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新年立的flag在这里总结一下:
1. 最实际的一条:我给自己设立了每个月300刀的买衣服买鞋买包budget,没用完可以carry forward。(对于我来说很aggressive了)
2. Relentlessly search for new career inspiration and opportunities. 今年is the year。不能再拖了。
3. 爱护脊椎和颈椎,研发一套适合自己的瑜伽动作。
4. 开发一个不费眼睛的爱好。
5. 坚持2021年做得好的事情:找到了很多active recovery的项目,更加勤快锻炼,读了更多书,职场上更加勇敢和善于反思总结,心态更好。

第一世界问题trigger 

这逼班上不下去了。但是拿着工资消费还是不错的。今晚飞苏黎世,然后进行天鹅堡-慕尼黑(啤酒节)-萨尔斯堡-苏黎世-卢塞恩龙疆沿线-Bern, 为期两周,一半工作一般休假。正式生活全面恢复:)

这集太精彩了,绝对需要认真听!

1. 自然免疫比疫苗免疫会强很多,因为自然免疫会在身体更多方面产生刺激,比如呼吸道黏膜
2.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经历了自然免疫,中国是唯一还没有经历自然免疫的主要国家;
3. 世界上主要国家中只有俄罗斯和中国还未批准使用 mRNA 疫苗;
4. 从香港的数据来看,使用三针科兴(灭活疫苗)之后的感染率高于三针辉瑞疫苗(mRNA);
5. 自然免疫是大概率事件,越早自然免疫越能避免更大规模的爆发;
6. 香港二三月发生的悲剧主要是因为当时纠结于清零,把主要资源投入到缓慢的核酸检测,老人没有及时打疫苗。如果当时更早使用抗原检测(快筛试剂),给老人更早打疫苗,及时分流重症的话,不会出现这样的惨剧;
7. 给健康人群做常态化核酸检测就想给没有性行为的女性验孕一样
8. 中国要尽早学习他国的经验:尽快覆盖老人的疫苗接种,尽早开放 mRNA 疫苗,普及抗原检测,尽早经历自然免疫
9. 自然免疫会不会造成医疗资源崩溃?香港没有,越南没有,北朝鲜没有,中国怎么可能有?

overcast.fm/+565SIou4E

显示全部对话

我和我的朋友胸部都有不少良性结节。她在北京的一个上当人金融机构打工,我在美国打工。美国医生追踪了三年之后跟我说,等你四十岁再过来追踪吧,没问题,要是你硬要做手术也是能做,但是还会再长。她的公司给她报销三万块钱在协和做了贵宾级切除手术。她妈还特意给我妈发了一条信息:“xxx在协和医院花了3万块钱(全程享受VIP)开掉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只是我打算我妈再提这种话我就不回复,看看什么时候能给她这个毛病治好。

小宇宙这个app名字上就晦气,小宇宙是不是就是局域网的意思,要是没有墙,有你小宇宙啥事。

一打开小宇宙,又更新用户服务协议与隐私政策了。
大致点开看了下,一个听播客的app,为什么要获得我的通讯录?

第一世界问题警告 

I can't think of any more first world problem but 我接下来安排了很多awesome的欧洲和南美行程,却不能跟大多数亲密的朋友分享;大家either在国内寸步难行,or在美国因为身份困住。这时候分享我的生活已经恢复,的确是非常tone deaf...

随机波动第一百期真的是听得我太难受了。房间里的大象如此之大,压垮了所有人,大象不叫大环境,大象叫暴政。

自从搬来了这个社区,我就开始注意这个社区的父母。不知道是我这个社区的问题还是怎样,我突然发现好多好多年纪还蛮大的父母,母亲妥妥的四十以上,父亲就更别说了,拖着非常小的婴儿/小孩。算是刷新了我对人类生殖能力的认知...

关于非必要不出国。

护照的确是很难办。但是我目前好像并没有掌握到具体的data points, 说具体的有名有姓的,出国探亲留学这样的,有护照有签证的,真的被拦下?一直是‘听说有人被拦了’,各种消息满天飞,但是具体的可靠性我真的觉得值得好多个问号?我甚至觉得,这种城市传说才是真正的防止人出国的信息战?

我有的时候会听一个techie夫妻档podcast来获得一些面对成年生活的勇气——看看人家,两个孩子两个全职工作看起来过得也蛮舒服的嘛。最近听了几期发现这哪是面对成年生活的勇气啊,男方充满了sexist言论,女方好里好气的一笑而过,这个日子怎么过下去的很明显,就是大家一起稀里糊涂过了,如果这是成年人的生活那我就只能说去你妈的。

oh wait, 还是他觉得,我这个智商和好吃懒惰的态度不太像新移民...

显示全部对话

老板居然一直认为我是美国公民...所以他以为我真的是为了理想给他工作的吗?😂 他还没认清全组都是签证奴隶这一事实, being a 签证奴隶himself。。。

我接下来个人生活的priority:financial security,sanity,我的文学追求...

我觉得豆瓣以及后面的粉红大象对此也要负一定责任。我进入新身份之后在豆瓣上认识了一些‘像是我现实生活中会交到的朋友’那样的朋友,填补了一段时间的孤独的感受。后来豆瓣要实名认证我是不愿意的,这一块也失去了...

显示全部对话

我走在美丽的模范社区里,有的时候会困惑is this it? 我是谁我在哪这个地方跟我有什么关系?有的时候又会觉得yes, this is it, what else.

而且作为一个从来没在社会上找过工作的人,大学毕业校招,grad school校招,找了一个非常make sense的老公,基本上可以说是在人生既定轨道上滑行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不安全感,到底在哪个环节我强求了,令我十分困惑至今无解,hsp之苦啊...

显示全部对话

有时候会忽梦少年事,甜蜜的苦涩的都有,但是一醒来,不管好的坏的都仿佛是上辈子,人证物证俱不在,我以一个全新的identity在独自面对一个我完全不知道what did i sign up for的新现实。

显示全部对话

我最近其实都睡不太安稳,感觉特别悬浮。太久没有回家了,以及我生命中已经没有任何,生命前25年认识的任何人物理存在了。这让我有一种强烈的难以名状的不安全感。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