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输精管结扎vasectomy:

今天看到了不少🇺🇸男性自主发起的,鼓励更多男性和有阴茎的人们多了解vasectomy并进行结扎,在汉语环境中比较缺乏这一种讨论。当然,结扎可能不适用于每个人。在这里我主要推荐以下两种情况的男性和有阴茎的朋友们考虑一下vasectomy:

1. 已经完成family planning,生育完足够数量孩子的人们。你的人生中不计划生育更多孩子了;
2. 不计划生育孩子的人们。你的人生中不计划生育任何孩子;意外当爹会毁掉你的人生。

输精管结扎不会影响性能力(有研究显示反而助于提高性欲,因为少去后顾之忧),也不会减少精液含量、不影响射精(精子只占精液总含量<1%),不会降低睾酮。结扎复通的确有一定失败概率,但并没有传言中那么高。性取向包括女性和其他有子宫人们的男性和有阴茎人们,可以开始了解一下输精管结扎。并不是主要为了支持她人、他人降低别人的意外怀孕风险,更是为了你们的自身安全,“完全没有做父亲的计划,却意外/被设计导致ta人怀孕,而对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并不是罕见的情况,违背个人意愿的强制孕育所导致的并不只是怀孕者单方的人生被毁。

输精管结扎术在较发达国家和地区已经相当普及。在🇺🇸,每年大概有17.5到50万人进行输精管结扎。(数据来源:American Urological Association (AUA)

以下为一些科普资源:

Mayo Clinic: mayoclinic.org/tests-procedure

Planned Parenthood: plannedparenthood.org/learn/bi

视频:UCLA Health: 5 Myths About Vasectomies: youtu.be/3yyhzd2dgjg

如前文指出:输精管结扎术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但对于每个有阴茎、睾丸的人来说,*每次性行为都主动采取避孕行为*是最基本的人类责任,如果做不到或者明明可以做到却都推给有子宫的对方去做的话那您的确心智尚未成熟到可以享受性生活,我愿称之为最根本的性无能。如果了解完之后发现输精管结扎目前并不适合你,也完全不要紧,可以尝试和你身边的朋友们讨论一下这个话题,帮助做一些科普、辟谣工作。最关键的是,男人和有阴茎的人们之间应该存在主动探讨不同避孕方式的安全环境,“哪种避孕方式适合我”并不仅仅是有子宫的人们才该在意的话题。

今天,我邀请所有男性和有阴茎的朋友们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哪种避孕方式目前最适合你?你知道哪些男性避孕方式?我也鼓励您和一位好哥们聊一聊这个。汉语中男性话题的缺乏,也需要我们一起添砖加瓦❤️

#vasectomy
#输精管结扎

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有专为中国人开设的核酸检测,420欧每位,工作人员全都是中国人。此举把中国人从人类中划为另一个物种。

毛泽东这个人没有底线,天生赌徒,死几亿人他都不会有任何波动。他说要跟美国开战,假装失败诱敌深入把整个中国变成战场再跟苏联围攻,“中国死3亿人没关系,很快就恢复成6亿”
三年大饥荒期间美国要人道援助中国粮食,毛泽东说中国没有饥荒,宁死不吃帝国主义的粮,继续喝茅台出口粮食,让军人守住逃荒路口射杀。
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典型,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但实际上一直把女性当维稳工具,怕军人造反就“八千湘女嫁天山”

报道过#新疆集中营 的bbc中文报道美国国务院解密毛泽东说要送几千万女人给美国 #ccp #中共
news.bbc.co.uk/chinese/simp/hi

“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的结局被预言了数年,真正成为现实时还是觉得很恍惚。直接的悲观的后果显而易见,但灰心之余也并非全然找不到生机。

事实上,主张推翻该案的声音从来都不只来自希冀彻底否定堕胎权的保守派一边,还来自如RBG大法官一样的堕胎权支持者——这一派认为,尽管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毫无疑问,但该案的论证思路经不起考验:它根据第五修正案“非法搜查条款”和十四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落脚于“隐私权”做二重推论,「这种曲折的长逻辑链条本身就十分脆弱」,让对该案的说理解释显得强行和虚无缥缈。

也是由于这种牵强的属性,该案“会被动摇”成为几乎命定的未来——作为其根基的“隐私权”本身已经成为公认的基本权利,不再需要此案的支撑也能得以维系。该案被自己作为说理根基的权利依据“抛弃”,就不得不面对“从最初就没有找准权利依据”的质疑。

怎样的权利依据才是更具说服力的?越来越多的声音主张,不必再蜷缩于“隐私权”的曲折保护下,而是要旗帜鲜明地承认“女性具有生殖自由”、“女性具有接受平等保护的权利”:「让堕胎权作为平等保护条款的一部分,而不是作为正当程序的一部分。堕胎权应该来自于对于男女平等的追求,对于消除性别歧视的追求,对于根除认为女性就应该成为母亲,并且她们都应该高兴成为母亲和承担母职这样的刻板印象的追求。」

因此,也许对于“堕胎权”的存在本身来说,“罗伊诉韦德案”本来就是一个并不牢固的依靠。只要它的漏洞未被填补,就永远有被攻击的机会,就永远风雨飘摇。如今被推翻的结局,尽管其动力并非来自“希望它变得更好更完满”而是“对它咬牙切齿”的一方,但终归是到达了同样的终点。但也应该看到,这种到达是用如此惨痛的、可能改变一代或几代人命运的方式。

到这里,最乐观的想法,最给人安慰的劝解是:不破不立。看到一条评论写道:「是时候丢掉这个已经破损的拐杖,去勇敢地登上本应属于自己的顶峰。」在这样漫长的痛苦里,或许有更坚固的盾甲,更锋利的武器,更坚定的决心。

一个人可以合法地买宝塔糖打蛔虫。
与此同时一些人会因除掉自己体内的寄生之物而坐牢。这些人还不算人。

去年发的这条感觉迟早被删。备份一下⬇️

强奸的问题。
强奸不是一个人突然发了疯,失去理智非要把几把插进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

强奸是:
小时候揪女生的头发,目睹老师告诉女生这叫喜欢,不要大惊小怪。
从背后弹女生的内衣肩带,旁边的男生一起起哄帮你打气加油。
第一次遗精后,跟哥们儿约着看了日本诶微,里面的女性好像很喜欢被各种强迫?不就是要。
网上冲浪给陌生女用户发评论和私信“你好骚”、“屁股真大”、“约吗?”、“想被你骑”,发出去的瞬间就爽到了,无所谓有没有回复或会不会被骂。隔着网线反正她也不能怎么样。
网上看到偶像韩寒说“女生同意一起吃饭看电影就是同意上床了。”跟舍友们一起深表赞同。
女同事今天好像穿得有点薄,临下班的时候问她“今天跟谁去约会呀穿这么性感”。诶她为什么生气?明明是夸她。
电影院里强吻了约会对象,她好像没什么反应?那上手吧。
不出所料这次升职的是你,挤掉的女同事虽然资历和能力都比你强,但老板还是想提拔个男的。下属进来送文件的时候你假装不小心摸了她手,她什么也没说。微信上还是正常交流工作。一个月后你借着应酬时的酒劲儿伸进她的腰往上探。领导第三天找你谈了话,一周后下属被辞退了。
……

强奸只是以上这些所有事情,往前推进了一点点。
强奸不是一个人突然发了疯,失去理智非要把几把插进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几把相信那是属于它的地方。
我们应该意识到强奸不是一个女性问题。强奸是一个男性问题,更是一个文化问题。但归根结底是一个男性问题。

最近见了一些事,感觉人的精神头真是太容易垮了,精神头一垮,别的什么都别谈了。
所以无论干什么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吊着那股真气。
不管是追求事业学业也好,追求爱情恋爱脑也好,刷垃圾剧、追星,跟恶人恶事斗争也好,疯狂做ai也好……总是就是精神头别垮就行了。
熬死对手就胜利了。咱就是要挺到冰川消融、海盗称臣、美人鱼唱歌。

中国女人真抗打啊。轻伤二级/轻微伤。

男的让女的open minded,如果不是给她们提供资源提提供机会提供空间或者启发她们获得更多这些,而是要从她们手里【正当地】拿走这些,那么我们可以称此为“男式openminded”。

今天同事在厕所被人偷拍了。

她在洗手间见到从隔壁隔间伸过来一部手机。

两个女孩子堵住了偷拍的男人,我路过赶紧让男老师过去把他堵在了后面办公室,控制住他的手机保留好证据,反手报了警。

虽然他手机里有很多女生在洗手间的照片,警察把他带走前告诉我们他不满18周岁还是初犯,甚至不会被罚款拘留。

复盘自己最近的感情生活,不仅是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而且篮子还不放在一个架子上。

学会放松自己的胸小肌,解决50%以上肩背痛问题。✅

社交软件上我最烦看到的一个男性资料词是希望你“open minded”,次之的是“positive”,再次之是“no drama”。
会用这几个词排列组合的99%是雷了,聊天不用出三句就能点炮。
咋的,你对feminist open minded吗?你就好意思说open minded。
我要像男的一样随便活活都很轻松我也positive,我看你positive单纯只是因为你太阳性了。
还no drama,你也配我drama??

以偏概全是不对的,所以不能因为世界上存在几个正常的男的就否认男的整个群体就是烂啊

拒绝承认/否定社会事件属于性别议题,不是认知问题,是捂嘴行为。
这等于说“你们没有权力说话”、“你们没有权力表达意见”。
他们不是蠢,是单纯本能护地盘。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