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孩子真的倒霉孩子,虽然书是特朗普上台前就看过了的,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和友邻们大发感概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结果,现在看来,当时的乱象还不够震撼颠覆呢。
终于有机会现场看剧,当年骂声一片的时候也据说是剧场效果惊人。今天看完真的是一声叹息,赶紧腾出时间读两章同人洗洗眼睛吧。

微博上关于高考的热搜简直就是当代范进中举。知识改变命运尽管是目前人们可以看到的阶级跃升的唯一途径,但已经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我高中不幸念了一个重点中学的关系户班。我是班里少数几个没有托关系给领导塞钱去上学的学生,家庭条件在班里垫底。其他同学的爸妈要么是做官员要么是商人,他们当时的吃穿用度水平我现在都还达不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都不爱学习,最有钱那几个最后都去了三本。现在毕业快两年了,偶尔在微博上看见那些同学的新动态,他们都过得还不错,留在我们那个永远振兴不起来的省会城市,过着北京三里屯都市丽人水平的生活。而高中一直是班里第一的我,住在合租的房子里,每天工作累得像条狗,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惴惴不安,焦虑得睡不着。

狗咪吹风又惬意又威风~
同事小姐姐说他majestic,我觉得好准确啊(替狗咪自恋ing

毛象就是我doomscrolling的天堂~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不痛快,是害怕自己小日子过得太舒服,好了伤疤忘了疼,大事上犯糊涂。

六月底了,上海的餐饮业还是没有恢复,我们店也终于抗不下去倒闭了,现在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本来是有十多个人。大部分同事都回了老家,还有一些人进了厂子或者去了稍微好一点的松江那边。
我没回家是因为还有自学考试和驾照要考,每天帮别人做点盒饭,只有我和老板两个人,给我发半天的工资。
最近迷上了踢球,之前也一直都很喜欢看球,但没时间练,月初的时候买好了装备和德布劳内、孙兴慜、瓦尔迪的球衣,去球场踢太贵,我就在店旁边的一块停车场练,颠球现在能颠五个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现在觉得听歌、唱歌和看闲书都没有什么用,当每天看到这片土地上正在发生的新闻,还有欠了两个月没发的工资,考试的压力,只有跑 踢才能暂时忘掉这些

Wordle 371 4/6

⬜🟨🟨⬜⬜
🟨🟩🟩⬜⬜
⬜🟩🟩🟩⬜
🟩🟩🟩🟩🟩

Wordle 370 3/6

🟨⬜⬜⬜⬜
⬜⬜🟩🟨🟩
🟩🟩🟩🟩🟩

读过《The Paris Library》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books/435332/
两三个月时间断断续续地把这本小说读完了,爱书人的故事里面Odile的经历略显狗血,作者在故事设计时虽然有些牵强,但能理解这种人为创造的困境和角色本身拧巴性格的恶果。Odile最终因为忘年交小朋友的一席话跟自己或多或少有所和解,小朋友虽然也有点拧巴但整体而言还是个正常的好孩子。个别人物角色的最终命运不明,比如Professor Cohen依然生死未卜,这种open ending虽然也是符合二战时的境遇,但也是有些刻意了。

今晚看歌剧魅影,周五晚上看倒霉孩子,周二周四晚上上课,每天早上和晚上八九点上班,中午下午见朋友吃饭看展,神仙骑日子要珍惜啊!!!!

好困好纠结,睡会儿再去见人吧,困疯了。

ORZ 又要极限操作写PPT了 好烦好烦好烦

果然是对纽约无感啊,街上不正常人类太多了,今天买菜回家还莫名其妙在人行道上被人推了一把。匹村真的是治安好很多,流浪汉最多不太对劲儿地骂骂咧咧,其他最多就是礼貌问你讨零钱。赶紧这头忙完,去看展、看饭桶逛一下公园就可以到此一游了。

关系很铁的朋友也在说唐山那几个半夜吃烧烤的妹子估计多少有些来路不明,以及为什么被扇耳光之后下意识就是酒瓶砸上去而不是懵逼。自动屏蔽他们且不参与讨论,多说无益,只是苦笑所谓的安全真的全靠运气加持,以及带好防身器械优先吧。

到韩国了,还有十几个小时就回美国了。松一口气,然后越发觉得自己一滩烂肉臃肿不堪。好好在美国调养一下吧。

如果制作一只焦糖喵喵!
爆米花友情出演(不在身边呜呜呜)

真的是头痛到炸裂,一整个疫情在家几乎都是失眠和头痛。回美国之后买褪黑素安眠药加运动调时差了,不然感觉人要没了。

感觉豆瓣时间那个作文打卡大概是我近阶段效率最好的打卡群了,还是有一定的创作欲望,写得出来东西。每天能写完作业、然后一周画几次临摹和练线就很好了。稍微有些回到正轨的感觉了。

唐山伤人案(暂时)被允许在墙内网络环境中传播,大概率是因为,施暴者是不带公权力背景的普通个体,处置它们,可以用来炒作司法部门的“维护社会正义”。
然而,随着事件传播,爆出的对公权力不利的讯息也就越来越多:诸如警方首次出警竟然以“一般打架”处理;其后,更揭出施暴者是长期逍遥法外的逃犯。

这现象说明,“大国崛起”那层表面上的金漆,已经再也掩盖不住这国底子里的破败腐烂坍塌。这种系统性的全社会的溃败,已经到了任何一桩普通事件的背后,都可能牵出系统性大问题的地步。
从当年表彰“最美女教师”牵出人口贩卖,到年初表彰“英雄母亲”引出女人被铁链锁颈强奸生八孩,再到今日唐山伤人案引出的警方渎职。

打个比方:它们本来是想要向公众表演,系统如何顺利治愈一个小小的脓包疮,以证明系统的英明神武。
然而镜头略微一歪,公众们便看到,那脓包疮不是一个,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片;而且那也不是什么疥癣之疾皮肤病,而是三期梅毒已经进了大脑和心血管。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