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记录昨天声援弦子发生的事。 

昨天从出门到回家12小时,又加上经期,一进门累到倒头就睡,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从决定自己去现场声援弦子,就没预料过是这种情况。弦子2点开庭,到法院附近一点半,周围两三条街全部被封锁,但看到仍有行人通过,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有一位年长的姐姐问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大的庭审,我说是的,然后也没憋出别的话来。晚上和44聊天的时候她也遇到类似的情况,讨论到我们应该练习,向周围的人告知正在发生什么。
法院周围分布了大量的警察和便衣,几乎每隔十米就有一两个,道路上都是警戒线,被查了身份证留了电话,转了一大圈都看不到声援的人,但能看到许多形单影只的年轻人,于是鼓起勇气问:你是来声援弦子的吗?得到的答案是肯定,就这样不断的问向周围的人,问到一个女生和他们的朋友时,被热情的拥抱了,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聚在一起,决定像法院门口走,因为我们人多,几乎每走十几米就被盘问,被警察拦下要求登记,同行的女生特别勇敢的和对方辩论,说我们已经在前面被查过了,你可以去问后面的同事,这样的话说了好多次,在法院对面我们决定停下来,仍然被警察严厉禁止,被驱赶,不许停留,我们在路口转弯处被打散,被警察大声呵斥超过3人就是聚集、石景山有疫情、这里不准待、这是临时规定,已经离法院很远了,许多人向更远处走去。不许超过三人,我们就零散的待着,不许停留,我们就慢慢移动。被盘问,是来等朋友的,什么时候等到,不知道。后来去了附近的肯德基,被报警,去了麦当劳,有便衣,我们分散各处。
44说她下出租车时就被几个便衣包围询问,正驱赶,那时我们在路边坐着,我问她你是来支持弦子的吗,她便和我们一起。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在麦当劳44说,这好像是在参加漫展,就各种奇奇怪怪的人,一看就跟普通人不一样,(就有很多lgbtq啦)一起聚在麦当劳肯德基,明明很闲,还要假装很忙。去外面借火抽烟,也能看到许多便衣在周围。后来我们在网上得知庭审结果出来了,我们在的商场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警察。我们从后面的必胜客出去,分散在即将见面的广场周围,晚上的风很凉快,有同行的人说她们买了花,我们坐在路边看小朋友玩耍,44说她也来月经了,借了卫生巾给她,把收到的反对捐卵的小广告贴在了商场的卫生间。很疲惫,又去公园一起喝了一罐啤酒。
晚上快十点,终于见到弦子,和无数次在照片和视频里见到的一样,瘦瘦小小的,我们围着她,她把法庭上的自我陈述读了一遍,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好像经过了醒来,经过了伤痛,在这里面已经成长了起来,大家还是忍不住哭了,弦子和她的朋友们给了我们力量,我们围着弦子抱在一起,好像白天经过的一切都被抚慰了。

8月10日晚7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二审维持原判。朱军和此前一样没有出庭。
弦子中午在大家的陪同下到达,晚上9点后才走出法院。因为封路,被驱赶,支持者都三三两两水一样分散了。弦子出来后,朋友们又从四面汇集到离法院有一段距离的广场。
大家纷纷向弦子献花。之后,弦子向等待在外的关注者朗读她在庭审中的陈述,并对到场的人表示感谢。大家拥抱在了一起。
直到9点49分左右,警察将人群驱散。

转自弦子:

“朋友们,我诉朱军一案的一般人格权纠纷(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二审,后天下午两点就要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了。
从2018年起诉到今天,已经过去四年了,后天也很有可能是这个案子的最后一次开庭。四年过去,时至今日,依然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为此事做出了全部努力,最大的遗憾,也是不知事情二审结束后自己是否还有机会继续战斗。但这四年,也幸运地收获了大家的无尽信任与支持,我为此感恩,也为此惶恐,但愿不要因为自己遭遇的挫折,挫败大家对女性对正义的信心。
即使是一审败诉、即使是经过了漫长的四年与数不清的挫折,即使看起来是沮丧与失败,我也清楚这一切都是我和大家倾其所有付出四年所换来的珍贵的结果,如果不曾努力,连此刻的答案都是奢望。
这一切不会没有意义,也将怀抱这样的信心走进法庭。
感谢朋友们。”

「我們都是會傷心會落淚會痛苦的脆弱人類啊。」

「是的,我們是同類,這成為了我的安慰。」

看了大家在说的「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放到一半就想作为残障者我完全也可以拿自己的经历当素材拍一条这样的视频。但是只能拍出前一半,拍不了后一半。

为什么呢?因为后面我run到了正常的国家生活啊。社会免费提供了我需要的支持,我在读书和工作上得到了跟健人接近同等的机会,也遇到了平等待我不会因为残障就认为我低人一等的伴侣。即使生活多一些残障带来的不便,也是过着普通的日子,实在无法给观众提供俯视苦难的刻奇优越感。

所以二舅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还有,这条走红视频的内容是一个不幸残疾的天才少年的人生。那么你们猜猜不幸残疾的天才少女们都去了哪里?

她们的人生即使有机会被作为这种视频的素材,会得到像现在这么高的热度吗?

「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的那個視頻,沒有絲毫療慰,只覺得勾起老中式敘事PTSD了。居高臨下地審視著他人的苦難,讚美從苦難中磨礪的堅韌樂觀人格,最後得到比慘式的快樂「啟示」。好傲慢,好刻奇。

看完視頻後,強烈的、熟悉的不適感翻湧而出。高中時期上政治課前有個素材分析環節,自己當時分享的素材是有關《嫁給大山的女人》這部電影。當我在課堂上憤慨地指責這部電影無視受害者的遭遇,拔高立意來讚美犧牲時,政治老師不以為意,幾番爭辯後,老師在總結評價中又繞回了無私付出的正面立意上。我放棄了無謂的反駁,在朋友圈上發了條語錄作為最後的反抗。當年內心的不適和憤懣,與現在看到那個視頻的感覺如出一轍,加上官媒的大肆宣傳,生理不適更加強烈了。

我不想看到受苦的人得不到他們本應享有的待遇,不想把手伸進個體血肉模糊的經歷來挖出閃光品質治癒「我的精神內耗」。苦無法稀釋苦,裹上糖衣的苦難仍是苦難。

治癒「我的精神內耗」的,應該是可以活在文明安全的社會得到足夠的人文關懷,應該是為不公發聲的人不會淪落到被噤聲消失在人群中的結局,應該是我們擁有那一條條寫在法律中被明確保障的權利。

前幾天生日收到了許多祝願,這一年最大的收穫是感知到了更多人與人之間真實的、微妙的聯結。這些聯結是我內心世界與真實世界之間的緩衝帶。

我好愛身邊那些散發著善意與愛意把我溫暖包圍的人。愛他們鉅細靡遺地與我分享日常,愛他們身上洋溢的鮮活年輕氣息,愛他們不帶任何目的地靠近、坦然交出真心。

翻看了一下之前的一條紀錄,在「如何去愛」的人生課題上,今年的我好像已經通過行動交出屬於自己的答卷了。從經驗走向體驗的愛擁有跳動的美妙,跳向乾癟的心,人也變得充盈與柔軟。要繼續去愛,愛真實的、不完美的人,愛為自己提供愉悅的各種事物。因為愛是抵禦潰爛世界瓦解身心的武器。

2013年明星还能在微博上接力声援“撑同志反歧视”
2011年央视还能表示“抛弃歧视,请尊重每一个群体的自我选择”
当时我们都觉得很平常,没想到现在连彩虹旗都容不下了

每天早上的精神狀態:好想死,人類趕緊滅亡吧。
每天晚上的精神狀態:今天也努力活下來了,真是辛苦我了。

四字入編引起憤慨這件事,觀感就像:被大象壓制在泥淖無法翻身的人,詫異地發現眼前的象腿竟然存在蝨子。於是開始憤怒地拍打、驅趕象蝨,埋怨它們公然跳到自己頭頂。

最舒適的社交關係莫過於:即使對方做了些「異於常人」的舉動、喜歡一些非主流的事物,也不會抱著審視的眼光看待和覺得奇怪;只要我們一起經歷著,再壞的境遇也能挖出樂趣來消遣。

感悟來源於上週末和幾個要好的同事一起去live house蹦到凌晨三點,因為颱風天遲遲打不到車,決定走路去附近的海底撈直接通宵到六點再搭地鐵回去。

涼快的夜風將精力耗盡後的疲憊吹散了些許,我們一邊打趣著今晚狀況百出的「尋覓海底撈之旅」,一邊在颳著風的雨夜中雙手扶傘感慨好像在拍什麼青春電影。

我說完「拜託,我們這樣超酷的好嗎!人這一輩子會有多少機會體驗這麼曲折的經歷呢?」同事立馬接話:「是啦是啦,也只有和你們做這些才會覺得有意思。」

喜歡那晚的氛圍,不僅因為一起跳進人群的狂歡中盡興享受了音樂的律動,還有傘差點被吹翻的三個人,默契接上同頻道的情緒:打不到車也沒關係,颱風天深夜雨中漫步好像也挺有趣。

发一下,来源水印,作者说:
「随意拿走,尽快拿走,在消失之前,苦难的呐喊应当响得遥远 」

考虑到中文维基百科被当作”客观的墙外信息源“,是相当多中国人的主要信息获取途径,我觉得有必要警告大家:如今中文维基百科的大量关于中共和新中国的词条都是经过党国的系统编纂的,虽然为了表现得”客观“会留有一两句负面评价,但整体内容几乎是和官方口径完全一致。
举一个最鲜明的案例:中文维基百科的国保词条。国保,即和国安相并列的新中国秘密警察机构。按讲该词条中应该可以看到大量该秘密警察机构在建国以来的大半个世纪的历史中如何镇压国内异议分子的信息,但实际上关于镇压异议分子的内容只有一句话。其他内容几乎完全就是官方宣传文章。
维基百科开放编辑的机制意味着其很容易被精通有组织的系统性情报操作的中共所利用——中共一旦注意到中文维基的在向国人传递信息上的重要性和其开放编纂的特点之后,要组织其宣传部门对维基上的重点词条进行系统性的重新编纂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我不太清楚党国这一对中文维基词条的重新编纂是何时开始的,过去中文维基的词条当然不是这个样子的(不如说我当年还嫌中文维基里关于中共的词条的自由主义色彩太强了)。我自己注意到这事大概是两三年前。
最后,在这一假消息和不准确消息满天飞的互联网时代,建议大家还是尽可能从权威可靠的媒体和学术文献中获取信息,维基百科这种开放一般网友编写的信息源本来就不可能是准确的
(之前的那条嘟文我在修改过程中不小心手滑删除了,只能重发一遍……对评论、点赞和转发之前那条的各位象友们致以诚挚的歉意,并欢迎你们把之前的评论发到这一条下面,也烦请你们愿意的话再次转发……)


跟象友們更新分享一下朋友被請喝茶的過程,實在是過於荒謬又無語到引人發笑了。下午陪朋友去了一趟派出所,聽那位年輕的阿Sir跟大廳的同事打招呼自稱是國安的,然後領著朋友進去了,不給人陪同。約談持續了四十分鐘左右,朋友表示全程並沒有想象中的嚴肅,不是一對一的小黑屋談話,也沒有什麼壓力測試咄咄逼人。

朋友被帶進一個辦公室內,室內還有幾個差佬趴著睡覺。阿Sir在一旁用電腦記錄對話,期間朋友還可以給我發微信文字直播。他只要求朋友不要拍照,沒有查看手機信息之類的舉動。

在談話過程中,阿Sir的態度還挺好的,沒有故意難為人。只是一直在試探朋友知不知道自己發了什麼內容,導致微信被封號。朋友裝傻表示不知情,來回互相試探中,從阿Sir口中得知這次被約談的真實原因,竟然是【小學雞的學歷】。因為朋友之前在群裡分享了張油管視頻的截圖,視頻標題帶有「習近平」和「小學生」關鍵詞,被系統檢測到然後導致封號,時隔半年被請喝茶。

最荒謬好笑的點在於,阿Sir甚至不敢直呼習近平的名字,全程用XXX替代,接著勸告朋友不要在微信群聊發佈這些「不實信息」。朋友質問要怎麼證實這些信息真偽時,阿sir則表明自己是黨員身份、有堅定的信仰來迴避問題。最後讓朋友自己寫份類似保證書的承諾,解釋事情並不嚴重,只是簡單「教育」一下,不會留案底,就結束談話了。

其實朋友之前在微信群聊分享了挺多所謂的敏感內容,經歷過炸群和封號後,我們基本上只會在Messenger群討論了。但誰能想到,最敏感的點竟然是小學雞的學歷呢,竟然可以在意到讓人時隔大半年再秋後算賬。

象友們,有朋友因為去年在微信發「敏感」的言論信息被炸號,現在被警察邀請去喝茶,說要了解之前炸號的情況。雖然知道警察是為了KPI,但以防萬一還是想要請問一下請喝茶的時候,除了裝傻充愣和態度友好點,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點嗎?謝謝大家了。

污蔑jingyao的视频在微博上被各种媒体转发(jingyao一开始不想报警恰恰是害怕这样的遭遇,但jingyao也说她比自己一开始想的要坚强),支持jingyao的博主却被限流。在这里号召大家公开支持jingyao,关注庭审进展(最终的陪审团审判将在今年九月底十月初进行)。我们决不能让jingyao自己面对来自刘强东和京东的污蔑和攻击。
“回声”相关公众号文章《针对刘强东案违法泄露视频的回应:当事人系被“自愿”》
douc.cc/1UN1nn
【要点:1.视频中警察的执法录像和用作封面的Jingyao质询录像的截图,属于法官明令禁止发布的材料。只有双方律师才持有这些材料。
2.公开录像仅剪辑了对刘强东有利的片段。Jingyao进入警车之前,警察先上门询问她是不是被强奸了。Jingyao回答:“是的,但并不是那样。他(刘强东)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我不想惹麻烦。”
3.视频没有显示的另一个信息是,当晚出警的警察对性侵案当事人有严重偏见。也是因为这名主要负责警察的调查取证不足,让明尼苏达检察官决定不对刘强东进行刑事起诉。
4.视频称Jingyao邀请刘强东进入自己的公寓,这也是“被剪辑的事实”。所谓的邀请,是Jingyao醉酒后感到不舒服,急切地要回家, 于是哀求刘强东把她送回去。完整视频中,她因为醉酒迷路,在大楼里上下转了15分钟。】

支持妊娠自决权的德州小镇妹子 

听闻一个认识的德州小镇妹子跟全家和所在的深红保守基督教徒社区闹翻了。妹子的职业是社工,日常工作中经常接触的就有境遇最悲惨的女性群体:强奸乱伦受害者,相当多都是未成年的底层女孩。她清楚彻底失去妊娠自决权对这些女性和被迫出生的无辜婴儿们意味着什么样的命运,所以Roe vs. Wade法案被推翻后,一向温和友好的她公开发了一篇非常激烈的长文反对,迅速得罪了自己身边的很多人,连亲妈都回复了个哭的表情表示对她很失望。她说这两天跟家人已经是剑拔弩张的状态了,但是她完全不后悔。

她们全家人都是极为虔诚的信徒,妹子选择社工这份辛苦又不挣钱的工作也有出于信仰想为最需要的人提供帮助的愿望。但是比起种种「胎儿也是至高无上的生命」的教义说辞而言,她真正接触这个人群后得出的结论是强迫女性孕育不想要的孩子造成的苦难才是unchristian。这些苦难往往被满口God’s will这种站在虚无的终极道德高地的宗教人士们回避无视。颇有点中文里「君子远庖厨」的味道。只是这里被远离的不是牲畜,而是活生生的女性和孩子们。

真的很佩服这个妹子的勇气。我们在象上这样的同温层为此发声容易得多,而妹子是在违抗自己的大半个人际圈,背离从小被灌输的信条,难度不知道要大多少。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