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得病的消息告诉了大学朋友们,收到了雪花一样的鼓励。不坚持感觉对不起。

第二天香港的她们就去黄大仙求神了(虽然感觉很有地方特色),带来了无比强大的鼓励。
在西雅图的两个朋友第二天就说已经订好了机票来看我,还做了集合大学期间傻逼兮兮的照片相册说来鼓励我。

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感动。

今天白日梦的内容:
1. 把后院的木头都砍了,点燃了篝火
2. 在广州火车站吃了碗蒙自源,逛了罗湖,又去北角吃了碗谭仔三哥
3. 算了一下seasons of love第一句到底是多少分钟

治疗 

真的是对心理承受能力的一次大考验

显示全部对话

治疗 

这次是换药之后第三次进医院了。和主治医生聊了一下,心情跌到了谷底。基本上是说这个药目前一点效果也没有,而免疫疗法又需要时间。我现在的状况糟糕透了。

有一种被医生判刑的感觉。

好希望自己是一只阿拉斯加的棕熊。这个时节唯一的任务就是站在河里等新鲜的三文鱼送到嘴里。

治疗 

最近两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疼痛,就是每天想着氢吗啡酮和羟考酮的快乐。虽然护士说0.4mg的氢吗啡酮和5mg羟考酮是一样的止疼效果,但快乐程度不大一样啊。

如果末期的治疗就是这样的话,宁愿每天沉浸在氢吗啡酮的快乐中,因为现实真的太痛苦了。

我发现自己真的可能成了广东人。有个recipe上说“你也不知道葛粉是什么吧”。我在想,这不是很常见的东西吗?我家橱柜还常备葛粉呢。

吐槽妈妈帖 

尤其是,我生病让她脸上挂不住这一点,让我着实伤心。

特别是上一次她来美国照顾我,每天似乎都和我灌输一种想法,就是我生病是她没有照顾好,让她没有面子,所以我要给她争气。

但其实我越紧张,免疫力就会越差,就越容易生病。

显示全部对话

吐槽妈妈帖 

我妈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听我讲过话。
这么多年我们打电话,基本上是她和我吐槽亲戚们。我一边听着家长里短,一边应和着。以前总是想,她是我妈妈,年龄又大了,听听她唠叨也没什么。

直到这次,我生病了,我才发现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某天她说想去家装市场(就是homedepot)。我想着出门转一转也是一个锻炼吧,于是就和全家一起去了。在hd里,她特别开心,到了想买的东西的架子前就开始问东问西。我energy level本来就低,回答了几个之后就有点累了。
结账之后,把东西都装上了车。这时候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我妈却看着对面的宜家,依旧兴奋不已,一直拉着我说,再去宜家逛逛吧。这时候,我连回答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摆摆手,而她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疲惫。当下是伤心的,因为爸爸和对象都没有说话,只是帮我上车。然后我听到我爸说,女儿已经很累了,我们先回家吧。

后来又聊起十多年前去荷兰交换的时候。我的一个韩国朋友在我身后被闯红灯的汽车撞飞,我陪着朋友去了抢救室和icu。当时我有一个月都不敢自己过马路。我妈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啊。我也是很难过,因为这个事情我几乎和我的朋友都讲过,而我妈就因为从来不会听我讲话,对我的生活好奇,我也没有机会和她提起。

打下这些文字,我其实还是伤心的。伤心的是,我觉得我自己这么爱她,到头来她还是想着她自己多一些。

显示全部对话

吐槽妈妈帖 

因为我妈自我高中以后就入了保健品的坑,我上大学之后每次回家其实都心惊胆战。她总会有一些新的保健品出现。而她又无法和亲戚们销售,因为都对她敬而远之。
唯一可以宣扬保健品理念的对象就成了我。
大概由于权力的不平等,以及照顾她的心情,我最后也只是妥协。而她对我的健康practice也是严格到了几点需要喝几杯水的程度。

这一次查出了末期癌症。说实话,当下的那一刻,错综复杂的心情中,有一丝解脱。就是我终于不用再follow她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理念了,因为there is nothing to lose.

显示全部对话

我又想起了一件事。对象有一次和我说,我妈对他讲,生了个孩子一点不划算。花了这么多精力来教育,供上大学,万一得了癌症就一切都没了。

打完这些我忽然没有力气吐槽我妈了。就好像友邻 @lo 说的,接受是放下的开始。

显示全部对话

最近才接受我妈并不爱我的事实。
我问你为什么难过,她说因为没有教育好我。因为孩子都是妈妈的责任,所以我生病,是她没有在健康方面教育好。
而事实是,她只需要我听话。
高中的时候她时常和邻居聊天,邻居只要夸我成绩好,又每天洗完做家务,她就会特别高兴。我就是一个trophy。
她当时步入了保健品的坑。而我只是个高中生。她要求我每天都按照保健品传销的内容去用保健品,即便我每天都抗议到声泪俱下,歇斯底里。
几年前我在美国生了一场病。我希望她来照顾我。她也的确来了。然而每天几乎都是被批斗的日子。她拿着她们单位领导的短信,天天和我念叨她受了领导多少训斥,而罔顾我当时脆弱的心理。另一方面,她不断指责我的生活方式,直到把我说得羞愧难当。

这次我生病,我忽然意识到这些年受到她的pua。我从医院出院,我看到我爸爸眼神里满是不舍和心痛,然而她似乎对我生理上的变化毫不注意,我也看不出一点心疼和难过。
只有当我细数起以前受到的待遇,她似乎才因为自己被批评而难过起来。难过的估计是我这个trophy再也不是trophy了,说出“因为孩子都是妈妈的责任。别人都会因为这个而说我”这样的话。

我难过,一方面因为我意识到孩子对父母的爱其实才是无条件的;另一方面,我意识到我妈从来没有从心底里爱过我,她爱她的名声,她爱可以培养出“成功的小孩”的自豪感。而我的病,是她作为妈妈这个职业的污点。

最近追的剧明天大结局了。虽然网上吐槽的很多,但其实我觉得挺好看!(已经变成追国产剧的大妈了

吃上了牛油果+酱油。象友太万能了,真的有三文鱼的味道

显示全部对话

象友们,有没有什么健康的零食是三文鱼刺身的味道啊。最近又馋这一口了。

治疗 

感觉所有的能量都被抽走了。心里一直有疑惑,这是不是就是终点。但依旧要hang in there

显示更早内容
谨此悼念。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