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那这么说我也来试试……
巴黎无偿拍摄写真,如果有巴黎的小象或者过来玩的朋友想拍照的话可以来找我,或者如果谁有什么照片需要修图的话也可以发给我,我最近在练习 ……
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对质量不敢保证但绝对是免费的 :ablobspin:
写真风格基本是这样的:
homuramizore.wixsite.com/mizor
刚刚建的网站只有最近的照片,会努力更新的。

I don't quite know what happened but somehow everyone around me is having a somewhat fulfilling life, while I just wake up and die.
Or at least I wish I could die. But I can't even do that, not yet. So I just sit here, dying alive.

trigger warning 

有时候甚至能被我自己trigger:
那个时候怎么能活得那么自在、那么carefree啊。你不知道你过几年就要完蛋了吗。

いくちゃん、、マジかよ。
卒業おめでとう。
そして、五年前あの時、ななみんの隣にい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虽然以前还挺在乎的……
现在的状态是看见别人骂我喜欢的人其实都没什么想法了,早晚有一天会变成别人骂到我本人头上都没什么想法的状态。笑

碎碎念 

后期的Princess Margeret对我来说最relatable的部分就是她渐渐地、渐渐地对生活中的一切失去控制也失去了兴趣的过程。
现在的状态就是对于“输出”失去了兴趣和希望,只想“接受”。具体说的话就是不想做事情也不想完成什么,不觉得自己可以或者应该“创造”出什么。只想赶紧做完必须做的工作和不得不参加的活动。
听着别人说自己在做的计划,比如采访某个人物、完成什么艺术计划
、帮助什么群体的时候,就像在听着一个平行世界里的故事一样。
I just go with the flow and die with it.

不喜欢恋爱脑这个词是因为 (以下全是不负责任的胡言乱语) 

谈恋爱的时候没有变成恋爱脑才不对吧。

@natsunohomura yeah I know, I am unable to make links with my immediate surroundings, then I get all emotional over the life of the least possible people. I know.

显示全部对话

来发一些挪威的照片。
水蓝色和浅粉红色是最可爱的颜色,天蓝色和草绿色是最温柔的颜色。

我觉得最不好理解还是为什么很多人会把性当成那么重要的事情。 :ablobspin:

Homura 转嘟

prostitution etc 2 

自从购买性服务违法的法令颁布以来,她们的工作就变得越来越困难:不愿意违法的“好”顾客越来越少,“无所畏惧”的顾客越来越多,为了防止客人被警察追捕,她们离开了原本常驻的灯火通明的大路,躲在小路上等客,于是危险就更多了。自从这条法令颁布以来,好几名妇女被杀害,被抢劫、性侵的案例更多,此外拒绝戴安全套或者途中摘套或事后拒绝付款的客人也越来越多。
我能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我支持性工作?我不知道,因为就连我的公益组织对性工作的态度也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仅仅是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保护她们不受更多的伤害”。
但我绝对反对购买性服务非法化,支持性工作合法化。我反对一切不考虑性工作者自身的感受,仅仅为了某种理念而要求禁止性服务,然后对性工作者的遭遇视而不见的行为。如果说因为我支持性工作合法化而要被讨厌、被拉黑的话,我是不害怕的。(被举报就是另一回事了,还是很讨厌举报这样的词的。)因为不管在理念上性工作是否该不该存在,事实就是它就是这样存在着,所有那些为了消灭或者减少性工作的努力和政策最终也都只是让性工作者的生活更加痛苦。而我不想让她们更痛苦了。

Homura 转嘟

Prostitution etc 1 

我是法国某公益协会志愿者,主要是帮助来自中国的性工作者获取生活、医疗和法律援助。我对中国的性工作者和性工作都不了解,所以就性工作这件事只想说说自己在这里见到的事情。
法国这里的中国性工作者来自中国各地的都有。她们有的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有的最近才来法国,有的在疫情期间离开了法国,也有的在被法国人歧视了多年(特别是今年一二月期间)之后把自己攒的口罩捐给了当地医院。有的人来是因为被丈夫抛弃了,有的人来是为了给儿子买房子,有的人来的时候就是为了做性工作,也有人来的时候本来是想做其他工作例如保姆或餐馆工作然而因为没有身份,在打黑工之后被雇主剥削、欺骗甚至性侵之后,只能选择做性工作。
她们性格不同,有的爽朗有的腼腆,有的不会说法语有的可以简单对话,有的几乎不识字也有的文化水平不低,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就像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一样。要说她们有什么共同之处,那就是绝对都恨透了法国政府颁布的惩罚购买性服务的法令。这条法令规定性服务本身不违法,但是购买性服务是违法的。

Homura 转嘟

1,我既不反对提供有偿性服务,也不反对购买有偿性服务。性工作者的糟糕处境(被强迫、缺乏从事其他工作的机会)得靠人身权益保护和性别平等的改善,而不是禁止性产业。
PS:我同样不反对已婚者提供或购买性服务。因为我根本不认同婚姻专偶制,不认同婚姻对性的垄断。

2,我尤其反对等国特色的抓嫖,因为这基本上就是【讹诈钱财+政治迫害】的手段,而绝无可能帮到弱势的性工作者。对于等国特色抓嫖的受害者(无论是性工作者还是嫖客),我都会给予同情。

这就是我对李云迪被抓嫖事件的感慨,不吐不快。觉得我上述观点不可接受的象友,可以取关了。

The crown 

看到第四部情绪渐渐地就没那么冲击了,主要原因是因为这段历史和里面的人物有点太熟悉了。比如虽然Fairytale这一集很好看,但也有点too much了——至少看的时候,我是这么以为的。就……在婚礼前,Camilla约Princess Diana去一家名叫Ménage à trois的饭店?这也太明显了、太低级了吧。
结果google一下发现,虽然the crown里面有不少虚构情节,但这个,居然是真的……。

by the end of her life, she was quite sad as it was a life unfulfilled 

Reading too much about princess Margaret isn’t doing me any good.
坐在这为一个19年前去世了的公主流泪,却连身边最亲密的人难过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不仅是我的现状,这是我的人生缩影。
在我的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也会那么悲伤吗。
我的生命也会一直这样毫无意义地进行下去直到死亡吗。
那条著名鸡汤里,他们说人将死的时候后悔的都是没做什么,而不是做了什么。
但我都不知道在我没做的事情里面有什么值得死前还要后悔的。
我大概会后悔做了现在的工作吧。并且贪图稳定不敢辞职吧。会后悔一直是一个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的人吧。大概。

啊、那个bbc本世纪百大电视剧,前15个我一个都没看过……。
(说起来,我近几年看的真人电视剧也不是很多。除了the crown几乎全是陪人看的,只有这个是我自己主动去看的。)
(是真的看完黑镜最后一集受了点重创。黑镜因为每一集剧情都是不同的设定所以没有人提烂尾,但是就我个人观点的话,黑镜最后一集的烂度远远超过了我看过的所有真人和动画作品的烂尾程度,特别是跟跟第一二季比起来。)

太久不跟父母以外的人口头说中文了…… 

见了几乎不认识的人,感觉不知不觉间说了很多语调和用词都很奇怪的话,大概要被当成奇怪的人了……。​:ablobsweating:

Homura 转嘟

我在象上的一位很好的朋友,几个月前有一段时间状态和情绪都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发过问有没有什么死法的嘟文,被图里的这个人私信回复了引导自杀方法的链接。我觉得这样的人很危险,请大家注意避雷。

The crown - cri de coeur 

在第二季的时候,公主说她是a woman of the modern age. 这句话本身的讽刺之处暂且不论,大概第三季最后一集中(历史上也是如此)最讽刺的就是,在Tony出轨的时候,王室成员们选择站在他那一边、觉得公主在无理取闹,然而公主的妈妈却在她出轨的时候说她behave like a whore.
其实没什么关系,但是这确实让我想起了几天前跟父母打电话,爸爸闲聊时说某个女性说自己十几年前被性侵时“哗众取宠”,因为“她当时怎么不说?”
虽然我基本上都不怎么跟人吵架,但这次我非常严肃地告诉他,“第一,就现在这个社会,尤其是国内的环境,没有什么女性会觉得公开说自己被性侵是什么好玩的事。第二,她以前不说,现在说了,是因为以前没有人会听她说话,现在终于有人愿意听了。几年前我被人在街上摸大腿的时候我不敢对人说,生怕被人问我是不是当时穿了超短裙,现在我敢说了,是因为我身边有点道德的人都不会再觉得我穿短裙就该被摸了。她现在敢出来说自己的经历是特别勇敢的行为,你说她哗众取宠,我觉得这句话本身就毫不尊重人,也毫无道理。”

显示全部对话

The crown - cri de coeur 

She was probably both witty and rude, naughty and reckless, tender and vindictive, bright and snobbish, radiant and wretched. But I'll never know. Almost no one will, not you, not me, and certainly not those gossipy tabloids and their readers. As such, I don't have an opinion on her. I know she had all the privileges, but that doesn't really stop her from being a broken person. I just feel sad, and wish that she was genuinely happy sometimes.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