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因为最近有好几个没有头像和原创的关注所以想发一条:
是这样的,我没有锁嘟,因为我发现我每次关注锁了的小象都有点紧张……。但是如果关注我的人没有头像、没有原创嘟嘟的话,会被我移除。
平时虽然会讨论政治、社会议题什么的,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的碎碎念、尤其是特别喜欢对自己撒娇 (……):ablobcathappypaws: 会突然贴喜欢的日系偶像和声优的视频和照片,虽然基本都会打cw. 说不上该给自己打什么标签就不打了。
总之,看到太空白的账号会不安,所以移除掉了的朋友们,先抱歉了啊……。

碎碎念 

最近发现好几个喜欢的日本牌子的衣服都可以往海外运货了,我觉得这很危险……。
经过这一年多的疫情我发现我以前说我喜欢穿漂亮衣服化妆都是为了我自己真的不是自我欺骗。在家工作的时候倒也罢了因为工作的时候心情总归是不太好,但如果不工作,就算在家呆一整天除了打游戏弹钢琴什么都不做,我也会化好妆穿一身好看的衣服,不然心情就不会好。
啊、总是想买新衣服。没救了。
打开了某个乃木坂的旧视频。饭乃木坂时间越久,不是,饭偶像时间越久就越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偶像宅特别喜欢骂,骂运营也就算了,还要骂成员。可爱的成员们我谁都舍不得骂的,就算我不推也舍不得骂。总之,搞不懂人类。

梦 

一群跟我其实不太熟的人未经我同意给我组织了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并且说为了宴会要一起去一个郊区的超市,在超市里这群人差不多就在制造麻烦,然后我就一直在道歉,非常生气。更可气的是这群人还跑到我家去,进门不洗手而且还私自移动我的家具。
我正在生气,发现人群中有一个人(是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其实关系从来就没熟过,她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也是有可能的)拿着我的手机,我愤怒地骂了她说她是小偷,她说她只是看见我把手机留在了超市想要替我保管,然而我还是非常生气,觉得她是故意气我的。她把手机还给我之后转身就走了。
然而后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我才发现她是唯一一个真的想给我庆祝生日的人,当我想找到她对她道歉的时候被告知也许你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又是一个那种“醒了之后长舒了一口气”的梦。

FE風花雪月/有剧透 

结束了,居然有点舍不得。(这个游戏都打过三次了啊!但这次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喜欢Edelgard喊出的那句“when people reach out for each other, there’s no need for gods!”
所以……最后我把心脏献给了Edelgard,灵魂献给了Yuri.
能看见你们两个一个为我流泪一个为我脸红,这最后一幕也太满足了。
三个人加上Hapi一起手拉手去蒸桑拿吧!​:0130:
Linhardt和Bernadetta最后在一起了也很开心喔。

乃木坂 

さゆりん、お疲れ様でした。
これからもずっと大好きです。
太悲伤了。请毕业前给这么可爱的苹果公主出第二本写真集吧。

Homura 转嘟

你的自杀并不能引起任何人的重视,甚至不能在这潭恶臭的死水里泛起一丝丝涟漪,大学生不能,货车司机也不能。望大家惜命。

来週のゲストは下野さん :blobcatheart: !!

風ノ旅ビト/风之旅人?这个游戏看起来好漂亮啊!

因为我记得每一次和你道别。
所以我不愿意和你渐渐疏远。
就算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就算是这样。
我还是想再见到你一次,跟你一起去买寿司,在风顺堂区的黄昏里把青春咬碎咽下去。

高木さん 

所以我……开始哭算是为什么啊。
真的被可爱哭了。
喂!
西片你个大笨蛋!

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些网络用语/不友好。 

说“讲道理”的差不多都在胡搅蛮缠,说”有一说一”的没有一个在就事论事,说“屁股歪了”的人基本上都没长脑子。

我的comfort food: 盐醋味薯片。
吃了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吃了就停不下来。盐醋味薯片万岁!

诶,我现在可以播放蓝光了啊!
可以下单恋する文学了啊!之前都忘了!

Violet Evergarden 的声音是石川由依真是太好了。

每天一个不切实际的祈祷:希望世界早日恢复原来的样子。

2011年居然是10年前的事。(废话
很喜欢这首歌的原版,也喜欢这一版。

……昨天不是基本上没睡吗、中午又没能睡午觉,这个星期工作的内容又极其枯燥的。
所以我现在为什么精神的要命一点都不想睡一点都不困啊! :cmx_02:

不滅のあなたへ / to your eternity 

crunchyroll主页推荐过去看的。第一集蛮好看的,好心疼不知名的少年,一直以为什么时候会出现奇迹。音乐的存在感稍微有点太强,但是也还好。之后似乎也都是这样的小故事和旅程?

政治。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很少在有三次元认识的中国人的sns上讨论政治了呢?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因为在instagram上支持了香港人的抗争而被大学同学截图贴了朋友圈大字报吧。总在说这件事真是不好意思,但是不管我愿不愿意这件事都给我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也不太好对我周围的人一直讲,我只能在这个地方反复疗伤直到我自己也不想讲了为止。
我从头到尾都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也不后悔。但与此同时,我也考虑了一些:并不是因为是我的大学同学、关系其实还不错,我就可以相信ta就算不同意我的观点也不会这么做。而且,即使我根本没有去跟她吵架,只是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可能会和这个人吵架的场景,就让我觉得既害怕,又疲倦。然后我意识到我之所以在instagram上面谈政治,一是为了寻找可能的、和我想法相似的人,二是为了提醒我身边的法国人“这些事情在中国发生了”,也想知道他们的观点——不管有没有用,我都觉得让法国人知道中国是一个怎样的国家是我的某种责任。总之,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和共产党的拥护者发生冲突的觉悟,所以才会在被骂的时候不知所措。
我不是战士,只是躲得很远的企鹅。我不想吵架,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真是懦弱啊……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