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我也看到了关于语言翻译的异化和归化,尤其是人名的讨论。
我这边也隔空回复下。

“我个人即是全世界,如果有三个人跟我的感受一样,更是我即全世界的铁证”这个思路要不得。

先来看日语人名的例子,日语其实很特殊,几乎每个汉字都有音读和训读,音读会和中国南方方言有点像,训读就是日本原生的那种语言。比如,花可以读作咖,也可以读作哈那;山,可以读作桑,可以读作亚玛。

日本人甚至都不能确认别人的名字怎么读/怎么写,礼仪中有确认别人的名字怎么读/怎么写,不要失礼的说法。

中国人本来就是日语汉字的输入方,在看到汉字的时候,优先用汉字和跟汉字关系的音读读出来,一点错也没有。

这个根本不是什么翻译归化的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哪边才是汉字的根源啊。。。

再看,全世界都用罗马音,只有中国翻译成汉字。这个正是西方语言的霸权体现。
印欧语系、汉藏语系、尼日尔-刚果语系、亚非语系、南岛语系、达罗毗荼语系和突厥语系,大家对人名和其他名词比如地名、动植物名称,都没有义务都发罗马音。博物学正式学名都用拉丁语,也有其原因(拉丁语已死所以语素稳定,西方博物学开始得早,等等),而非全世界动植物都欠着拉丁语什么债而不能拥有其他语言的名字。

第三,如果是特定名字直接引入,比如沙发、摩登,中文在尽量模仿原音方面也没有比其他语言更差。
比如,日语里把电脑叫做趴骚康(趴骚那鲁 康piu塔 ,personal computer,简称personcom)我看也不会让英美人士一听就能猜出来吧。同理,日语里叫的英文词和英文名字也未必能让英美人猜得出来。

而且日语名字英语名字放在一块吐槽本来就不合理。

最后,就是简化的代价或是归化的代价。翻译本来就是桥梁,归化和异化本来就是不同的但都可以的选择,比如飘的女主人公,是叫斯佳丽.奥哈拉,还是郝思嘉,她的演员是叫薇薇安.雷,还是费雯丽,都可以,实在没有什么必要说,选择后者付出了与世界隔绝的巨大代价。
再说简化,比如简化字,确实有破坏了汉字形声结构造字传统的代价,但是所得是新中国迅速完成了一半人口的扫盲,从1949年文盲率约为80%变为1964年的52%,所以简化也有简化的好处。不可一概而论。

顺便解决一下原嘟主的问题。那么喜欢日本动漫,我不信在出国前后一部日语原声动画都没看过,只要看过就会发现,里面的人名和汉字的中国念法不同,所以,都能够出国了,这个学习能力一定可以自己查查,而非责怪中文这门母语对自己不能和全世界交流日本名字造成了巨大隔阂。

来自朋友的补充吐槽:
英语翻日语名翻成罗马音损失了人家名字的含义又怎么说?
把 宫崎骏 写成Miyazaki Hayao ,鬼能看出是什么意思。
如果一个中国人叫苏轼,Sushi这个名字能让你想到啥😂

@xunhuan2046 感谢罗马音消除了跟世界沟通的障碍😂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