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很多人仍然会举“绝绝子”为例,说这个表达是无关审查原因的垃圾表达。其实这个表达曾经,现在也仍然,引起相当一部分蛆男的愤慨,因为他们感受到了绝后无子的担忧与愤怒,并在蛆站评论区仿写、改写女性网友们常用的这类表达来嘲讽(只消看看后来人类雄性高喊最后一代时雄性人类的赞美,就又见雄性人类蛆的双标了)。老实说,本来我是觉得绝绝子这个表达有点无聊,但当我见到这类言论时,我便震惊于他们的无能狂怒,竟然能无端联想到绝后,只能说是缺啥怕啥,繁殖焦虑了。其次为我愤怒于他们逮到一点女性乐于使用的表达就要围攻绞杀,而从来没有女性嘲讽男性那些“兄弟们”blahblah的表达。从此以后,“绝绝子”在我心中有了非比寻常的双重意义,这些蛆,真的绝绝子!😜

谢谢大家的转发和留言,Jinyao诉刘强东及京东听证会的最新细节都在公众号里了。mp.weixin.qq.com/s/I1C2TDvMYS2

显示全部对话

有时候想想女人岂止是没有国家,女人大多也是没有家庭的。

毛象也存一份名单…
2021.5.22——2022.5.22,甘肃白银景泰县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事故一周年🕯️。

该案的事后调查可以用愤怒到可笑来形容。除了第一责任人在事发后同年6月9日自杀,其他全部涉事人员都是开除、记过等各种“不痛不痒”的后续,几乎无一人判重刑。就跟去年东北官员擅自给东三省大停电,造成近二十人一氧化碳中毒,甚至出现死亡。如此大案不也被“看得见的手”有意识地轻轻揭过,荒谬至极。

在遇难名单里又看到了张凤莲……操,内心太难受了。她的命运真的太过坎坷,甚至可以用凄惨来形容。因为意外怀孕,她超生了二胎,被迫丢了体制内的工作,不得不跑马拉松糊口。结果又在她本人再就业成比赛选手的时候…政府又陆续开放了二胎、甚至三胎政策。

国家犯了一个错误,一个人的一生就这么没了;国家要改一个错误,一个人的一生也这么没了。

如今还有谁会记得她的悲剧…再为她的不平鸣冤呢?

什么pro-life,玷污生命这个词。你们明明是pro-dick。

最近在日本上课,每天下课时所有人收拾好书包准备掐秒跑路,总让我想起小学中学时,临下课大家收好书包准备回家时,几乎每一次,老师都会说:哦,这么着急下课吗?那我就不下课,都给我等着。
然后所有人就这么愣着等老师心情舒适了再让大家放学。这就是中国的教育,它从小就教给你一个道理,当权者想干嘛就干嘛,越是你跃跃欲试的时候,越是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的结局被预言了数年,真正成为现实时还是觉得很恍惚。直接的悲观的后果显而易见,但灰心之余也并非全然找不到生机。

事实上,主张推翻该案的声音从来都不只来自希冀彻底否定堕胎权的保守派一边,还来自如RBG大法官一样的堕胎权支持者——这一派认为,尽管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毫无疑问,但该案的论证思路经不起考验:它根据第五修正案“非法搜查条款”和十四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落脚于“隐私权”做二重推论,「这种曲折的长逻辑链条本身就十分脆弱」,让对该案的说理解释显得强行和虚无缥缈。

也是由于这种牵强的属性,该案“会被动摇”成为几乎命定的未来——作为其根基的“隐私权”本身已经成为公认的基本权利,不再需要此案的支撑也能得以维系。该案被自己作为说理根基的权利依据“抛弃”,就不得不面对“从最初就没有找准权利依据”的质疑。

怎样的权利依据才是更具说服力的?越来越多的声音主张,不必再蜷缩于“隐私权”的曲折保护下,而是要旗帜鲜明地承认“女性具有生殖自由”、“女性具有接受平等保护的权利”:「让堕胎权作为平等保护条款的一部分,而不是作为正当程序的一部分。堕胎权应该来自于对于男女平等的追求,对于消除性别歧视的追求,对于根除认为女性就应该成为母亲,并且她们都应该高兴成为母亲和承担母职这样的刻板印象的追求。」

因此,也许对于“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来说,“罗伊诉韦德案”本来就是一个并不牢固的依靠。只要它的漏洞未被填补,就永远有被攻击的机会,就永远风雨飘摇。如今被推翻的结局,尽管其动力并非来自“希望它变得更好更完满”而是“对它咬牙切齿”的一方,但终归是到达了同样的终点。但也应该看到,这种到达是用如此惨痛的、可能改变一代或几代人命运的方式。

到这里,最乐观的想法,最给人安慰的劝解是:不破不立。看到一条评论写道:「是时候丢掉这个已经破损的拐杖,去勇敢地登上本应属于自己的顶峰。」在这样漫长的痛苦里,或许有更坚固的盾甲,更锋利的武器,更坚定的决心。

你国这教育体系太狠了,正常小孩进去,垃圾废物被污染出来。
推友「想起来小学军训进行所谓“拉歌”时一句最让我恶心的口号“让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么,像姑娘。” 寥寥几句,把父权,厌女,集体主义,逼迫,歧视等等负面因素都集合了。」
本来国内教育质量就令人诟病,现在从小污染。

对于国家暴力机器的执法机关,一个手无寸铁身患疾病的老人要去袭警,连以卵击石都称不上。然而这个警察却要倒地,假装自己是如此不堪一击。明明自己是石头,为什么能这么娴熟地装起“鸡蛋”来? 看了这位微博挖出来的丹东市的财政收入才知道,丹东市罚没收入是当地重要财政收入,达到了5亿,占比6.2%.而一个正常城市也就1%-2%左右。所以这个就是一个讹人的城市,警察就是他们讹人的工具。连警察都要靠碰瓷等手段搞创收,很难不去怀疑这两三个月以来,他们依靠疫情无限扩大手中的权力,获取了多少利益?印证了那句话:“如果政府能在紧急状态中夺权获益,那么政府就会自己制造紧急状态。” 丹东瑞丽等边陲城镇就是最好的例子。
weibo.com/6648750563/Lz2cbxff7

显示全部对话

乌克兰战争耗资巨大,乌军急需军费补充,基辅想出一招搞钱,任何人只要捐款40美元,就能把愿望写在153mm炮弹壳上,然后射向俄军阵地。收到付款证明后,乌军把任何捐赠人想写的文字写在炮弹上,拍照发给你,可以发instagram和朋友圈随你。
twitter.com/chenjglawyer/statu

一想到那位受尽苦难的女人的照片和小花梅的照片耳朵位置对不上,但DNA鉴定硬说她是小花梅,还不让她自己出来说话;一想到乌衣遭到羁押或监视居住的新苦难,律师联系无果,家属还要被跨省;一想到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看着但都没办法,还有一批为虎作伥的人在弹冠相庆……就觉得无比的愤怒,永远不会忘记这种愤怒。

今天知道了在中国龟头部分缺损和阴茎皮肤创口2cm 和颅骨骨折和脑神经损失同属于轻伤二级,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有必要为祖国做点贡献了。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国旗已经不能说明我们国家的精神了,我亲自出力设计了一款新的国旗,我觉得非常好,非常合适,希望大家喜欢。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民都发出最后的吼声:鸡巴!鸡巴!鸡巴!

#橙雨伞 微博:
太不容易……// @搜狐新闻 :时隔三年,案件终于有新进展。2022年3月18日,费县公安局认为刘畅被伤害一案“符合立案条件”,立案侦查。同日,费县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刘畅身体损伤属重伤二级。“4月13日高某森被刑拘,28日被批捕。”刘畅称放弃了民事赔偿,只望法院从严判决。 :sys_link: 3g.k.sohu.com/t/n614079903 - 转发 @搜狐新闻 : 【女子称被前夫注射激素致残3年未立案 警方:鉴定机构不受理 】此前有媒体报道,山东女子患感冒后,身为医生、当时还是她丈夫的高某为她打了多天吊瓶,此后她开始出现视物模糊、腿部抽筋等症状,血糖升至正常指标的三倍以上,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容貌发生变化。
女子称在离婚前,在家中发现大量药瓶,其中包括7支地塞米松,因此意识到,身体异常可能是过量摄入激素的症状,遂向当地公安局报警,但报案至今近3年仍未刑事立案。事发2年后,女子被确诊为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评定为肢体三级残疾。今年4月13日被诊断为抑郁症,处理意见为“重度抑郁”。
经媒体报道,前夫高某曾通过微博回应“毒害前妻”,称共分8次购买了91支地塞米松,对前妻使用了11支地塞米松,以治疗腰间盘突出,前妻对此知情。但此前由高某签字确认的病史里,并没有提到用过这种药。女子也称,若高某如实告知用药史,自己不必先后在7个科室检查病因;此外,在被诊断为糖尿病后,高某在回应中称给她用了6支地塞米松。有媒体在4月17日电话联系高某,但始终无人接听。
近日,当地卫健委向媒体证实,高某曾以“自己给自己开处方”的方式,从乡卫生院买走91支地塞米松,其中大部分去向不明;高某在家中为前妻注射药物属非法行医,已对其处3000元行政处罚。此外,相关负责人称,最初介入调查时,高某一直否认对前妻注射地塞米松,对于地塞米松的去向含糊其辞。
对于始终未能刑事立案,警方近日回应称,在接到报案后,先后找到三家司法鉴定机构,希望明确的损害程度是否达到“轻伤以上”的立案标准,但三家鉴定机构均表示无法鉴定。在女子残疾后,警方称,残疾的情况已经掌握,但也要证明该损害与注射激素之间的因果关系。
对此济南市某医院一位内科专家表示,女子所有症状符合长期且大剂量外源性摄入长效激素地塞米松,导致医源性皮质醇增多症、医源性糖尿病,及双侧股骨头无菌性坏死。 :sys_link: sohu.com/a/389712118_260616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Lz2k9zRX9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