到了众人辱骂陈规陋习的时候,他们也会跳出来替传统道德背书,我猜是因为向往背后的权威形象。

我院辩论队队长,为人好逞口舌之快,大聪明的一员。我刚进法院的时候,尚被法学的光辉蒙蔽,一被招揽就立刻进了辩论队,有幸与她多次交锋。

某次和学弟学妹吃饭,恰好与她同桌,刚入校的新生有很多事情打听,她热心地解答了很多问题,漫谈里提及:“但是我想告诫女生们,咱们院存在一点男女歧视问题,有的比赛明明男生条件不够,却还要刷掉女生招男生。”到此处都很平常,随即话锋一转:“但是我也会这样做,我认为这个做法正常不过。”

我听着皱眉,待她说完忍不住多嘴:“如果意识到不对,而自己又有选择权,为什么不多选女生?”

她瞥眼看向我,像是惊讶又有点失望,多种复杂的情绪混合成了深沉一句:“因为辩论队正式比赛的时候,如果队里没有男生,全是女生,那么评委第一印象就会觉得这个队比较弱。这就是人的看法,是没办法的事。”

且陶 转嘟

前几天姐姐去体检,意外查出畸胎瘤,今天出结果癌化物有点超标…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问问象友有没有了解这个的。恶性的畸胎瘤做手术之后是不是就没问题了啊?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感谢各位

现在知乎这群下贱东西开始扒孟美岐去美国时在酒店和别人开房了,我猜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自称金主的人出来意淫细节了。抠脚男的真的很喜欢趴别人床底吼,我看他们才是最需要做爱公示的人。最好居委会派专人检查他们的垃圾桶,把每天手淫多少次每次几分钟约炮吃几粒伟哥都写大字报。

国产恐怖片的海报是同一个人量产的吧,封面都是一个长发女鬼,面无人色翻着大白眼子,随便几个窍流血,白麻袋一样的长裙子,头发还又黑又绿脏兮兮油腻腻一绺绺的。这就很没劲,女鬼要是有洁癖呢?要是生前剪短发呢?我要是成鬼了我还遵守你们人类那套吗,我直接在地府裸奔,阎王爷和路西法这都属于试图在地府复辟人类社会陈规陋习的反阴间分子。拒绝女鬼刻板印象从我做起。

要去看沙丘吗?

想起之前被群嘲的那个高中同人女,因为政治学了马原迫不及待投稿显摆,当时就想说在微博“普法”的法学生大部分也就是这种瞎显摆的贱人啊喂!婚姻法都是现百度的,问仔细一点发现连民法都没学呢😅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在互联网上装逼要敢想敢做

显示全部对话

又开始骂法学人 

贱,真的很贱。我敢说法学生绝对是国内高校ego最大最傲慢的一群狗比,这群学法的人随时随地认为自己有资格参与讨论任何话题,一个个的口气大的仿佛已经内定了红圈所或者最高院。实际上大学四年除了课本和材料根本没读过任何法学论著,学科的基本框架都没有,却敢于抱着本电子法典在微博评论区显摆自己识字。还没有毕业,已经养成了人民主子赵老爷公仆的意识,法院也是考公比例很大的地方,毕竟现成的奴才不招白不招啊😄上课发言时的表情已经跟政府办事处的人无限重叠,社会主义接班人当不了,但确实是合格的中特社政府走狗。每年都是这种人一批批地输送进律所和公检法,还想中国法律改革进步,律所工作环境改善?滑天下之大稽。

在国内读法学研究生朋友的经历:女老师以“你们女权主义者”开头论述支持嫖娼合法化的观点,女学生表示同情嫖娼者,男学生从“本性”出发为嫖娼者辩护。
朋友读的是排名很高的学校,这就是恁国法学院现状。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