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G...突然发现Grammarly网页插件出了一个免费的自动引用的新功能 【free beta auto-citations】

目前和以下网站兼容:
Wikipedia, Frontiers, PLOS One, ScienceDirect, SAGE Journals, PubMed, Elsevier, DOAJ, arXiv, and Springer

当你浏览这些网站看文章的时候,左下角会自动弹出来一个小小的引用按钮,在当前文章内点击一下,就会自动生成这篇文章的引用,可以切换不同引用格式(APA,MLA,Chicago)

吼方便捏!(木有广告,纯免费工具)

回国 然后毛象手机不能直接上
烦透了

「我喜欢谷歌的这个实验产品: Talk To Books,与书籍对话,输入一个问题,然后它从成千上万本书里搜索相关的段落。这不比谷歌搜索强多了?我试着搜索了一个问题:“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books.google.com/talktobooks/

习近平会见c919设计师团队

真尼玛好意思,40出头的ARJ21总工程师,CR929副总,心悸撑了几个小时救护车也不来。活活熬死在楼梯上。
鞠躬尽瘁有什么用?在上海还做志愿者,就是做完志愿者回家上楼途中心悸,老婆就在一个城也不让赶过去,孩子才很小。

新闻说立马送医,老婆说救护车一个小时还不来,这位工程师硬是自己下楼梯自救倒在途中。

现在还来争功。

一天四瓶2升水绝对不够喝,还是一天六瓶3升吧,毕竟泡咖啡啥的都是要用到水。好烦,又要隔离了。

👇 有一次关系很好的女同事找我聊天,就是“我刚才当着我老板的面提高声线 sort of yelled at someone”

我们俩聊了聊都觉得,出来做事确实是要不带感情要 professional,但是,作为一个有色人种、外国人、东亚女性,尤其是对你的刻板印象是“服从”,你天生处于权力链的下端,一味礼貌是不行的。就是要时不时“闹”那么一两次,该告状告状,该强硬强硬,该大声大声,让他们知道 你没那么好惹,平时的“礼貌友好”只是你的选择。

你当下可能会得到一些feedback,就是会有人来跟你说,这个事儿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但是大家确实会对你比较忌惮,没有那么容易欺负你。

我跟家属讲这个事情,他说,就是这样的——在体育比赛里,有人上来拉扯你的队友,你就是要上去推他。你可能当下一张黄牌,但从此之后裁判吹犯规的标准就拉高了,而且对方也不会太过分。这种战略性犯规,setting the tone很重要。

一些让我觉得人生永远都像幼儿园的时刻。

啊,B站又开始给我推AKB了 :ablobhungry:
连AKB都是十多年前的老番了
好看真的还是好看

果然树林里坐会儿,晒晒太阳,头也不疼了。

明天测完核酸就背个pad出来工作!
大自然的滋养!

手机拍照电不够用的时候就想起卡片相机的好了,一边嘴硬不拍照,一边植物园看到啥都想拍。

Pho 我的生命之光 欲望之火!
(要不是等会要爬山我也不敢吃这么多……)

Orz 越南冰咖怎么能那么甜 是糖跟炼乳 triple triple了么!!!钻头痛持续中,希望等下爬山好风景能够分散注意力。今天的三番市万里无云太美了!

每次去爬山恨不得手机都不带,但不带手机叫不了车……还是需要把车技练好,租车买车就不用管手机了。极简到最后就是人脑当电脑用……思路笔记全部脑子里面留着。

你作为基层的“螺丝钉”,这一整套要命的“政策”,实际上就是由你这样的“基层”来完成的,这是事实。就像纳粹孩子回忆录里,有个女孩,她确实从课本里知道犹太人遭到屠杀,也知道她父亲是纳粹官僚体系下的“基层公务员”,但是直到有幸存者把她父亲告上法庭,她才意识到原来课本里那些犹太人的悲惨遭遇,是由于无数个像她父亲这样的“基层”公务员。但是她父亲做了什么?就像波斯语课里的纳粹军官一样,他只是普通地上下班,他甚至没有切实地动手伤害过任何一个犹太人。可是他没有罪吗?

每隔四小时一片止疼片,奢望头不要痛了。

本来觉得酒店附近没有可以走走的地方
发愁天天在健身房锻炼也不是办法
然后就发现了这条河/湾路线

布洛芬也没有缓解头痛也没有退烧(如果头痛是发烧引起的话),间歇性脑门崩得一击简直要命。

呜呜呜呜,想Great books那一堆书都自己读一遍啊!最好边读边听导读课那种,但感觉如果要读书的话,估计就不能睡觉不要命了。

头顶一根神经抽痛实在是太难受了,希望吃药压下来。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