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Gnpink 「海洋中的爱与性」挺不错的,译者是张辰亮,读起来也蛮有意思!我当时是买的实体书,试着找了一下有没有电子版,结果没有找到。不过翻到了另一本自然类科普书籍:「听说你也是博物学家」,里面也有介绍陆地生物的交配方式(比如蛞蝓互相用生殖器击剑,母鬣狗拥有外翻可勃起、状似阴茎的阴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推荐看一看这本! :8040:

链接我放下面

72小时内有效链接
we.tl/t-4AmmIuJMSc

永久有效链接
aliyundrive.com/s/9Rg3EFZR1ra

Musen 转嘟

福建在过去的很多年里,经济虽然不坏但是存在感很低。福州更是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省会。福建人自小都听过一个说法,说福州发展不起来是因为福州是台海一线,所以不敢发展。这里面真真假假,可能不都是真的(比如实际原因可能是因为书记是傻逼),但至少有一种隐隐的阴影徘徊在头上。

认识的伯伯年轻时在沿海当过兵。他讲当时炮击金门,每一三五我们轰过去,二四六他们轰过来,周日休息(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逗我)。幼年的我震惊于听起来这么儿戏,问他,那我们为什么不周日偷偷打他们呢?他说,那怎么行?!我当时不懂为什么不行。现在大约是懂了一些。

伊上台后,福建也成了「龙兴之地」。这十年确乎福建的基建有了较大的改善。我离家的时候,只有一条最老的铁路,回家需要自赣入闽,折一大圈——鹰厦铁路也是为了备战。现在高铁直达。这点倒不能不说是因为伊。

现在许多人对福建的想象或许是较有钱。但是直到我父母小时候,都有「因为太穷被卖掉」的风险。是家里咬咬牙坚持下来。再往上,我的祖父母辈,都是被卖到人家家里长大的。中国人都是很苦的。我不知道有什么人想打仗。

Musen 转嘟

原来飞屋环游记的原型就在西雅图西边的Ballard (以前是个city ,后来合并给西雅图了),到现在那房子还在呢。但其实屋主是个老太太,叫Edith Macefield,俄勒冈人,会英法德语,没成年就隐瞒年龄参军去了欧洲,回美国以后就一直在西雅图的一个牙科诊所工作,结过四次婚,有过一个儿子。她比后三个丈夫和唯一的儿子都活得长。85岁高龄时死磕建商,成为本地平民英雄。最后如愿以偿,死在自己的家里。
动画片里,精彩一生的强势老太变成了一个深情老头。女性的精彩又被偷给了男性。一个爱冒险的女性对抗世界的故事变成了一个温情小品。
Ps.有的人会说飞屋环游记立项是2004年,比Edith 对抗建商早两年,但立项只是有这个项目,故事是会改的,看照片就知道了,动画片最后那个画面几乎就是照着照片描的。2009年上映时,片方还去原址屋子绑气球造势。

Musen 转嘟

说起文革期间自杀的人,想起机缘巧合见过的一段生平。资料公开平台都有,很容易查到,但依然看得我百感交集。简单整理了一下 

1905年,出生。

21岁,本科毕业后被派往法国里昂大学学习医学。医学博士毕业后通过了助理医师考试,在里昂的公立医院工作。

30岁,觉得“我学医是中国人出的钱,我要为中国人治病”,于是回国,在中山大学医学院当内科教授,兼任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院长。

33岁,日军连续空袭轰炸了十天,他常常带队前往灾区救援。同年,广州沦陷,他先去了广宁建立伤兵医院,然后去了昆明,在云南大学当教授和医学院院长,同时自己也开医院。据说他跟广州的地下党负责人是朋友,自己掏过钱从国外买药送去延安。

42岁,抗战结束,回广州开医院。

44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46岁,公私合营。当年的广州地下党负责人已经是广州市长,邀请他去当市立医院的院长。后来市立医院合并,他捐资旧人民币一亿元、小汽车一部和自己医院全部设备创建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任院长和内科主任。他自己掏钱买了院里第一台进口X光机、第一台救护车,还托人从法国买了一台新式能屈胃镜,又从国外带回来检验和病理需要的电子显微镜。

49岁,开始当官,但依然是医院院长。据说他当院长的工资不是拿去补助困难职工,就是拿去饭堂给全院职工改善伙食。他会跟护士一起清洁病房,还会叫大家做完以后一起去喝茶。

53岁,觉得医学相关人才实在太少,提议成立广州医学院,市长同意之后,他自己出钱出力,从筹建到第一批学生报到只用了三个月。学校的选址就在他医院的马路对面。
同年,为了治水,政府发动市民义务劳动,把学校西边的一个水塘挖成了人工湖,取附近流花古桥的名字,命名为“流花湖”。

54岁,担任广州医学院院长。

58岁,带队回老家医院考察,给县里医院提了些建议,把一个急需开刀而条件不足的病人带到地区医院,主持了8个小时的手术。

61岁,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被红卫兵揪斗,抄家,近百万字的《内科学》草稿被毁于一旦。
同年八月,他自沉于广州医学院旁的流花湖。但后世有些资料会说他是“因病逝世”的。

他叫姚碧澄。

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啊啊啊我的blog搭好上线了!但是还在装修所以晚点再放链接,感谢象友提供的思路让我这样的技术草履虫也能迅速拥有blog :ablobcatheart:
Notion搭blog真的非常简单,如果完全不想折腾直接新建blog页面然后share是最最简单的办法,如果想要一个接近传统blog的页面也可以利用github上现有的项目搭建(目前主要是Nobelium和NotionNext)
具体教程可以看这里
Nobelium + Vercel:sspai.com/post/66678?ivk_sa=10

NotionNext+Vercel:notion-hexo.tangly1024.com/art

我前前后后折腾的时间加在一起大约4小时,主要是找教程和验证账号,其中和vercel客服写邮件battle占了非常大一块(直接用Gmail注册可以省掉这部分时间,具体见这条嘟moresci.sale/@Hitchhiker/10867
后续装修维护体验我继续更在这条嘟下~

Musen 转嘟

nsfw 月经暴言,好多暴言 

不是 进化成女性要每个月呼啦啦流一堆血这个事情就神他妈离谱,呼啦啦流血的时候这儿难受那儿难受,站着难受坐也难受,走不了路跑不了步,净tm耽误我干事儿,就算不耽误干事儿那也耽误我舒舒服服躺着啊。大爷的每个月流一堆血按从15岁开始流到55岁那可是40年啊,那得流500多次啊,就tm为了一辈子生0-8个小孩?!可去他大爷的吧,这神tm什么进化效率。毁灭吧 :blobcat_thisisfine:
(我知道各种缓解痛经、调节月经、甚至摘除子宫的可能性,就是单纯想暴言,不需要solution,么么哒

Musen 转嘟

真的是一看到家里养猫还摆着百合的人就来气!别说百合本人了,就连百合泡过的水对猫都是剧毒好吧!直接肾衰的那种!

不光百合,包括龟背竹等常见的室内植物对猫都是有毒的。附上一份aspca列表下对猫有毒的植物列表:
aspca.org/pet-care/animal-pois

Musen 转嘟

连着两天左边肩胛骨酸痛,网络给出的病因从心肌梗死到乳腺癌……今早起来啥事儿没有,我一琢磨:哦,床垫比较硬,平时是仰卧,前两天侧卧了一下……
迷你版走近科学的体验了! :ablobcatmelt:

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如果你觉得女人不好,那你就变性成为女人,改变她们

Musen 转嘟

又有审查文件泄漏了。

这次是来自小红书审查知识库的146页文件,其中包括了平台的舆情处理与审查流程、特定领导人及日期的关键词审查、对于突发舆情事件的响应以及网信办指令、部分舆情日报等。

首先要respect大家的创造力,实在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部分代称一览:祈翠、纳翠党、总书记来我家、捐麦子、二百五大帝、2020全面小康、信女愿一生吃素、甩锅侠、平&强、Adolf Xitler、小学博士、扛麦郎、习包皮、20000T麦子、习奥赛斯库、云视察、狙击手布阵、视频看望、当皇帝的小丑.......

综合看下来的话会有一种感觉,小红书的审查很有可能比微博和公众号还要严格。举例就是对中医中药的攻击被认为需要注意、同性恋及女权相关议题(甚至包括所谓不良婚恋观)也被纳入观察等。小红书因为用户的增长,似乎要成为一个公共平台的趋势,但平台更希望自己是一个岁月静好的社区——这意味着其内容不必具有公共性,或者说不欢迎公共讨论。

CDT的原报道: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一号舆情回查专项:
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E

主要集中在20年5月的舆情日报:
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E

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是昨天去逛方所的时候拿到的诗,很喜欢,因为是免费自取的,所以擅自分享一下。
Pocket-sized Feminism
口袋里的女性主义
by Blythe Baird
作者:Blythe Baird
翻译:南燕、华仔、佩索阿

The only other girl at the party
聚会里的另一个女孩
is rantingabout feminism.
在高喊女性主义
The audience: a sea of rape jokes and snapbacks and styrofoam cup
观众席充斥着黄段子,足球,啤酒瓶
and me.
以及我。

They gawk at her mouth
他们粗鲁地盯着她的嘴,
like it is a drain clogged with too many opinions.
就像在盯着一个异想天开的下水道。
I shoot her an empathetic glance and say nothing.
我给了她同情的一瞥,什么也没说
This house is for wallpaper women.
这间房子只为性感花瓶开放
What good is wallpaper that speaks?
而花瓶不需要说话。

want to stand up,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ose coffee table silence will these boys rest their feet on?
这群男孩会把他们的脚搁在哪张沉默的咖啡桌上?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someone takes my spot?
要是其他人占了我的位置该怎么办?
I want to stand up, but if I do,
我想站起来,但如果我站起来了
what if everyone notices I've been sitting this whole time?
要是有人注意我之前的沉默该怎么办?

I am guilty of keeping my feminism in my pocket
我愧于把我的女性主义揣在我的口袋里
until it is convenient not to, like at poetry slams
直到方便的时候才拿出米,比如诗歌朗诵比赛
or my women's studies class.
或者我的女性研究课程。
There are days I want people to like me more than I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有时比起我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我更希望大家喜欢我
There are days I forget we had to invent
有时我忘记了我们被迫发明出
nail polish to change color in drugged drinks
沾到被下药的饮料会变色的指甲油,
and apps to virtually walk us home at night
和防止跟踪尾随的手机软体
and mace disguised as lipstick.
和伪装成口红的电击棒。

Once, I told a boy I was powerful
曾经,我告诉过一个男生我很强大,
and he told me to mind my own business.
他让我管好自己的事,
Once, a boy accused me of practicing misandry.
曾经,一个男生指责我宣扬厌男,
You think you can take over the world?
“你觉得你能掌控世界吗?〞
And I said No, I just want to see it.
我说,“不,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世界”
I just need to know it is there for someone.
我只是想确信这个世界是为某人敞开的
Once, my dad informed me sexism is dead
曾经,我的爸爸告诉我性别歧视早己绝迹
and reminded me to always carry pepper spray in the same breath.
同时又提醒我防狼喷雾不离身
Ne accept this state of constant fear as just another part of being a girl.
我们接受了恐惧成为女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We text each other when ve get home safe
女性朋友们到家后要互报平安
and it does not occur to us that our guy friends do not have to do the same
而男性朋友们却不需要这么做

You could saw a woman in half and it would be called a magic trick
你们可以欣赏一个女人当众被“锯〞成两半,将它称为 “魔术,
That's why you invited us here,
这就是你们邀请我们米这个聚会的原因
isn't it?
不是吗?
Because there is no show without a beautiful assistant?
因为少了美女助手表演就没看头了
We are surrounded by boys
我们被男生们包围着
who hang up our naked posters
那此墙上挂着我们的裸体海报的男生
and fantasize about choking us,
那此幻想着扼住我们喉咙的男生
and watch movies we get murdered in.
那此观赏我们在电影中被谋杀的男生

We are the daughters of men who warned us
父辈们让我们警惕
about the news
那些新闻事件
and the missing girls on the milk carton
那些牛奶盒上的寻人启事
and the sharp edge of the world.
和这个世界的危险
They begged us to be careful.
和我们说:
To be safe.
注意安全
Then told our brothers
却和我们的兄弟说:
to go out and play.
玩得开心

Musen 转嘟
Musen 转嘟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