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人活在这里,总是需要给自己找些安心活着的理由。
你了解过去疯狂的历史,看过《一百个人的十年》和《夹边沟记事》,你会安慰自己:那只是彼时彼刻。
新疆集中营的事情爆出来,你会安慰自己:那只是针对边境的维吾尔族。
直到这次奥密克戎来了,据统计至少2亿人被迫“保持静默”,你只是骂上海政府,骂疫情快滚出中国。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种恐怖不因为你是主流、你是良民、你爱国守法敬业奉献而不降临,它的对象其实是所有人。从此,那些尘封的历史、被禁的新闻、遥远的呼喊一下子全都鲜活了起来,你感受到和那些人同样的惊惧彷徨。

置顶嘟文

越想越觉得,《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简直是对不甘心的老中人的绝妙隐喻。父权、洗脑、忍耐、逃离、觉醒。

看了端传媒那篇《被封杀的台湾乐团》,查到一些“404乐人/乐团”,水平良莠不齐,但原因大都相似,欢迎补充。

大陆
盘古、军械所、巴主席与云母逼、李志、与人、EXITA、Lows0n、小艾EYE、晨星音乐事工、驳倒(布鹅岛)、阴三儿、吴亦凡

香港
达明一派、何韵诗、My Little Airport、serrini、VIIV樂隊、林律希Barry、林夕、永远怀念塔可夫斯基、Boyz Reborn、黄秋生、杜汶泽、阮民安Tommy、徐若瑄、LMF大懒堂、KingLychee荔枝王、琼枝乐队

台湾
陈升、那我懂你意思了、脆弱少女組、拍谢少年、约书亚乐团、赞美之源、闪灵、乱弹阿翔、1976、Green!Eyes红眼乐队、浊水溪公社Loh Tsui Kweh Commune、Digihai低级嗨、光景消逝、妮波寺、牛皮纸、糯米团、表儿、新宝岛康乐队、Fire EX.灭火器、达卡闹Dakanow、大支、阿弟仔、回声乐团、马猴乐队、BB弹、八十八颗芭乐籽、SM大乐队、勒令乐队、Spunka、OI

马来西亚
黃明志

西方
陈芳语、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Björk、Elton John、Clione-index、Invisible Man's Deathbed、C-Murder、Dokaka、Strike Anywhere、16 Reasons、I.R.I.S、Softball、Frenzal Rhomb、Natural Living、Nevada 51、Quizmaster

附该名单来源:pincong.rocks/article/31051

越是独裁统治的国家越喜欢在各个人眼所能目及的地方挂上自己的国旗,满街的propaganda,各种层出不穷的口号、核心价值观、令人烦腻的宣传标志,那不是propaganda,而是一种思想钢印。它无孔不入地渗入儿童青年的教育、街边的广告、网路的流行语、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像奴隶主爱给自己的奴隶身上打上专属自己的烙印。成长和生活在其中并习惯了的人往往意识不到这些异物的可怕性,只是日常可见的广告牌,只是墙边的宣传画,只是交通灯旁边的装饰夜灯,只是花丛树丛草丛修剪成了特定的形状和文字。但只要看过一次没有这些东西的地方就能明白过不对劲来,没有propaganda的街道和围墙,路灯和公交车站,电子屏和教育,干净的,舒适的,利落的,非形式主义的,有烟火气和人味儿的。

说回到中国。美国的问题只是在于,正向的尺蠖效应已经不存在了,但暂时还不至于有反向的效应,无非是自由派接着和保守派斗争而已。而中国的问题,则一直都是反向的尺蠖效应,一直都没正向过。比如说,自由派比较关注“女性有权选择终止妊娠”,保守派(我说的是那种认为生命至上的正统意义上的保守派,而不是重男轻女的那种恶臭传统,后者根本没资格成为一种能拿到台面上的价值观)则比较关注“不应放任性别选择(堕女胎)”。你看,像不像两只小熊?而且比童话故事更暗黑的是,根本不用狐狸来哄他们。现实是,狐狸自顾自在啃饼根本懒得抬头,倒是两个小熊一直在想方设法帮狐狸辩解。想当年计划生育强制堕胎满街都是无痛人流广告的时候,自由派小熊说:虽然但是,这至少减轻了女性养育更多子女的负担吧?虽然但是,中国是堕胎最自由的国家这不假吧?虽然但是,作为独生子女的女孩子地位前所未有地高对吧?现在画风一转,变成鼓励生育限制堕胎了(咱根本不需要立法,有的是办法让你没法堕胎),轮到保守派小熊高兴了:虽然但是,至少性别选择堕女胎的情况少了吧?虽然但是,至少无知少女频繁人流的事情少了吧?虽然但是,至少我们开始认真地把胎儿当成一条命了是吧?……

是吧是吧是吧?都是,也都不是。因为狐狸根本没工夫理你,完全是小熊自己在加戏。最多最多,是狐狸内部写材料的时候,会拿某一派小熊的观点作为自己一贯正确的证据。仅此而已。

⬇️ 看到象友的广播,突然想到,那些用“孩子是神的祝福和礼物”为说辞的反堕胎者,要如何解释,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时,上帝对他们的惩罚:男人承受劳作之苦,女人承受分娩之苦。——也就是说,在基督教的教义中,生孩子根本不是什么神的祝福和礼物,而是神对犯了错误的坏女人的惩罚和诅咒……

PS:这倒是真能解释那些既反堕胎又反避孕的反堕胎者的真实用心:他们就是看不得女人跟男人上床做爱很爽,还不肯因为做爱而生养孩子。在他们心目中,“做母亲”不但没什么神圣性,而且还是惩罚“淫妇”的刑罚!

m.cmx.im/web/@[email protected]/10

有时候对于一个女人,她选择逃离她的家乡,并不是什么数典忘祖的叛逃,而是一种彻底的释放解脱。

弗吉尼亚·伍尔芙在精神彻底崩溃之前,为何会说出:“As a woman I have no country. As a woman I want no country. As a woman, my country is the whole world.”
我想时至今日的众姐妹应该不需要过多解释,早已不言自明。

你国这教育体系太狠了,正常小孩进去,垃圾废物被污染出来。
推友「想起来小学军训进行所谓“拉歌”时一句最让我恶心的口号“让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像什么,像姑娘。” 寥寥几句,把父权,厌女,集体主义,逼迫,歧视等等负面因素都集合了。」
本来国内教育质量就令人诟病,现在从小污染。

东亚小孩很多都是被当作成年人苛求着长大吧(参考Steven He的sketch,好笑但是蛮心酸的),这个小孩是,我也是。直到我长大之后,回头看才发现作为小孩,想玩是很正常的、粗心写错是很正常的、拖拖拉拉是很正常的,但是当时就会觉得这些都是我的缺点,我好糟糕,我应该细心应该自律的啊。童年时没有接纳过自己,长大之后要学会自我接纳真的太难了。先从识别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有负面情绪也OK开始吧。

显示全部对话

虽然之前准备雅思语料的时候就发现了,但还是想感叹:用简中搜索和用英语搜索出来的东西简直是两个世界!!

老太太过生日买不到切面的后续出来了,店员解释说“我们严格按照防疫规定”,老太太说我后来找人帮忙买到了面,没什么的。一个荒谬又悲伤的故事,有了一个轻巧的结尾。谁都没错,谁都没意见,自然现状也无需改变。
这个结果让人憋闷,因为一个故事能被广泛传播,引发讨论,就意味着它已经超越了这个事件本身,背后是更多人的相似遭遇,再深究就是不合理的制度、腐坏的系统、糟粕的文化。徐州丰县案是这样,唐山打人案也是这样。
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流程应该是:个案引发关注➡️更多受害者诉说遭遇➡️大家发现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推动系统的改变➡️问题越来越少,社会不断进步。
在这里,像老太太买不到切面的小问题,那好办,解决这一例就可以发新闻了,故意忽视还有一大批清零政策的受害者;徐州丰县、唐山打人这种大问题,在更多受害者诉说遭遇的阶段,就开始捂嘴、大规模炸号了,最后这个造成问题的系统根本不会因为个案受到关注而哪怕改进一点点。
我在想也许这个我们看来破烂不堪的系统,在上位者看来,恰恰是很精巧的。寻衅滋事罪有不能删的理由,不然拿什么理由关押异见人士?人口买卖的买家也不能重罚,村子全是光棍就会造反;劳动法不惩罚996的企业,因为民众为糊口疲于奔命才没空去想别的事情。正是这样的制度,在维护着我鳖(今天学到的黑话!)的天下长治久安,所以它绝没有为了民众的利益去优化的可能。

有部分男性特别喜欢拿“性别对立”说事儿,那大家不妨都正视一下性别对立。
性别对立存在吗?存在,因为女性群体承受了千百年的压迫、剥削、迫害,在过去千百年中被物化、被边缘化、被次要化。施暴者与受害者对立、奴隶主与奴隶对立、奴役与自由对立,那么在漫长的女性苦难史中,性别自然是对立的。但父权制和男本位叙事让这种以压迫女性为基础的对立成为了“常态”,“对立”被消弭在大众视野中,取而代之的是“传统”和“本该如此”。
于是面对过往的女性苦难史,没人说这是性别对立。就算承认了,也有人会说那跟现在有什么关系呢,那都是“旧社会”的事了。
那么今天是谁在挑起性别对立?
是骚扰、猥亵、强奸、殴打、拐卖、囚禁、杀害女性的男性,是“仅限男性”的招生单位和用人单位,是禁止女性因自身所承受的不公而愤怒的所有人,以及试图再次让女性的苦难消失在大众视野中、试图将对女性的迫害变为常态的体系。
你看,性别对立根本不是女权主义挑起的,甚至不是女性挑起的,因为性别对立本来就在那。只要女性群体还在遭受常态化的压迫、剥削、迫害和不公,只要还有人对女性的苦难表现出冷漠和讥讽,性别对立就是存在的。有些女性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被迫承受剥削和迫害,意识到自己被放在了“顺直男性”的对立面,被迫成为一种次等公民,于是她们将这一事实说了出来。结果,真正挑起性别对立的个体、集体和体系隐身了,说出事实的那个女人反而成了挑起性别对立的人,而“挑起性别对立”则在一次次男性叙事中成为了专属于女性的罪名。
如果男性真的痛恨性别对立,那么至少要思考一下自己应该痛恨的到底是谁、是什么——是制造对立者,还是说出事实者?
根本不敢正视性别对立,却热衷于用“挑起性别对立”给女性安罪名的男性是可悲的。这类男性口中的“挑起性别对立”甚至不是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而是流氓脸上的巴掌印,只会显得狭隘者更狭隘,可笑者更可笑,可恨者更可恨。

#今天也要反内卷#

宋代士人(读书人)平均寿命61岁,参加进士考试的时候,平均年龄30左右。

朋友们,读博的朋友们,准备重回学校的朋友们,打算转行的朋友们,年龄焦虑什么呀!

随着防疫政治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明显感觉到上头神经更紧张,更热衷扩大化管制范围了。
以前深圳的政策是出了病例,就划分三区对外公布,三区外一切如常,好歹还算是公开透明,精准防控。现在出了病例,三区内自不必说,就连隔壁街道也要全体居民“三天三检”。这些扩大的政策只有短信通知,不出现在公开通知里。楼下的检查卡口刚撤掉工作人员没多久,又开始大喇叭播放“凭24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出入”了。深圳卫健委评论区呼唤了很久的将72小时核酸改成7天核酸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仅仅是常态化是不够的,还要扩大化才能表忠心。

昨天晚上在家里听见外面传来女人”错没错?!“的质问声,我还以为是情侣吵架,把耳朵凑到门上去听,才知道是妈妈在走廊上训小孩,训的内容包括:
”叫你洗澡也叫不动!人家六岁以上的小孩都是自己洗澡的!“
”早上叫你起床也不起!马上就要上小学了!明天我看你能不能自己起来!“
”一天到晚只想出去玩!出去玩不花钱啊?花的都是妈妈辛辛苦苦挣的钱!“
“知道错了吗?不知道就继续站在外面!”
想象着一个六岁的还没上小学的小朋友站在黑漆漆的走廊里,被妈妈当成罪犯一样训斥,我就觉得好心疼啊。我想出去和那位妈妈说不要这样对自己的小孩,可是她真的好凶,我也好怕她😭 而且大概率会被怼:“我教训自己的小孩关你屁事!”

2022/06/19 - 10 时

“孩子,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当我们看清同一件事时,就要分食同样的痛苦了

于是我点了灯盏,与月亮促膝长谈。

头痛得像有人徒手撕裂我的大脑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啊喵

独角兽很遗憾没有找到你

這考試到底是選拔人才還是選拔奴隸?

死了的爹才是好爹

耐心在日复一日切开皮肤的训练中消磨殆尽

听着,我不会为你写一支平均律

接受我的邀约,在利维坦的遗迹中起舞

钱钱飞飞 钱钱飞飞

你要忘记这里

and the secret to freedom is courage

操!

1.12亿感染,总体重症率0.065%,也就是7.28万重症,是咋算出来死亡160万的?现在的政策是按照2020年初的情况制定的实锤。

感觉咱们国家很多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就是成为一个高学历会挣钱的傻瓜。

折腾多年后,我发现女生健身收益最高的是绝对是练手臂。非常empowered!因为男女相差最大的是上肢力量,女性只有男性的40%-50%。所以和我们同等身高瘦不拉几的宅男,都能轻松控制住女生。虽然男女下半身力量则很接近,但日常拎东西和打架都不靠腿啊……

练手臂完全不用很fancy地学这个操那个操,也不用学二头肌三头肌四头肌的。从最小行动开始,先举2磅哑铃,每天几十个,慢慢能刷到10磅。然后就会发现自己能一次扛两三箱饮料,飞机上轻松托起行李箱,取快递不再分两趟,永远不用开口找国男帮忙。

望周知 以下均来自公开信息
健康码首先没有任何大数据可言 它纯粹是靠流调民工在一个一个“赋码” 说白了 它只是官方是否允许你进入公共场合的电子标签 它和西方差异化的技术路线决定了它不仅对防疫更低效(需要人工干预操作)而且被挪用于防疫以外场合更高效
其次 健康码不是被滥用到维稳目的扩大当局权力,相反,健康码本身是维稳体制被挪用到公共卫生领域创新的结果。早在疫情前中国身份制度就与吸毒史、上访史、民族以及政治风险紧密结合,实现刷身份证(并进一步发展为人脸识别)显示风险等级(同样被承包商可视化为绿、黄、红),警察刷身份证可以依次判断是否需野外盘查
总之,诸位所幻想的每个人都根据各自情况被给予红黄绿影响出行,绝不是受健康码启发的维稳创新,而是恰恰是健康码的灵感来源,换句话说,健康码并非“被挪用”到维稳体系,健康码本身就是中国整体维稳体系的一部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