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这里是友善的cecil,没有家乡的赛博地下流窜难民,常常发表负面情绪-狭隘政见-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奇怪想法!欢迎评论和指正!

置顶嘟文

一个置顶! 

Hi,你好,我是Cecil!

关于我:间歇性发作社恐,注意力/记忆力有不同程度的受损。英语很差,不喜欢运动,不能忍受规律的声音/突然的巨响(比方说时钟声/气球爆炸声)。

没有什么特别爱好:之前是艺术生所以偶尔会码字/画画,但是水平有限。

会看书和电影:各种书都会看,电影的话主要看非商业片,但是因为拖延症所以堆积了很多书单/片单。

关于同人或原创:gl/bg没有特别雷点,bl的话除了体型美强外都是雷,所以在时间线上看到会屏蔽(鞠躬)。

记一个前天的梦 

这个梦里最令我感到耻辱的是我居然要趁他不备从他胳膊底下钻出仓皇而逃😡虽说基本上完全没有关联但还是让我觉得仿若当年韩信受胯下之辱x

显示全部对话

记一个前天的梦 

梦到被一个说一口韩国口音英语的韩国肌肉壮男狠狠打了一拳(正好打在右半张脸上),然后肌肉壮男举起一张纸恶狠狠地说这是你之前写给我的那封情诗(这情诗居然还是双语的),虽说在梦里那封神秘的双语情诗确实是我写的但是我也清楚地记得那名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的壮男绝对他大爷的认错了人。之后我捂着肿了的半张脸畏畏缩缩趁他不注意从他胳膊底下钻出逃走沿着正在装修的柏油马路奔跑一路跑到我的跟她对象热恋中的女同性恋朋友家里委屈大哭:“我被不认识的怪人莫名其妙打了一拳啦!”

痛的触感很真实,梦里我全程捂着右半张脸,醒来后我去洗手间时还捂着眼睛觉得疼痛迟迟不散。

从前天开始我决定不吃鸭子了。
大概从三十五岁或者四十岁开始不吃猪肉?
有段时间一直在考虑当vegetarian,但是肉实在是太好吃了,所以可能这辈子都不会不吃肉。

⚠️负面情绪⚠️ 

我真是个糟糕的、可怕的人。我知道这点,并且为我知道此事并且不太难过的事实而感到难过了。

叨叨 

我的同桌,我高中时的同桌——她家里大概是渔民,过了好几年,我已经记不太清了,我也不怎么去高中,去了又总是在教室睡觉。
她说她家里住在渔船上,她的父母,她还有她弟弟。高中时她和她弟弟都住校,我还记得她申请领贫困金时苦思冥想怎么写申请书,我说我可以证明你需要!一定可以拿到的。她说哈哈她也觉得,她很厉害,我一直这样觉得,她是个有点泼辣的、很独立的、很厉害的女生。
她高中时被全班孤立了,我被调到她旁边的时候她已经在被孤立,但是我不怕和她说话,因为当时的我不会在班里被孤立(有非常复杂的原因),于是我就开始跟她当朋友,我给她看我画的画,我写的诗,还有我写的搞笑小说,关于猪、马桶和贞子。她会捧腹大笑,会向我的诗歌提问题,并且夸我画的画好看。
我后来不怎么来学校,她和班主任一起到家里探望我,当时我抱着小狗,颇为颓废,敷衍地应付了几句,现在想想,有些后悔。
她高考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学校,而且专业是那所学校的强项,我高兴极了,恭喜了几句,但之后便没有联系,偶尔qq空间点赞,看看她的动态,希望她过得越来越好。
当时孤立她的几个人都成绩优秀,带头孤立她的人家境优越,高中毕业即远赴海外,交了同样富裕的男友潇洒度日。

有时我会为她感到难过,但有时又打心底为她感到高兴,有时候我想和她聊几句,但是又不敢开口。我不擅长社交,很多时候我连模仿都不再擅长。我怕打扰她,或是冒犯她,就像我之前出国前鼓起勇气找了一位老同学叙旧,却被对方说要飞升美利坚。我也怕对方变成我不再认识的人,就像高中时我玩得最好的两个男性朋友,一个今年把我删了,一个给我发女高中生的照片,说这个女的很信任他,玩得很开。

叨叨 

那件晚礼服在我脑子里飘荡了很久,直到现在它都会偶尔出现。那天晚上吃饭时亲戚叫了十几个人,大家喝多了在桌子上聊天,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拉着我聊这聊那,又给我介绍坐在他身边的那位女孩是ual毕业的设计师,被他聘来设计他的个人形象——我不得不一直开口说话,说了很多真心话,但是内心也一直在嘲讽。我说我很伤心因为我很无能,我为我的无能感到痛苦,我说在我这个年龄已经有很多孩子有了耀眼的成就而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是一个可悲的普通的高中生。亲戚的妻子说孩子你别想这么多,你没有比他们差,只是大家不一样。
我知道大家不一样,我知道大家出生在不同的地方,我知道有的人出生在北上广双国籍外国语学校高尔夫滑雪骑马拉丁语商赛联合国,有的人出生在贫困县的农村父亲脑瘫母亲去世大哥智障。那天我说我知道大家不一样,我只是觉得不公平,我觉得我可以做到更好,但是我明天还要去上海精卫看病,我很难过。
亲戚的妻子难过起来,她说孩子你愿意到我们家吗,高中在上海读好不好,爸爸妈妈可以随时来看你,你可以在我们家一直呆着。
我当她在说废话。
但是她是个温柔的人,在那短暂的看病时光中她一直对我很温柔。
亲戚还有一个只比我大的儿子,有抑郁症,留过几次级,成绩不好。
在我回老家之后不久他就被亲戚和亲戚的妻子送到美国去了。

显示全部对话

叨叨 

那张信用卡给了我一次小小的震惊,但是我很快将之抛之脑后,因为我买到了我心心念念的原版书,但是那天晚上我坐在她们的车里,她们载着我带我去吃饭,等红绿灯的时候我听到那位姐姐对她母亲说过几天要去香奈儿店里取之前定好的礼服,因为下周就是舞会了——她母亲应了一声,姐姐又开始絮絮叨叨说些我听不懂的名词,那一刻我心底倒吸一口凉气,但是什么都不敢表现出来。

显示全部对话

叨叨 

看到有象友说中国最大的社会裂痕不在于种族而在于城乡,让我想起来一件很小很小却让我记到现在的往事。
七八年前我再次发病每天跪着求父母带我去精神病院看病,发了很多天疯后父母终于决定带我去上海看医生。我们坐车去了上海,见了父亲的一位亲戚,那位亲戚在上海不算什么,在差不多年龄的同乡中却是混得最好的几个。他招待我们住酒店吃饭,我当时从来没吃过日料和韩料,第一次到韩国人开的烤肉店第一次吃到生菜卷烤肉。
亲戚给了他女儿一张卡,叫她带着我去购物,想买什么买什么。那个姐姐当时二十多岁,问我想去哪里,我说想去书店。我在一家很大的有好几层的书店挑了几本外文原版书,结账时数额不小,但是我有心理准备,掏出了我父亲提前塞给我的现金,但是那个姐姐拦住了我,对收银员说她是大人,接着掏出那张卡刷卡结账,我当时心想,哇,信用卡,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

在老家呆了很久,苦练方言,自我感觉水平有显著提升,小时候不会用的方言里的土话现在可以张口就来 :blobcatchristmasglowsticks:

新买的直板夹也太好用了!主要是可以调节温度,感觉自己的头发从来没有如此好夹直过!顿时有种把老直板夹扔掉的冲动(并没有扔,留着旅行用)。

终于去拍了证件照,结果拍出来还是有点像毒贩子,我伤心地整理好头发和领子,努力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重新拍照,最终效果从毒贩子变成面目扭曲的街溜子 :ablobdundundun:

! 

每次看老友记都觉得莫妮卡真的是我梦中情人完美对象。

本人看网文时的奇怪原则 

忽然我发现bl我就基本不搞同人全都是原耽,可能是因为搞同人永远都是逆家比较多…之前搞过云吕和all克劳斯,大概还有all索和all斯摩格,但是gl同人那我搞得就太多了数之不尽基本上看一部嗑一部为她们美丽爱情流泪…

显示全部对话

本人看网文时的奇怪原则 

看bg时有多不挑=在看gl和bl时有多挑

bl只能看1v1体型美强纯爱受控文(攻没有后门/不反攻不互攻/受体型就更不用说了肤色只要比小麦色浅我都不接受五官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和俊美清秀沾任何一点关系)。

gl我则有很诡异的萌点,比方说lapidot这对我就非常喜欢甚至可以接受互攻并且绝对不接受lapis和任何其他角色组cp,但是peridot和石榴我可以接受。pearl必须是top以及我绝对不接受pearl和Jasper组cp!但是pearl和其他角色我都觉得还好。黑礁里修女x莱薇我也磕了好久,甚至有段时间我还磕balalaika和莱薇,或者她们三个在一起,甚至修女x洛克x莱薇我觉得也蛮好…gl我一般不看黄文但是如果双方有体型差的话必须也是美攻强受,有肌肉线条的五官立体深邃肤色深的女人必须在下面(流口水…

群里有人在求吴京小妈文 

群里有人在求文,吴京为主角的小妈文。我想象了一下吴京是小妈的海棠剧情,十分诧异之下在群友的建议下打开了AO3,看着数篇以吴京为主角的黄文标题陷入了沉思,我到底是点开还是不点开呢。

犹豫良久我决定为了今晚不梦到群友提到的什么葬礼上穿紫色晚礼服爆乳长裙小妈吴京的剧情还是不点开了。

大半夜啃了一个月饼,黄油渣的馅,寄月饼的女孩还塞了一大块甜甜的奶糖,闻起来一股奶酪味,吃起来比大白兔奶糖还好吃。上次她还塞了一袋内蒙古奶茶,那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速溶内蒙古奶茶,又咸又香。

原来的不能调节温度,用了三年直到现在头发变长一倍有余终于熬到退役,希望新买的这个无名氏能成功把我毛躁的头发卷成型。

显示全部对话

注定没有办法和头发和解,因此斥巨资买了新的能调节温度的直板夹。

一个双相/BPD的串 

之前有医生让我用正念稳定情绪,但是我所能想到的只有杀人,杀了别人再杀了我自己,平静如空中飘散的蒲公英。

显示全部对话

一个双相/BPD的串 

画画静不下来,看书也是,看电影也是,刷手机也是,冥想也从来不起任何作用,窗外有蝉声,我的冷汗已经把上衣浸透。刚刚吃完药,又有想吐的感觉,新买的刀片十分锋利,但是我已经坚持了很久不割手臂,因此现在只能不停地用头撞墙。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