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感觉我家现在可能没停电。
家长补充了一句,今天全市迎检,他们都要下去站岗捡垃圾,不敢停电。
我心说这是真的,老东北特色了。

显示全部对话

大抵上来说,过去十年里我做过的唯一一个正确的决定就是出国留学工作跑路……

弹冠相庆这词……大家都是在理解意思的基础上使用的吗?

维舟这个评价一针见血。禁播奥特曼,根本原因并非“暴力因素”or“家长投诉”——几年前同样有家长投诉刘胡兰的故事过于血腥恐怖不适合未成年人,人民日报对此的评价是“那些辩称今天的孩子不应接触血腥和暴力的人可能已经忘记了,正是当年刘胡兰、王二小们的斗争、流血与牺牲,才让今天的孩子们远离了血腥、残忍和仇恨”!

这正说明墙内对“暴力因素”or“保护未成年人”的真实态度是什么:鼓励向未成年人灌输符合红色意识形态的暴力因素(诸如刘胡兰王二小);禁止未成年人接触到不符合红色意识形态的任何文艺作品,不管是否暴力。
——一言以蔽之,是否有暴力因素,乃至是否保护未成年人,统统都不过是幌子,红色意识形态赛高,仅此而已。

@board
来万能的毛毛象问一问,有没有象友从事数据分析或数据运营方面的工作呢,想了解一下实际工作的内容和流程,以及现在应用更多的工具是哪些呢 :blobpeek:

我坐的小田急电铁出人身事故了。我还在第一车厢。而且我还不太舒服…准备下了车就直奔新宿的医院。请问新宿急诊一般去哪儿…

诶听说台湾莲雾禁运了?
能不能快点儿安排上全运来日本啊!!!!

副都心線发生人身事故,为什么有楽町線停了啊?东京地下铁!?

今日思考:允许对女性群体的压迫是否是保障政权稳定最简单有效的手段?

痛苦。今天听说带我的前辈要转勤去楼下的部门。但是他是我们组组长,而且我们现在这个app马上就要上线了。
人与人的关系太容易消失了(。)

希望能写下去的片段!!! 

我插起盘子里的蒜香吐司,回忆着电车站播报的新闻——基于魔法毒素的物理能源开发取得巨大进展,纪念科学侧委员会成立五周年,后面还有一条什么来着,想不起来。
“你有在听吗?Trey君,人鱼要灭绝了哦。”Rook压低声音,表情严肃了起来。“最后一只可循踪迹的人鱼在搜查中失去了活体反应。科学侧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这对一直在努力的大家来说是好事。”
“你可以再开心一点。要不要点个蛋糕庆祝?”
“未来会有的。我只是觉得只有鱼类的大海令人遗憾。”
“以后海里就只有鱼了吗?”
“没错。因为鱼不会魔法。”
“但是Rook,我们也会魔法。”
“因为我们是人类,Trey君你就是太爱照顾人了。虽然我并不讨厌。”Rook唤来不远处的女服务生,点了个芝士三角蛋糕。

但因为这世界确实会存在一定比例的脑残,所以就那样吧。

每次看到反对夫妻别姓的人,我就觉得这献身主义恋爱脑是不好治…

心脏难受…我这个症状的起因究竟是ワクチン副反応还是適応障害。
还是睡多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