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微博博主王才亮律师
“最新消息欧金中死了,但欧金中前妻欧秀香涉嫌包庇罪18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且其前妻姐姐两个儿子、女儿因该事件涉嫌“散布谣言”被查。”
share.api.weibo.cn/share/25737

我不是给李云迪洗地,他是弹钢琴的,还是弹棉花的,我根本不感兴趣。

我想说的是,首先,违法就是违法,公众人物违法,也应接受处罚,这是公平正义的基础,这当然没问题。

其次,人应该有基本的体面和尊严,衮衮诸公应该有,贩夫走卒应该有,配军囚徒也应该有。

因此,当我们拿李云迪的丑事、拿那个女舞蹈老师的所谓蜜桃臀,津津乐道,吐沫四溅,甚至编排各种段子,恶意消费其“社会性死亡”的时候,这根本不是捍卫什么公平正义。

因为李云迪这点破事,根本与公平正义无关,我们只是在狂欢,纯粹的狂欢,“你小子也有今天”式的狂欢。……

标题:为李云迪保留最后的体面,就是保留我们自己的体面。

原文:kutt.it/vRTEzI

弦子:
这里是我诉朱军案的上诉状和一审判决书全文。这是一份留给历史与公众的法律存档,也是我一审之后付出全部努力想要做出的记录,非常感谢在这一个月帮助我的大家,也非常感谢所有朋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mp.weixin.qq.com/s/NkOOE3zWug5

昨天和朋友约好一起周末一起出去玩,顺便邀请她来我这里留宿,结果今天她告诉我:学校发通知禁止学生无故外宿,外宿申请需要层层报批,否则要被“相关规定”处分。其实前几天我也有听另一个实习生说学校最近管理极其严格,我当时还没有在意。现在看着这个需要层层审批的申请表,和以那个“家人病重”为举例的请假说明,气到浑身哆嗦:

墙国就是有这种能力,用一些看似【规范严谨】、【合情合理】的程序,随便地剥夺你的权利和自由,还顺便PUA你一下,让你觉得自己的理由不配请假、觉得自己的抱怨是无理取闹、不应该有【你原本就应有的】权利。
墙国的程序和规则不是用来服务普通人的,而是用来供特权者奴役他们的。对付普通人,根本不需要”x章x条规定“,只需要一个”有关规定“就足够了。
任何机构只要有一点点权力,都可以无边际地膨胀滥用;即使没有权力,他们也可以借助普通人对权力、地位差异的恐惧和习惯性地服从,为自己凭空创造权力。

普通人每天活着就像轮盘赌,不是到什么时候,自己又要挨上一枪。

在美国有一些维吾尔人,他们为了工作、上学或访问而合法地来到美国,然后惊恐地看着中国的局势恶化到对他们来说太危险以致回不去。其中许多人决定在美国寻求庇护,但令人权倡导者感到困惑的是,政府在批准这些申请方面一直进展缓慢。拖延导致了更多的挑战。由于处于停滞状态,一些护照过期,使难民更难获得批准。

这些家庭发现自己无法继续生活,也无法摆脱对驱逐出境的持续恐惧。

维吾尔族诗人和活动家塔希尔-哈穆特-伊兹吉勒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于2017年与家人一起逃到美国,寻求庇护。

"我是当时能够离开的极少数幸运的维吾尔人之一,"伊兹吉尔本周告诉国会议员。"许多其他维吾尔人无法获得同样的机会。他们无法获得护照,或者他们的护照被没收了。"

伊兹吉尔等待批准他的庇护申请已经四年了。他说,他两个女儿的中国护照在2019年过期,她们现在在美国没有正式身份。

"在美国的一些维吾尔人已经等待庇护身份七八年了,"伊兹吉尔说。"尽管一些美国维吾尔人生活在安全的条件下,在美国有工作机会,但许多人没有获得合法的居留身份,他们正经历着许多困难和焦虑。许多人继续收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威胁。"

显示全部对话

部分原因是中国让难民的逃离变得异常困难。但是那些逃出中国的人还必须克服官僚主义的障碍和缓慢的庇护申请处理。

"到处都是检查站、摄像头。人们很难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维吾尔人权项目的穆斯塔法-阿克苏告诉我们。他说,中国官员拒绝为维吾尔人更新或发放护照,并将没收拥有护照的个人的护照。而在其他国家的维吾尔人在试图申请难民计划时,由于行政积压和护照过期等问题而遇到了挑战。

中国已将100万至3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强行拘禁在新疆的拘留营中。拘留营的幸存者作证说,他们在拘留期间受到了可怕的虐待。集中营的幸存者图尔苏奈-齐亚乌敦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国会议员,她曾多次被看守强奸,并被电棍折磨。她还描述了营养不良,与其他被拘留者挤在一起,并被迫放弃她的宗教信仰。

"如果我们问问题,我们就会被打。"齐亚乌敦作证说。

显示全部对话

财新网被除名当然不意外,财新网主编胡舒立发博「猪头如果做得好,还是相当可吃的。猪头不受待见,与人们的观念很有关系。背负着这等恶名,一般人谁还愿意在餐桌上与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暗讽习近平,后面结局可以预见。 :1020:

早就把奥威尔出的书当成政治实操手册,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真的用不着去提醒大家10月18号qq和微信尽量不要讨论政治,因为老大哥早早就看着你。

【被选中的独居女性:“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特别谨慎”】事情发生的那天夜里,潘雨睡觉时隐约听到周围有声响,但并没有醒来。第二天早上,她准备出门上班,如同往常那样,临走前想要反锁房门,却发现锁孔里有被胶水黏紧的两根牙签,猫眼从防盗门上被挖出来了一半。她叫来警察和开锁公司的人,开锁员把一根长长的硬铁丝从猫眼的缝隙里伸进去,在把手处往下压,于是,没有反锁的门被轻易地打开了。
警察对她说:“你是被挑选的。”年轻的单身女性,独居,社会关系简单,不带朋友回家,作息规律。潘雨事后才意识到,所有这些标签集中到一起时,或许就会让她成为有心之人的完美猎物。“对方可能算准了很多事情,他观察到你单身,观察到你的作息,观察到你的生活规律,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特别谨慎,进出都会反锁门。他唯一没有算准的,就是这一点。”
在潘雨的故事里,危险似乎被成功地隔绝到了门外,但另一个女孩余饶就相对没有那么幸运。
余饶住在与一个男租客合租的两居室,在合租之前,二人并不认识。一天半夜,她的房间门锁突然被打开,男室友赤身裸体地进入房内,试图性侵她。被惊醒后的余饶把他推出了房门外,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录音,对方承认了自己的强奸意图。她担心录音不清晰,又在微信上发消息质问,最终顺利地取得了证据。
事情发生后,余饶报了警。在她没有受到实质性侵害的情况下,因为提供了两份有力的证据,加上警察通过他们的微信聊天记录,判断出他们只是合租的室友关系。最后,男生被判强奸未遂,为此服刑一年。但是,男生刑满释放后,又先后两次对余饶进行威胁。
这一次,余饶联系上警察和律师,发动了所有关系,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后,她开始给那个男生回信。她说:“原本我不想跟你计较,但你现在几次三番地惹怒我,我要动用我手上所有的资源,把这件事情曝光出来,把判决书打印出来去你家分发,让你社会性死亡。”
虽然余饶成功地把他送进了监狱,但事后她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应激反应期,夜里很难入睡,而且手上必须握着刀才稍微安心。
有时候,即使那些独居女孩们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她们也还是会被生活环境中的细微变动惊扰,随之陷入不安。但这往往无法被理解。
在北京独居的女孩王一梦,也曾经因为男邻居而深感不安。在楼梯间与其相逢的时候,王一梦总看见男人脸上挂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一天早上,她打车去上班,上车之后,她回头看,发现男人正在冲着自己这个方向笑。
一天晚上,王一梦回家经过一条没有路灯的狭窄小巷,正当她在巷子里想要拐弯进入楼道时,借着手机电筒的光,她看见了住在对门的那个男人。原本准备走出来的男人看见王一梦迎面走来之后,开始以一种面朝着她的姿势,倒退着重新进入小巷的黑暗之中。
她吓得掉头就跑。重新回到有光亮的街道上时,她与男朋友视频通话,描述自己的经历,但对方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关心。她打电话给派出所,但因为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她没有得到帮助。又打电话给房东,房东说,有事把房门锁好即可。
她很难去描述那种无助的感受,她只知道,只有当她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自己的女性朋友,大家来安慰她,为她出主意,比如叫她到朋友家住,或者是给她推荐防狼喷雾,这种时候,她的恐惧能够被感知、被理解、被安抚,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觉得不再那么害怕。
(南风窗) :sys_link: mp.weixin.qq.com/s/eDw2GSuqBFf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KDBaD5UDb

#搜狐新闻

楼下这娃笑死我了。
娃:“You don't have a baby sister?”
我:"No, I don't."
娃:"You need to buy one."
我:"Do you want to sell your baby sister to me?"
娃:“No, not now.”
她又想了一下跟我说,“Wait when I am 4.”
还没讨论多少钱,娃就被她奶奶叫走了。只能下次碰到再说了。

最新关于黄学琴和网建兵的消息:

黄学琴和王建兵两人被广州警方控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了两人,并疑对双方采取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9月30日下午,王建兵家属拨通海珠区公安局信访中心电话,海珠区公安局信访中心梁科长回复称:「王建兵案的办案单位是广州市公安局,涉嫌罪名和采取具体强制措施的情况不便告知。」且多次强调:「案件正在办案程序中,你们不要到处找了,有些特殊案件也不会马上通知家属的。」

9月30日傍晚,王建兵家属接到自称海珠区赤岗派出所的电话,要求家属赶往派出所接受问话,其到达派出所后,三名不明身份人员(疑为广州市市公安局国保)在未出示工作证件和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家属进行了半小时以上的约谈。国保明确告知家属,王建兵是广州市公安局抓的,但是不能向家属提供任何书面通知书,也不能告知罪名和目前被关押在何处。同时,要求家属不要再到各级部门查问王建兵的情况,要对事件保持沉默。

9月29日下午,家属曾到王建兵出租屋查看,发现房门被更换了门锁,门前的摄像头也被拆走。周围邻居疑似遭到警方警告,均对王建兵的情况讳莫如深。
🔗:free-xueq-jianb.github.io/2021

@plateroyyo 象圈也是骂Larson的多。我总结了一下。有些象友嫌弃她上中产亚美打种族身份牌,有些象友不喜她刻薄人家捐肾英雄。我就搞不懂了,明明是Dorland不停试图以道德舆论限制Larson发表这个作品...我其实也没有想要站larson, 但网上争论,搞到最后好像就是站队一样。
如果读Larson那篇小说,它里面对白人救赎者情节的批评都是次要的。感动我的地方,是那种人和人、社群和社群(不一定是race, 也可以是其他间隔)、甚至爱人之间根深蒂固的间隔,即便是无偿捐肾这样看似慷慨甜美无私的举动,也无法改变这种间隔。可以想象,会写出这样小说的Larson,可能真是给Dorland天下一家充满爱的自我陶醉给恶心得够呛。可惜生活里Larson不是春桃,连Dorland找上门来以后,都还要假惺惺表示“我珍惜我们的关系。”

@plateroyyo @simplesimon 我越来越给烦到,就是发现全网化身老娘舅,来指责一个作家的私德,真让人觉得是生活在前现代社会。

至于反感“精英混小圈子”,我也反感,但我也知道“不是精英也混小圈子”。混小圈子这件事烦人吗?如果你不在圈子里就会很烦人。但是人类就喜欢混小圈子。再说写作本来是很私人的,哪怕它发表出来全城的人都读了,也是一个私人的举动。且普通人哪会知道Larson写的这个故事是否有原型、又是谁。我觉得这件事上没必要用“混小圈子”来讨伐Larson。

显示全部对话

为啥豆瓣上大家都在骂Larson??
Larson虽然冷酷,但她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是否过于刷存在感先暂且不提,我觉得捐肾的大姐也是玻璃心了...而且越到后来越恶性循环。

显示全部对话

莆田杀人案,欧金中都藏了这么多天也没绝望到自杀,还想活着。被发现后,居然想不开就自杀了。
再者中国现在不是限制死刑了吗?他能不能被判死刑,尚且要看实际法庭审理。即便真判死刑,好歹比那个自杀的当场死亡还能多活好一阵子。

「畏罪自杀」也很有意思,未经法庭审理+宣判,那他就还是犯罪嫌疑人,公告有什么资格宣判他有罪呢?
若「畏罪」指心理活动,那他人都死了,出公告的系统是怎么获知他的脑内活动的?
迷惑。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