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接着植物学家的聊天多说一句,是当天回来我就想说的,但实在是太emo了我心里很抗拒用语言再去回溯,趁着半夜这个劲头我一口气说了吧。
中科院的植物园,有一株柏树,看上去很不起眼,也不高,但是叫“巨柏”,特别名不副实,落差跟康师傅牛肉面照片和实物似的。因为它还是个宝宝,是叶院长几年前亲手种下的。
“巨柏”是一种仅存于雅鲁藏布江某一小段峡江两岸,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无分布的一种独特而古老的柏树。参天巨树,是现存最大的柏树种类。它为什么只存在于那一小段峡谷,没能扩散,不知道。但它一定是四川盆地从第一次冰川期开始,亿万年来庇护的无数生命中的一个。
叶院长考察时采集回来的果实标本,烘干过程中落出几颗种子,竟然是活的,种下去,在遥远的华北平原温室里长出来了,嫩绿色的,葱葱郁郁,挂着名不副实的“巨柏”的牌子。
叶院长说,雅鲁藏布江这个流域,要修一个雅鲁藏布江流域,最大的水电站。
以后这个地球,可能再也没有原生巨柏了。

再堪一个误,巨柏的分布地不应该算作四川盆地,是西藏高原的峡谷地带,虽然一定层面上它们都是一体的。

@claraorange 下游的印度一直反对,没用。云南境内的绿孔雀栖息地也是,修水电站,专家学者、NGO、下游的泰国怎么抗议,没用。巨大的利益下,一些千万年藏在深山里活下来的树啊鸟啊,有什么重要的,灭绝了就灭绝了呗,反正天龙人觉得自己活在天上。

@nothingbut 是习包要把西藏搞成前线边境,为以后打仗做准备,首先就是保证电力和高铁。

@claraorange 嗯,现在整个西南的水电站泛滥到极度可怕的地步,大小河流,都能三步一小坝五步一大库,截得支离破碎。我有时候不敢往深了走,尤其是走那种沿江公路,一路望过去,太心碎了。

@nothingbut 想到了我多年前去云南旅游,除了风光人文之外印象最深的就是,即使到了山里面,到处都是电线杆,漫山遍野的拉着电线……

@nothingbut 电线把蓝天分成一块一块,水坝把河流分成一段一段😔

@Friedo 风力机把地面割成一道一道,矿渣给土地和水下毒,核电随时准备彻底按下结束键。

@nothingbut 大概八年前走过一次汶川北川 对水电站和开山挖石挖沙印象深刻 公路飘在空中 还恰逢雨季 路基有的一小半都塌了 双向车要错着轮流过

@nothingbut
若干年前,温批示怒江暂停修建水电站,汪永晨和梁从诫他们当时奔走相告啊,大家都非常高兴。过去这么多年,怒江上的小水电还是一个没歇地建起来了。反正中国从领导人到普通老百姓都认定了,可以先发展经济再保护环境,饭都吃不饱了要那些山水有何用。

@nothingbut 90年代央视还有些人味的时候做过一个纪录片,细节记得不太清了,但基本是在说长江源头几千上万年的原始林木群49年后灭绝性的破坏,当时看得我难受得不行。这个政党对自然和人类社会做过恶,希望有朝一日能一笔笔和他们清算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